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花液红肿无力不要_将她的腰部一再抬高抬高挺入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10-05
  • 被阅读
  • “师父,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李富贵差点乐出声,嘴上却说:“这样不太好吧,我一把年纪了,咋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还说什么受委屈,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师父,你躺着别动,再不把血吸出来,血就扩散了。”

     

     

    刘婷也难为情,可想到严重的后果,由不得她不这样做。

     

     

    可用嘴吸李富贵的屁股,刘婷又很难下嘴,毕竟部位特殊,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吸毒血而已,又不是做那种事情,用不着难为情。”

     

     文学

     

    刘婷暗暗宽慰自己,随即擦掉手心的汗水,张开嘴,缓缓朝李富贵的屁股靠拢,心里的紧张,让她手心再次冒出细汗,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

     

     

    “呃……”

     

     

    李富贵全身绷紧,当刘婷触碰到臀部时,李富贵感觉快要飞起来了,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这个伤真他妈值!

     

     

    李富贵闭着眼享受这种快乐,刘婷可难受了。

     

     

    刘婷不敢去想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越想心里越是难受。

     

     

    不过,用嘴吸果然比拿手挤效果好得多,吸出来的毒血,用卫生纸包住,反复几次后,刘婷就问:“师父,感觉可以了吗?吸出来好多血。”

     

     

    李富贵恨不得让刘婷吸到死,便皱眉说:“伤口很疼,好像毒血已经扩散得更深了。”

     

     

    “啊?”刘婷一惊,急忙趴下脑袋。

     

     

    李富贵丧偶多年,心中对那事的渴望早就控制不住了,此时的感觉,让他丧失了理智,真想得到刘婷。

     

     

    “刘婷?师父?”

     

     

    正当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赵斌的声音,刘婷全身一紧,急忙站起来擦掉嘴上的血水,说:“师父,你先躺着,我出去下就来照顾你。”

     

     

    刘婷的目光忽然和李富贵相接,她惊讶地发现,李富贵的目光里面,居然带着一丝侵略性,看得她心慌意乱,急忙走了出去。

     

     

    “老婆,做饭了吗,我饿死了。”赵斌走进屋里,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问。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刘婷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饿?打牌应该不用吃饭吧?”

     

     

    赵斌见刘婷脸色难看,便嬉皮笑脸地走过去,搂住刘婷的腰,手掌放在屁股上面,缓缓地抚摸着,“老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牌了。”

     

     

    “你干什么,快放手!师父在里面呢!”刘婷一把推开赵斌。

     

     

    “师父?”赵斌一愣,“大白天的,他在卧室里面做什么?刘婷,难道你们……”说到这里,赵斌的眼睛瞪得多大,怒火中烧,全身都散发着杀气。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难道我在你心里面,就是不守妇道的女人?!”刘婷狠狠地白了眼赵斌,“师父受伤了,我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哦,呵呵。”赵斌讪讪一笑,“他哪受伤了,怎么搞的?”

     

     

    “他……”刘婷忽然有点脸红,捋着额前的头发,没底气地说:“他……他屁股被钉子扎了。”

    李富贵差点乐出声,嘴上却说:“这样不太好吧,我一把年纪了,咋能让你受这种委屈?”

     

     

    “还说什么受委屈,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师父,你躺着别动,再不把血吸出来,血就扩散了。”

     

     

    刘婷也难为情,可想到严重的后果,由不得她不这样做。

     

     

    可用嘴吸李富贵的屁股,刘婷又很难下嘴,毕竟部位特殊,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吸毒血而已,又不是做那种事情,用不着难为情。”

     

     

     文学

    刘婷暗暗宽慰自己,随即擦掉手心的汗水,张开嘴,缓缓朝李富贵的屁股靠拢,心里的紧张,让她手心再次冒出细汗,心也扑通扑通地跳着。

     

     

    “呃……”

     

     

    李富贵全身绷紧,当刘婷触碰到臀部时,李富贵感觉快要飞起来了,美妙的感觉无法形容,这个伤真他妈值!

     

     

    李富贵闭着眼享受这种快乐,刘婷可难受了。

     

     

    刘婷不敢去想自己正在做的这件事,越想心里越是难受。

     

     

    不过,用嘴吸果然比拿手挤效果好得多,吸出来的毒血,用卫生纸包住,反复几次后,刘婷就问:“师父,感觉可以了吗?吸出来好多血。”

     

     

    李富贵恨不得让刘婷吸到死,便皱眉说:“伤口很疼,好像毒血已经扩散得更深了。”

     

     

    “啊?”刘婷一惊,急忙趴下脑袋。

     

     

    李富贵丧偶多年,心中对那事的渴望早就控制不住了,此时的感觉,让他丧失了理智,真想得到刘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花液红肿无力不要_将她的腰部一再抬高抬高挺入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7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