主页唯美散文亲情散文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92
    2019-05-13
  • 林间的长椅 包括枯萎的灌木 依然有人孜孜不倦地打理 流水有声 无需更多静止的空桥 与石头交谈上一日 旧时光将从根部突凸 天空变向提速 一只鸟起飞失败了 孩子们都很伤心 我从旧居走来 倚着树开始幻想 一条船有了不健康的颜色 少水的日子也将继续 待夏雨来临...[浏览全文]

  • 267
    2019-05-13
  • 小玉20年前嫁给了志强,当时小玉年轻貌美,志强也是青年才俊,担任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婚后生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小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婚后第三年,志强单位体制改革,精明能干的他接手了建筑公司,自己担任总经理。经过十多年的辛苦打拼,志强的事业越...[浏览全文]

  • 115
    2019-05-13
  • 我不相信流水 也不会过多地去看它的流程 我喜欢对岸那片竹林 崛起的渴望啸吟的笋尖 如果非要承担流水的窘惑 并接受它旷久地孤独 风起的时候 我会按下一只水鸟的惊起 把雨水嵌入它的温柔的流火 在劲草之上纵横突奔 我是复杂的 我的复杂是重荷的滚落 是一块被...[浏览全文]

  • 241
    2019-05-13
  • 媛媛家在农村,聪明又美丽,因为家境贫寒,农村又重男轻女,所以媛媛读完初中就出外打工赚钱供哥哥读大学。媛媛在上海一家公司做前台接待。工作之余,她不像其他年轻人一样上网玩游戏,而是看书给自己充电。渐渐的公司的一个主管林海悄悄地关注了她。林海是...[浏览全文]

  • 164
    2019-05-13
  • 每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便拉开窗帘,让远方温暖的阳光透过我破碎的窗子照进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照进来的阳光点亮了差不多一平方米的位置,却让我感到蓬荜生辉。我一直纠结要不要打开窗帘,得到了阳光,却解不开迷惘,关上了窗,又倍感绝望。 已经身无分文...[浏览全文]

  • 1733
    2019-04-08
  • 有些人,说了再见以后,就真的再也没见过了不知道,你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妈妈的宠爱,爸爸的严厉还是些什么呢。嗯,我,算是个非严格意义上的孤儿吧,留守儿童,也不算是。 即便现在长大明白其中缘由,深深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方法,我也还是会给我妈说,如果以后我生了女儿,定是将她留在身边,自...[浏览全文]

  • 228
    2018-11-18
  • 前几日,学究病发作,和大家聊了些几千年前的旧事,这相当于挖了几千米深的海沟,只能与大家相隔海沟深情相望,颇有点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意境,在此深表歉意。所以,今晚决定将功补过,跟大家分享一下琐碎的小事,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 但又因对前几日...[浏览全文]

  • 209
    2018-11-18
  • 在我心目中,家,只有一个,没有老家之说,我们只是在城市居住,周末我们就回家。---题记 5月27日,周六,凌晨4:30左右,带着看欧冠决赛的兴奋,我爬上床,一时难以入睡。说好早上回老家,又想赶快睡会儿。辗转反侧之际,窗外响起雷雨声,正是我喜欢的气氛,...[浏览全文]

  • 315
    2018-11-18
  • 雪,好大的雪。白砂糖一样的雪粒扑簌簌地从空中筛了下来,铺天盖地、劈头盖脸,瞬间覆盖了山川大地,天地一片茫茫。2017年的第一场倒春寒,就这样在干旱了大半年的西海固土地上肆虐着,刚刚变暖的天气一下子又回到了数九寒天,阳坡的一些嫩草芽、桃树上结出...[浏览全文]

  • 253
    2018-11-18
  • 如水的心灵 作者:徐东风 大学毕业的儿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在家里整日默默不乐,再就是和几个同学去一家很不显眼的酒馆聚会,也给我增添了几分心事;无奈之下,我于是给我的一个同学打招呼看看能否帮忙给儿子找份工作,老同学很欣然的答应了我的要求...[浏览全文]

