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短篇美文短篇故事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931
    2019-05-18
  • 西伯利亚的夏天很短暂,但空气清爽。 维克多.安德烈耶维奇自退伍后隔些年就回到这里度假,这也是他的故乡。 喧闹的城市生活令他烦躁,而这里能让他耳目一新,如同当年初见安娜.伊万诺夫娜一样,新鲜、甜蜜,还有些许忐忑。 哦,天呀,玛莉亚,瞧我看到了谁?...[浏览全文]

  • 349
    2019-05-18
  • 初入五月,阳春已逝。焦阳炙烤着大地,热气透过柏油马路上缓缓上升,逐渐弥漫了整个天空。 一位身着白色蕾丝裙,头戴圆形宽檐帽的少女走进一家超市,径直奔向柜台:老板,拿个苍蝇拍,要最大的那种。 知了在热浪中鸣叫,似乎在喊:好热啊,热死啦 陆铭回到空调...[浏览全文]

  • 2740
    2019-05-15
  • 这一次是不是董雪发来的短信?但陈聪都有些不敢看手机了,他担心又是垃圾短信。 可时间不等人,陈聪终于举起了手机,手都哆嗦了一下,这一次果真是董雪发来的信息,信息的内容:我现在八楼818房间,你进来就冲我发火,骂我不知廉耻,带我离开,快。 看着最后...[浏览全文]

  • 167
    2019-05-15
  • 我和肖雪晴几乎看到一个黑影已经走到了乒乓球台边,脚上穿的是白色的耐克运动鞋,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扎眼。 肖雪晴吓得紧紧捂住嘴,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动静。 别看了,门卫好像来了! 就在这时,原先说话的那道稚嫩声音又响了起来,还带着一丝紧张。 听到这句话...[浏览全文]

  • 154
    2019-05-15
  • 我和肖雪晴几乎看到一个黑影已经走到了乒乓球台边,脚上穿的是白色的耐克运动鞋,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扎眼。 肖雪晴吓得紧紧捂住嘴,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动静。 别看了,门卫好像来了! 就在这时,原先说话的那道稚嫩声音又响了起来,还带着一丝紧张。 听到这句话...[浏览全文]

  • 434
    2019-05-15
  • 我不知道打了李伟超多少下,反正最后只记得是被反应过来的食堂里其他同学给拉开的。 事后,我和李伟超双双去了医务室,我除了额头有些红肿之外,几乎毫无大碍。 和我相比,李伟超可就惨多了,浑身上下都是淤青红肿,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有淤血。 医务...[浏览全文]

  • 302
    2019-05-15
  • 我不知道打了李伟超多少下,反正最后只记得是被反应过来的食堂里其他同学给拉开的。 事后,我和李伟超双双去了医务室,我除了额头有些红肿之外,几乎毫无大碍。 和我相比,李伟超可就惨多了,浑身上下都是淤青红肿,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有淤血。 医务...[浏览全文]

  • 238
    2019-05-15
  • 原本我以为一盒避孕套最多不超过10块,明天大不了早饭饿一顿,中午泡一袋方便面,差不多能够应付过去了,哪里知道一盒安全套要这么贵。 我我忘记带钱了,不买了。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觉的脸像火烧一般的烫。本来我这个年纪买避孕套已经很丢脸了,最后居然...[浏览全文]

  • 552
    2019-05-15
  • 我叫简晴,却并不姓简,自小被父母丢在孤儿院门口,因为院长捡到我的那天,是晴天,就取名简(捡)晴,通俗易懂的名字,时刻提醒着我是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我是二等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现在和梅姨一起生活。说起梅姨,她是夜总会的妈咪,是坐台小姐的头目,职...[浏览全文]

  • 6028
    2019-05-15
  • 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夜出昼伏,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当个夜场的花蝴蝶,拉客人,抢男人,喝得酩酊大醉。白天则在家里睡个天昏地暗,补足美容觉。 我不喜欢睡太多的觉,人生短短几十春秋,仔细算起来,时间不多,如果都浪费在如死人般的梦境里,那真是太虚度光阴了...[浏览全文]

