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破了小嫩瓜掀起老师短裙进入\ 男男小说污超污bl段子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4-11 16:19
  • 被阅读
  • 耳边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叫得有些狂野啊。

    我脑子里一下子晃出村里婆娘被男人捅的情景。以前在村里,我和几个小伙伴好奇,去偷看过,那叫得可厉害了,绝对比杀猪精彩。

    怎么一来到这就听到了?

    我大吃一惊!

    刚才月姨还说东叔走了,咋突然她房间里就冒出这样的叫声?

    不会乘着东叔出去了,就把野男人招来做那种事吧?

    又一声尖叫传来,透出更强烈舒服劲儿。

    我心惊肉跳。

    这个月姨,把野男人招进来干那种事,还打开门迎接我,她就不怕……

    难道是打定了主意要杀人灭口?

    我吓得更惨了。

    又是一声哼叫。

    不对!

    我忽然听出来,这声音不是月姨的,比她要年轻一些,也许就三十岁上下。这份听力,我还是有的。

    里头有两个女人?

    还发出那种叫声?

    她们到底在搞什么?

     文学

    难不成……

    我忽然想起在小电影里看到的女女,那种叫什么百合,还挺刺激的。

    城里的女人真会玩。

    “嗯……出来了,憋了这么久,总算折腾出来了,浑身都舒坦了……这种感觉真好……月姐你再用力点,让我全部放松,要不憋着好难受……嗯,舒服,就这样……”

    我目瞪口呆。

    这到底在搞些什么?

    什么憋了这么久?

    把什么折腾出来了?

    我如坐针毡,又被那鸟叫一样的动人声音刺激得起了反应,裤裆撑了一个大号帐篷,浑身热血沸腾。我想就这么走人,但想到事没办成,不得不坐住。

    三四天前,我还在镇上高中读高二,一场飞来横祸中断我的学业。我爸是乡下做厨的,专门跑各种白喜事宴会,日子也过得去,但他前阵子做厨一不小心,被一锅滚油淋了小半边身子,那个惨呀!我现在想起来,就想哭。

    送进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星期了,几次危急。

    人进了医院就像是肉摆上了砧板,任由摆弄,钱哗啦啦的往外流,家底掏空了,还欠了七八万外债。我妈艰难地跟我说,要不暂时别读书了,去城里赚点钱。

    那晚我哭得一晚睡不着,第二早起来就对我妈说好。

    虽然我爱读书,但我必须撑起整个家,我必须治好我爸!!

    村里头的人,就古东叔在城里头赚得最大,跑业务,买房买车,娶了一门城里的媳妇。村民去城里讨生活,都会求他帮忙,他也能帮就帮。所以,我自然也来找他了。

    想不到却遇上这么一出……

    太诡异了。

    我的思绪忽然被开门声打断了。

    抬头一看,那边出来一个娇嫩的小妇人。

    也就二十七八岁,娇小玲珑,穿着短袖连衣裙,胸鼓得高高的,就像是两座小山。就她那身材,配上这汹涌的胸,有些惊人。她满脸红晕,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就打开门出去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月姨就出来了。

    她还是那副装扮,走起路来跌宕起伏地,好大两只玉丘要蹦出来。

    我看着就想去接。

    转念一想,月姨比我大了十三四岁呢,我这太邪恶了,赶紧往大腿上拧了一把。

    这会儿,月姨才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翘起二郎腿看我。

    她翘腿那会儿,我看见她大长腿深处那布片儿是黑色半透明的。

    看得我差点喷鼻血。

    她问了我的情况,我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

    我说着,眼睛一阵阵发酸,努力控制泪水。

    本来月姨看我的神情带着几分不屑和傲慢,听完后,变成同情。她叹口气:“也是苦命的孩子,不过你东叔跑别的城市创建业务团队了,千里迢迢的,大概要三个月才回来。”

    我傻眼了,难受地站了起来,轻声说:“没事,我再去找别的老乡问问。”

    其实我都不知道去哪找老乡,虽然有不少同村的在城里干活,但我就知道东叔。

    我走到门口,刚要打门,月姨问:“你住哪?”

