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莫一菲老许叫什么小说:清纯校花在我胯下真紧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3-20 16:10
  • 被阅读
  • 据海内网3月20日报道:

    极品男频最新完本热文(推荐指数★★★★★)

    频道-类别:内涵—言情—爽文 

    更新状态:完本

    书评:又毒又爽男女小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高质量点击率超高!!

    强势推荐这篇高质量言情内涵文.质量完结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

     

    柳莺果然保持了沉默,只是又晃动了两下,表示催促。

     

     

    杨贺兴奋不已,回头冲门口这边用力的招招手,示意我赶紧过去。

     

     

    本来杨贺是想我那个的时候,他就在一旁看着,也好在柳莺说话的时候他能及时应对,不漏出马脚。关键是我接受不了这个,办事的时候有个人在旁边瞪大了眼看,多别扭啊。

     

     

    杨贺得知我有这个心理障碍,也担心我因为压力而施展不开,影响了正事,索性就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他对柳莺也颇为了解,知道她心高气傲,一旦答应了游戏,必然会坚持缄默。因为她不会想要输了以后学狗趴在地上汪汪叫的。

     

     

    这样无疑保证了我可以安安静静的在她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进行。

     

     

    望着光秋秋迷死人不偿命的老板娘,我早就安奈不住了,这时候看见杨贺冲我招手,我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生怕门发出一丢丢的声响,然后蹑手蹑脚的进去。

     

     

    杨贺也不敢发出一点动静,用手势不断的催促我赶紧过去。

     

     

    等我到了跟前,杨贺有些嫉妒的眼神低头瞥了我一眼——计划时间紧迫,我来之前就已经临阵磨枪了,这会儿我什么都没穿。

     

     

    杨贺又比划了几下,我理解的意思是他又在不厌其烦的叮嘱我多加小心,也要尽快结束战斗,最后他指了指门口,应该是说他在门口等着。

     

     

    很快,杨贺蹑手蹑脚的出去了,卧室里,只剩下了我和老板娘。

     

     

    卧室里铺着毯子,我光脚丫踩在上面,很是舒服,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单是这股香味扑鼻,就让我有些心神荡漾,提到了很强的鼓舞作用。

     

     

    靠近了柳莺,香味更浓,我这才知道,这是她与生俱来的体.香。

     

     

    比花草香水什么的可要好闻太多太多了。

     

     

    更要命的是,柳莺在床尾,高高的撅着,她的所有风采,我一览无遗。

    刚才在视频里见识过了柳莺,可那毕竟只是视频之中,此时近在咫尺,她可比视频里面白太多太多了,让人看了一眼而已,就难以自拔。

     

     

    想不到已经三十三岁的老板娘,身材还会这样完美。

     

     

    只是看了几眼,就已经够让我狂躁了。

     

     

    柳莺忽然扭动了两下。

     

     

    她这不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我要她吗?我亢奋到了极点。

     

     

    这幅画面让我无法抗拒,迫不及待的慢慢靠近过去。

     

     

    柳莺显然感觉到了,她肯定还以为是自己的老公就要光临了,呼吸马上开始变得急促,并且伴有嘤嘤的催促哼声,同时她还在试图往后退。

     

     

    我感觉的到,柳莺此时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了。

     

     

    我忽然玩心大起,故意轻轻的婆娑不立刻进去。

     

     

    柳莺果然火急火燎,嘴里发出低哼似的声响。我知道,那是迫不及待的呼声。

     

     

    可惜她不想输了游戏要去地上学狗吠,所以始终不肯开口呐喊出来

     

     

    老天爷真的是不公平,造就出柳莺这等完美到爆的女人。

     

     

    我突然想起来杨贺说的,他妻子柳莺,喜欢背后,也喜欢被人拍打。

     

     

    想到这儿,我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

     

     

    一声脆响,柳莺登时打了个激灵,同时忍不住的哼了起来,甚至还主动的往后靠了过来。

     

     

    登时,我感觉被一点一点夹迫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柳莺被我方才简单的刺激了几下,此时居然就已经反应这么强烈了。

     文学

     

     

    我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忍不住的倒吸起了热气。

     

     

    在这之前我绝对想不到,我李东竟然有这等福气,能和柳莺这样的女人好一次!

     

     

    就是这种感觉,我感觉马上就要腾云驾雾一飞冲天了!

     

     

    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居然铃声大作!