  • 821
    2019-05-15
  • 蓝姨虽然年长,性格比较柔顺,没主见。不似梅姨城府深,会耍手段,所以一直跟在梅姨身后转,后来梅姨到帝都夜总会当了妈咪,也就把她拉来,当了这里的领班,主要管理她们这些陪酒女郎的。 日子回复了平常,夜晚我依然在包房里和各色男人周旋,嘻笑怒骂,强颜...[浏览全文]

  • 33357
    2019-05-15
  • 一餐早饭就这么沉默的过去了,我擦了擦嘴,换好阿姨拿过来的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和他们道了别,转身欲离开。 我送你。简单的三个字,未等我的回答,欧阳晨已经站起了身体,径直向前走去,我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 今天没有司机,欧阳晨坐在驾驶位置上亲自...[浏览全文]

  • 4785
    2019-05-15
  • 陈聪在商业银行个贷部当信贷员,看着个贷大厅里熙熙攘攘的客户,陈聪小眼聚光,腆着笑脸,主动对一个肤白肌亮身材丰满的少妇打了个招呼,引得这个少妇来到了他面前。 请问,有什么帮您??陈聪嘴甜,很会说话。 我想办个住房贷款。少妇抬手拢了拢淡黄的发梢...[浏览全文]

  • 1899
    2019-05-15
  • 主管叫叶玲,是最近才上位到个贷部当领导的。 叶玲肤细肌白,身材苗条,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特别文静秀气,性格温柔贤淑,但遇事总能坚持原则。 她来到个贷部上任之后,个贷部的男屌丝们个个都旧貌换新颜,陈聪心里更是抓痒的厉害。因为叶玲这样的女子,是最...[浏览全文]

  • 243
    2018-11-17
  • 傍晚,王老太独自一人坐在床前,凝望着老伴的遗像,神情恍惚,不由得自言自语道:说好的,相濡以沫,一起走完人生的最后日子,你却丢下我先走了。说着说着,王老太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王老太和老伴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近六十年的生活历程,老两口这一辈...[浏览全文]

  • 307
    2018-11-17
  • 前不久,我收到艳红邮来的一封快递。里面装着一本题为《大海交响曲》的书。 我翻开封面,看到首页上写有这样几行文字―― 茂宏哥哥雅正: 当年的豪情与欢欣, 象一丛绿草, 点缀在我们的生活里。 妹妹:艳红2018.5于上海 接着,我翻开目录发现这本书中,汇集...[浏览全文]

  • 250
    2018-11-17
  • 老爷子去世,留下了一套两层的小型别墅。 这可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市级城市,以现在的房价,这套房子也应该价值百万。 忙完丧礼,三个儿子和同族的几个长辈聚在了一起,这套房子到底应该归谁所居? 大儿子远在千里之外,是政府公务员,一年中也就是过年时才回家...[浏览全文]

  • 288
    2018-11-17
  • 啊啊,唢呐一声公牛般三个八度的上行高叫,如同在黑夜里一道彩虹,近似闪电,紧接着芦笙、笛子、二胡、电子琴一哄而上,云蒸霞蔚,充满整个天空,村子天就亮了似的,男女老少碗筷来不及收拾,就都往老了人的那家去了。 棚子里放一个大方桌子,上面有香烟茶水...[浏览全文]

  • 243
    2018-11-17
  • 又是一年高考日,与学校比邻而居的我,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一个个考生手拿饮料,在家长期待的目光里,鱼贯而入考点。这触动人心的情景,让我想起了我的高考,还有那瓶填满爱的健力宝。 二十二年前的七月七日,那一天出奇的热。八点未到,太阳就火辣辣地烘烤...[浏览全文]

  • 193
    2018-11-17
  • 1. 总该要说些什么吧,总不能这样悄无声息? 但是又能说些什么呢? 难道,难道就这么沉默的在黑暗中别离? 那是哪里? 是嫩油油的树叶,还是毛茸茸的羽翼,抑或是硬邦邦的大地? 啪嗒啪嗒粉身碎骨的声响此起彼伏,绽放开来一朵朵无名的花,随之而来戏谑的风...[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