    “我……我应该能找到地方住。”我说。

    “看你那土包子样,就知道找不到地方!”

    月姨有点儿娇嗔:“这样吧,先在我这住着,还有房间,我告诉你几个劳动力市场,你好好去跑跑。”

    我问:“月姨,这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可不,我和古东都忙,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交给我妈带,在县城里。”

    “可这……就我们两个……”

    “怕啥呢,我是你姨!”

    月姨这么一说,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看见她神情有些诡异。

    我也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就觉得不大对劲,但脑子一热,答应下来。

    月姨扭身从她房间里端出一碗白花花的牛奶,让我喝掉。

    “这奶挺补的,看你面黄肌瘦,肯定营养不良,好好补补。”

    我一阵感动:“月姨,你对我真好!”

    我没啥疑心,月姨总不会拿毒奶害我,捧过来就咕嘟咕嘟喝。不甜,淡淡地,挺清爽,很解渴。不过,感觉着不大像牛奶,也许是外国奶粉冲的?

    听说城里人都爱喝外国奶粉。

    喝完了,月姨问:“好喝么?”

    我直点头:“好喝!”

    顿时,月姨笑得她胸前两只玉兔都要跳出来了,看得我目眩神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这么疯。

    接下来两天,我就住在月姨家了,每天跑劳动力市场。但是,因为我连高中学历都没有,又没见过世面,找工作很难。这天下午,又无功而返,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月姨还没回来。看看这个豪华的家,我一阵不安。

    我本来想赶紧找到工作就搬走,要不总是尴尬。说真的,我快要憋不住一股子兽性了。这两天,我可没少用眼睛吃月姨的豆腐,从她的胸到她的腿,我都爱看。

    她似乎也不介意,或对我这种小毛头没戒心。

    她总穿得那么露,似乎可以随便我看。

    所以我觉得危险,可想到要搬走,又不舍得。

    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白吃白住啊!我干脆打扫卫生,把地拖干净,把窗户擦干净,什么都整理得好好的。月姨回来,看到这些,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她说:“咦,我怀疑我走错家了,小伙子,不错嘛!打扫得这么干净,我平时都懒得打扫,好谢谢你哦!”

    她说着,语气透着娇憨劲儿,很动人。

    我耸拉着耳朵:“这两天都没找到工作,在你这住你这吃,月姨,真不好意思。”

    “说这话就见外了!你好好找工作,找到合意的才行,慢慢来。在月姨家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把屋子打扫干净就行。哎呀,我累了,先进去洗个澡。”

    月姨说着,朝她房间走去。

    她一边走还一边伸了个懒腰,她穿着的是套裙加一件翻领的短袖T恤,随着双臂舒展的动作,衣角拉起来,露出一大圈白得不像话的腰身。

    我忍不住看着她进了房间,把房门虚掩。

    月姨进去了,我在客厅里头魂不守舍,脑子里不断晃出她那摇来摇去的浑圆的屁股,还有一截雪白的腰身。

    我觉得我都快要入魔了。

    忽然,卧室里传来月姨的声音:“亮堂,你也来把我卧室清扫一下,特别是窗户和床底,我觉得都挺脏的。”

    我应了一声,赶紧拿着扫把和抹布走进去。

    洗手间的门关着,里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月姨已经在那洗澡了。

    想到自来水喷洒在她那白花花身体上的情景,我咕嘟一声吞了口水,又是一阵躁动。

    紧接着,躁动就更加强烈。

    我两只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看着床上。

    那里丢着月姨之前穿的套裙和翻领T恤。不单单是这,还有她里头穿的一条黑色的小内内,同样黑色的文胸。

    那文胸可真够大!