     

     

    我顿时吓傻了,魂儿在一瞬间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整个人都木着不知所措。

     

     

    柳莺也有些不悦,终止了动作,哼哼了两声说:“老公,游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都不敢呼吸了,瞪大了眼呆若木鸡。

     

     

    紧接着,柳莺居然伸手要摘眼罩!

     

     

    这下我更是吓死了,要是被她发现身后立着的男人是我,我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可!

     

     

    我似乎看见了未来,惨兮兮的我双.腿被人打断,倒在街头伸手求着别人赏一块钱吃饭。

     

     

    毕竟,我是真没有实力得罪柳莺这样的女人啊。

     

     

    突然有人拽了下我的胳膊,把我的魂儿一下子拽了回来,我回头一看,杨贺正火急火燎的冲我挤眉弄眼,示意我赶紧出去。

     

     

    我恍然大悟,哪儿还顾得上许多,拔腿就往外跑。

     

     

    幸好卧室是毛茸茸的摊子,要不然我这飞快的速度就算再有意蹑脚也肯定会发出声音来。

     

     

    还好,柳莺的手机就在床头放着,她摘了眼罩之后没有回头,直接拿起了手机接了。

     

     

    出门我回头看了眼屋里,见柳莺没有回头这才大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别的了,火速跑下楼回了我的房间。

     

     

    这么一下,我都怕被吓出心理疾病以后没办法大展雄风了。

     

     

    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粗气,心有余悸的要死,一抹脑门,都是汗。

     

     

    我有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感觉。

     

     

    这时候我发现手机的视频还在开着,刚才我急着上楼,走的时候忘了关了。

     

     

    柳莺还是猫扑的动作在讲电话,杨贺则站在后面,不停的拍心口,看样子,他跟我一样吓的魂儿都要没了。

     

     

    终于讲完了电话,柳莺回头看了杨贺一眼,诧异说:“怎么了,难道你就累了?”

     

     

    杨贺硬着头皮尬笑说:“不是啊,我是气的,谁这个节骨眼打电话?”

     

     

    柳莺说:“是郭丽,说她老公要出差几天,等她老公走了,她就来咱们家住两天,她老公出差回来可能也会来,说是一直不见你了,想跟你喝两杯。”

     

     

    我惊大了眼,暗叫不好。

     

     

    杨贺计划的是要我连续三天和柳莺好,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她珠胎暗结,可是一旦郭丽来了,岂不是就要计划泡汤?

     

     

    杨贺显然跟我想的一样,很是担忧的问:“哦,那她哪天来啊,说了吗?”

     

     

    “后天吧。”柳莺心不在焉说,“对了,后天了,你叫李东开车,咱们一块儿去接郭丽。”

     

     

    杨贺有些魂不守舍的应了一声。

     

     

    还好柳莺并没有过多在意老公的心不在焉,忽而娇滴滴的问道:“老公,咱们……继续吧?”

     

     

    不难看出来,柳莺也被突然的电话扫了兴,不甘心的还想要继续饱餐。

     

     

    杨贺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老婆你等一下,我先去下卫生间。”

     

     

    柳莺淡淡的笑了笑说:“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快去吧,我等你。”

     

     

    接着,他佯装若无其事的朝手机这边走了过来,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消息:“李东你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看见杨贺发来的消息,我非常气馁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刚才真是把我吓的不轻,现在想想都还忍不住的打哆嗦,要想重振雄风,我估计是真够呛了。

     

     

    无奈,我只好回消息说:“刚才吓死我了,这会儿我心跳还快呢,哥,我今天恐怕不行了。”

     

     

    杨贺回复说他能理解,刚才那么一吓,我确实容易有心理障碍了,然后他说:“不过咱们得尽快进行,你嫂子的闺蜜后天过来,她要来了,咱们的计划可就没办法进行了!”

     

     

    “好,我知道了。”

     

     

    回复了杨贺,我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倒下来气喘吁吁,脑袋里都是老板娘婀娜妙曼的身姿。

     

     

    她白的太不像话了,刚才距离她那么近,都能隐约看见皮下的青色血管了呢。

     

     

    这一宿我睡的特别沉,梦里都是老板娘,我就在站在她后面,可是就跟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一样,每次都到成功的关键时刻,莫名其妙就醒了,始终是没办法体验到那种完美的感觉。

     

     

    当兵时候我养成了晨跑的习惯,即便晚上没休息好,我也起了个大早出去跑步,等我回来了,杨贺和柳莺也还没起床。

     

     

    我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杨贺敲门进来了,先是愁眉苦脸怨声载道昨天郭丽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然后说:“你嫂子这几天排卵期,咱们今天晚上就争取搞定。”

     

     

    昨天尝了老板娘的一点甜头,我思想上似乎也真是发生了变化,一点也不推辞了,信誓旦旦点头说:“行,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杨贺满面红光,拍着我肩膀说:“我就知道当初没有看错你。东子,等你嫂子有孩子了,我绝对亏待不了你!”

