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被做的站不起来怎么办_观音菩萨含羞承紫竹林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9-20
  • 被阅读
  • 心里除了紧张之外,更多的是一丝兴奋

     

     

    我命不好,上初中那会,母亲就跟一个煤老板跑了,说是找到了真爱。

     

     

    原本意气奋发的父亲就此一蹶不振,终日与酒为伴,很多时候甚至忘记了他身边还有一个儿子。

     

     

     文学

    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年,高一那年开春,父亲领回来两个女人,母女两。父亲冷冷的甩了一句:这是你阿姨,这是你姐姐,以后安分点。

     

     

    什么狗屁阿姨姐姐,谁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只是没领证而已。

     

     

    我木然的点头应是。

     

     

    那时我刚满十八岁,那什么姐姐十九岁,巧的是她与我同姓,我叫宁浩,她叫宁萱。

     

     

    阿姨对我很是冷漠,只是眼神深处有种掩饰很好的饥渴。

     

     

    而我对于宁萱的印象,则是初见时的那一身白色衣裙,修长的双腿,以及那鼓胀的胸脯。

     

     

    我记得当时盯了她很久,直至她露出一个意味难明的微笑转身离去之后,我才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

     

     

    家里多了两个女人,房间就显得有些拥挤了,无奈之下我只得腾出自己的房间,暂时住在客厅里。

     

     

    不知为何,打心底里我竟然没有任何抵触的情绪,或许是因为那袭白裙,那一抹微笑?又或者是因为在客厅住,便能更频繁的看到她。

     

     

    那年夏天格外热,家里的空调又时常出问题,所以夜晚经常在汗流浃背中度过。我还好,整日一条短裤,热依旧是热,倒也能坚持。然而姐姐就有些辛苦了,毕竟不能如我这般无所顾忌,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把门开一扇缝,于是我就能借着月光看到床上那如玉的长腿和两瓣翘.臀。

     

     

    有的夜晚我会被我父亲房间内奇怪的声音吵醒,似低吟婉转的倾诉,又像压抑痛楚的呻吟,时间不会持续太久,最终都在父亲粗重的喘息声颓然结束。

     

     

    而每当这个时候从门缝朝宁萱的房间望去时,就会发现她在床上翻来覆去,雪白的长腿如蛇般交织在一起,其后她会把手伸进两腿之间,随着手指的不断抚弄,整个身体会蜷缩成虾米一样,而后不久便会在剧烈的抖动中突然静止下来。

     

     

    等一切都恢复平静之后,阿姨都会去卫生间洗澡,而我自然佯装早已熟睡的样子。而她每次路过客厅的时候都会停住脚步定定的站那么一会,我知道,她是在看我,少则一两分钟,多则三五分钟。

     

     

    那会一直觉得阿姨是在监督我是不是乖乖睡觉。

     

     

    然而直到有一天,我才明白,我太过于天真了。

     

     

    那晚如往常一样,父亲急剧喘息过后不久,阿姨走出卧室,与往常不同的是她直接走到了沙发旁。

     

     

    “小浩?”阿姨轻唤一声,我自然是不敢答应的,紧闭双眼还要努力保持着自然的呼吸。

     

     

    阿姨犹豫了下,然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片刻后,一只柔软的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开始来回抚摸,那种酥麻感觉让我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然后又把手往我身下探去……

     

     

    “阿姨!你干嘛?!”

     

     

    瞬间,阿姨脸色变了又变,神色狠厉的盯着我,最后突然猛的抽回手去狠狠的甩了我一个巴掌。

     

     

    “老的没用,小的也是个废物!”

     

     

    说罢,她转身回房去了,只留下愣愣的我捂着生疼的脸颊半晌没缓过劲来。

     

     

    自那晚之后,阿姨对我的态度越来越恶劣了,打骂成了家常便饭,还经常以学习成绩退步为由不让我吃饭,后来每天都要揍我几次。我曾几次在父亲面前提及此事,然而换来的只是一两句安慰

     

     

    “她是你阿姨,打你也是为你好。”

     

     

    于是阿姨愈发的旁若无人了,开始当着父亲的面用指甲掐我,扇我耳光,甚至拿起烟灰缸里未灭的烟头烫我,宁萱只当没看见。而父亲每次想要说点什么,最后都无奈的化为一声叹息。

     

     

    父亲老了,鬓角已见白发,我成熟了,怨恨都藏在了心底。

     

     

    我一天天忍着,开始盘算如何报复。

     

     文学

     

    七月底的一天,父亲和阿姨午后就去了乡下,当天赶不回来,家中就剩我和宁萱。

     

     

    晚饭后,宁萱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躲回房间,而是鲜有的坐在客厅与我一起看电视。

     

     

    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穿的比平时少了些,若说具体少了什么,又说不清,似乎胸前比往日里看的清晰些,还有微微凸起的地方让我有些口干舌燥,血液有被烧灼的要沸腾的感觉。很快,我发现双腿之间某处蠢蠢欲动,为了掩饰窘迫,只得极力的把双腿绞在一起,然而眼神还是控制不住的朝那令人血脉膨胀的地方瞥。

     

     

    宁萱很快发现了我的异常,侧过头眯起那双水眸盯着我半晌之后,突然噗嗤一笑,说出一句我一生都无法忘记的话。

     

     

    “小弟,想看看嘛?”

     

     

    “轰!”骤然间,我觉得脑海中有无数的东西倒塌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意识到什么不对,又慌忙的摇了摇头。

     

     

    宁萱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抬手撩了撩鬓角的发丝,犹豫片刻后,右手还是朝衣襟摸去。

     

     

    她面色绯红的轻咬下唇,不紧不慢徐徐的解着,像是在做一件精雕细琢的活计。从上至下,等解开第四粒纽扣时她停住了,时间十分的短暂,又是那样的漫长。

     

     

    我的呼吸明显加重了许多,因为我人生第一次看到了女人胸前的那两处雪白。

     

     

    “要摸摸嘛?”

     

     

    又是一句锤在心头的话,心里最后一丝坚守也崩溃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被做的站不起来怎么办_观音菩萨含羞承紫竹林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7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