    也难怪,就月姨那种规模的,没这么大的文胸,还兜不住她的胸。

    我抹着窗户,时不时扭头看向床面上的文胸,想法越来越邪恶。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又让我神魂颠倒。好不容易控制自己抹干净了窗户,跪在床边用扫把清扫垃圾的时候,我终于还是没忍住,放下扫把,两只手抖着抓向月姨的文胸。

    把它摊开来,朝着两只罩杯伸手就抓。一手抓一个。

    抓着它们,就好像真抓住了月姨的饱美,我很快陶醉。

    忽然,侧边传来一声惊呼:“王亮堂你干什么?”

    我扭头一看,魂飞魄散,赶紧收手站起来,手足无措。

    双手背在背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我……我没有……我真没有干什么……”

    我吓得要命,眼泪都要狂飙了。

    这个时候的月姨却是那么迷人。

    她光着双脚从洗手间走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白色大浴巾,只裹住她的胸腹还有小半截大腿。不管是饱胀的胸还是雪白结实的大腿,都冒出一大部分。细嫩的皮肤上,还沾着一些水珠。这一切,都那么迷人。

    月姨气呼呼走了过来,指着她的文胸说:“你刚才抓它干嘛?有毛病是吧?你这小脑袋瓜子!”说着,她一抬手就朝我头上拍过来。

    她很恼火,但就因为这手势,一下子没注意,浴巾哗啦啦滑下来。

    一下子,她浑身都光脱脱的,浴巾里头啥都没有。

    两只大白兔完全跳出,还带着洗澡后的那种红润。骄傲的蓓蕾一跳跳。我忍不住就再往下一看,看见了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虽然以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多少,但仍能瞅见细柔的一撮小草,它是那么引人入胜。

    月姨也吓了一大跳,赶紧俯身捡起浴巾。

    她还惊慌地喊:“你看什么看!王亮堂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不准你这么看我……看看你那眼珠子。真想把它们挖掉!”

    我这么听着也是羞辱难当,并不是因为月姨的话,而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老是对她产生肮脏的想法。为什么刚才要抓她的文胸?我猛然一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走到客厅里,我深深做了个深呼吸。还是心乱如麻。

    但已经有了决定,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不是我不想呆下去,是月姨一定不会再让我待下去。

    与其她赶我,不如我自动自赶紧走人。

    我走进只住了三四晚的一间客房,这房间不大,却是我住过最好的房间。可惜,很快就要这么走人了。我收拾了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有几件简单的衣物。

    走出客厅,打开房门就要走人,后边却传来月姨的声音。

    “喂,你等一等!”

    我扭头一看,看见月姨换上了一件短袖睡裙。走过来的时候,上半身跌跌荡荡,明显就没带文胸,我还看见隐约两个小点突起来。

    她总是这么迷人这么性感,让我无法自禁。

    我一颗少男心啊……

    她走到我面前:“你要去哪?”

    我低着头说:“我……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我还是离开这里好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就不要你赶我了。”

    说完这句话,好久没听到回应。

    我抬头一看,看见月姨一张憋笑的脸。

    她突然抬起一只柔软的巴掌,在我脸上推来推去。

    她娇嗔说:“你这个臭小子,你要是离开了我这,去哪住?身上都没钱了对不对?找了好几天工作都没找到!还是继续在这住。我啊,可以理解你这十七八岁的血气方刚,难免会对我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这有啥好走的?”

    她说的话,就像是柔和的涓涓细流,一点点流进我心里。

    “我开头也有点吃惊,不过转念一想,这很正常,你自己想通了就好!行了,留下来吧。赶紧去做饭,我都饿了!”

    她用力把我一拉,让我差点摔进她怀抱,肩膀碰到那很弹的肉球球。

    她脸一红,稍微闪身,把门也关上。

    我有些纳闷:“月姨你真的不生气,我刚才那么做,我觉得我很猥琐……”

    “是很猥琐!”

    月姨很快确定这一点,又伸手在我鼻子上用力一捏,我疼得泪水流出来。

      本文标题:破了小嫩瓜掀起老师短裙进入\ 男男小说污超污bl段子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82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