     

     

    陪杨贺一起出门去吃饭,一想到马上见到柳莺,我心里头就一直在打鼓,期待又忐忑。

     

     

    下了楼,远远就看见柳莺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裳,端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牛奶,慢条斯理的喝着,一边看着手机。

     

     

    单薄的红色背心把她身体完美的线条都显现了出来。

     

     

    毕竟是在自己家,柳莺穿的还真是随意,居然都没有穿小衣。

     

     

    柳莺的美是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她有些慵懒的坐着,素面朝天,宛若一幅田野间的美妙画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一揽,却又觉得不敢轻易亵玩。

     

     

    这样的美人简直惊为天人,不知道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垂涎三尺,倘若真可以用五年的寿命去换一次仅仅的一亲芳泽,怕是都会有人拱破了头争先恐后。

     

     

    而我李东,现在却有机会一亲芳泽,想想都是上天给我的福分。

     

     

    想到这儿,我是真痛恨郭丽,要不是她,昨天我已经享福了!

     

     

    想着想着,我又忍不住回想去了昨天她猫儿一样趴着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我竟有了反应。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尴尬状态,急忙过去坐了下来。

     

     

    柳莺看了我一眼,漫不经心说:“李东,明天你开车载我和杨先生去下机场,接个朋友。辛苦你了。”

     

     

    我说:“不辛苦,应该做的。”

     

     

    叫郭丽的应该是柳莺的朋友,昨天听柳莺说那意思,朋友来了还要在家里住下,那杨贺和我的造人计划,是百分百要被影响的。

     

     

    我见杨贺不动声色的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没一会儿,我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假装心不在焉的拿出来打开一看,杨贺发消息说:“听见了吧东子,你嫂子的闺蜜一来,咱们可就真没机会了,所以今天晚上,咱们的计划!你晚上可不许掉链子啊!”

     

     

    我回复说:“放心哥,我一定竭尽全力!”

     

     

    发完了消息,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柳莺。

     

     

    她背心的领口很低,里面风光无限美好,还有完美的风景线。倘若有朝一日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欣赏,真的,我宁愿少活十年二十年的!

     

     

    饭后我载着杨贺去了公司,在公司我有个专门的休息室,杨贺有事了我就开车带他出去,没事了我就在休息室待着,我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所以我是真特别感激杨贺,把他当哥看。

     

     

    在休息室待的无聊,索性打了两把手机游戏,正玩的高兴,杨贺忽然打来电话说:“东子,你快开车回家一趟,我昨天穿的那件衬衣兜里有个U盘帮我拿过来。”

     

     

    挂了电话我赶紧关了游戏,马不停蹄的开车回了别墅。

     

     

    我不敢耽搁时间,进门就上了二楼,到了杨贺和柳莺的卧室,轻轻敲了门喊道:“嫂子在吗,我李东啊。”

     

     

    忽然,我似乎听见里面噗通一声响,然后传出来柳莺很是慌张的声音:“李东你不是送杨先生去公司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解释说:“杨先生要我回来拿个优盘,他说装在昨天穿的衬衣兜里了,嫂子。”

     

     

    里面安静了几秒之后,我听见柳莺略带痛苦的调调说:“门没锁,你进来吧李东,我在卫生间不小心摔了,你帮忙扶我一下。”

     

     

    摔了?

     

     

    我顾不上多想,赶紧推门进来。

     

     

    杨贺家里的条件不一般,卧室的面积很大,软装很奢华有格调,卧室内自带的卫生间,卫生间是那种整体落地窗的结构,在很大的浴缸旁边就是与街面相邻的玻璃墙,不过玻璃是特制的,从外边是看不见里面的。

     

     

    我没想那么多,一心想着帮柳莺的忙,于是急匆匆的推门闯进了卫生间。

     

     

    一进来,我便目瞪口呆。

     

     

    柳莺竟然寸缕不遮的倒在地上,每一寸肌肤都清晰可见。

     

     

    她可怜巴巴的拧着眉头,很是疼痛的模样,尽管她的玉.臂尽量去挡住胸口,却还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我血脉贲张。

    面对如此燃爆眼球的一幕,我没敢迟疑,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莫一菲老许叫什么小说:清纯校花在我胯下真紧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82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