  • 209
    2018-11-18
  • 1 晚上,和女儿电话聊天时,她提到暑假可能要在考研辅导班附近租房子的事。因为担心增加开销,她说得很犹豫。而我的第一反应是,房租多少不是问题,她的出入安全才是最应该考虑的问题。 从某种角度来说,人身安全和其居住环境有一定的关系,包括小区的位置、...[浏览全文]

  • 169
    2018-11-18
  • 妈妈,我来帮你答题!这些我都学过!我刚抱怨一分钟内答对20道题有些难,女儿马上自告奋勇。这两天我和你爸的工作太忙了,都得晚回家。不要紧,我来做饭!嘻,我最喜欢做饭了。别说,闺女在这方面还真有点小天赋,按照菜谱做的新菜常常色香味俱全。没事时早...[浏览全文]

  • 159
    2018-11-18
  • 儿子,我刚刚读到这样一句话:很高兴和你做了一世父子。瞬间泪崩,我想起了你的爷爷也想起了你...... 你的爷爷,我的父亲,去世已经四年了。我经常会想起他,想起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都是记忆的碎片,怎么也串不起来了。好像这一生我俩交流的不多,咱俩交流...[浏览全文]

  • 354
    2018-11-18
  • 巴尔扎克说过: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那么我以为:诗歌是一个民族的精华,故事是一个家庭的传说。 我奶奶去世的时候,父亲八岁,不满周岁的小姑还拱在已经咽了气的奶奶怀里找奶吃。四奶奶从奶奶的怀里,抱起小姑,把自己的干瘪的奶头送进小姑的嘴里,另一只...[浏览全文]

  • 318
    2018-11-18
  • 二十年前的4月28日,是我和老公结婚的日子。时光真是无情,二十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走了。想想孩子已经是大学生了,我们的时光不得不被冲刷,我们的精力不能不被消耗,我们的容颜更是不会不沧桑。 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一个普通的春日,我们在质朴的婚礼里...[浏览全文]

  • 323
    2018-11-18
  • 外婆总是津津有味地说起她出嫁的时候,外婆和外公在成亲前从来没见过,依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嫁了,嫁人前外婆天天寻思外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直到成亲当晚才看清,可算谢天谢地,你姥爷不缺胳膊少腿外婆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进家门得经过一条胡同,...[浏览全文]

  • 136
    2018-11-18
  • 在网上偶尔看到一篇抒写兄妹亲情的文章,我想起了我的哥哥,回忆起他对我关爱的点点滴滴。 哥哥比我大两岁,在我的印象中,哥哥一直都很疼我。小时候我被邻家孩子欺负了哥哥就会帮我主持公道,即便是现在我有了男朋友,哥哥知道后给我发短信调侃说他要是欺负...[浏览全文]

  • 308
    2018-11-18
  • 硕、丰,分别是女儿和儿子的名字。他们是阳谷布氏二十一世,家族辈分是保字。2006年女儿出生时,正琢磨《诗经考槃》中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故给女儿取名保硕。当时,有同学极力反对,认为此名是男孩子名,孩子以后长大、上学后会不喜欢...[浏览全文]

  • 147
    2018-11-18
  • 静煊吾儿: 岁在甲申,六月十九日亭午,汝啼声大作,旋即一精灵降于人间,母子皆安,吾心顿宁,遂觉福满乾坤。承蒙皇天后土之恩赐,得子嗣之绵延。今吾儿值年少青春,吾偶有感言,诚需儿谛听: 慈母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痛心裂肺,生之维艰,着实不易。故谓...[浏览全文]

  • 165
    2018-11-18
  • 带女儿去逛街,黄昏的街头,斜照透过鳞次栉比的楼层影影绰绰洒在路面上。 一排防晒衣,挂在简易落地衣架上,些微秋风路过,它们就开始飘摆。在南国上学的女儿,防晒衣对她来说四季都实用。 试穿效果时,女儿的衣服颜色与防晒衣不搭,换了件商家推荐的褂子,...[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