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家庭主妇和空调维修工_宝贝还痒吗想不想要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8-09
  • 被阅读
  • 炎炎夏日,她倒是凉快了,但我们整间教室里的男生,差点没因为荷尔蒙旺盛,落得个血管爆裂而亡的下场。

     

     

    “楚老师,这个句子的语法我有些不太清楚。”

     

     

    不得不承认的是,楚曦儿不仅人长得美,教学水平同样也不含糊。

     

     

    虽然任教时间的不久,但是她每次讲课都能直指要害,比起我以前那些英语老师的水平要强了不知道多少。

     

     

    “你这是最简单的一个语法结构,前面有一个A,后面自然是要接名词的……”

     

     

    A什么A,凭我阅片无数的经验,你这分明就是C!

     

     

    其实,我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看题。

     

     

    如今我满脑子都是楚曦儿在给我讲题时,她胸前不经意间暴露在我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那对白花花的胸肉。

     

     

    眼前这分外诱人的一幕,直把我看的眼花缭乱,让我恨不得将她身前的那对抓在手中好好的把玩一番。

     

     

    而且,最让人难受的是,楚曦儿讲语法讲得特别投入也就算了,看我试卷上的英文单词写得歪七扭八的,她竟然直接搂住了我的身子,用她那双柔嫩的小手握住了我那只正拿着笔的手。

     

     

    被她这么一弄,我整个人都差点飞了起来。

     

     

    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那股诱人体香,再想起她先前暴露在我眼前的那对白花花的嫩肉。

     

     

    一时之间,我竟忍不住生起了反应。

    “你看你试卷上这些单词写的,也不知道注意点美观,写单词的时候,你要在记得将每个字母留个小尾巴,这样才好看……”

     

     

    啪嗒!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湿湿的,痒痒的。

     

     

    不过看到试卷上突然多出来的几行血迹,我连忙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从桌子里拿出纸巾塞住了鼻子。

     

     

    等我把鼻血止住,我这才发现,楚曦儿由始至终都平静着一张脸,可我总感觉她的眼神若有若无的在往着我身下瞄。

     

     

    裤裆位置陡然传来的一丝凉意,让我下意识的夹紧了腿,与此同时,我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羞臊之意。

     

     

    毕竟当着老师的面勃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王逸!难道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下你现在的情况?”

     

     

    似乎是要捍卫作为一个老师固有的威严,刚刚还和和气气给我耐心讲解着题目的楚曦儿突然间就声色俱厉的看着我。

     

     

    “老师,你这可不能怪我,谁让这天气这么热,教室里面连空调都不装的,我稍微火气大了一点,就变成刚刚这样了。”

     

     

    “那按你这么说,反而还变成学校的不是了?你这是把老师当成傻子了吗?毛都还没长齐的臭小子,脑子里整天想的净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楚曦儿对于我的解释并不买账,并且因为她的话,班上的其他同学直接哄堂大笑的看着我,眼神上下移动,大有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兴许是班上同学的嘲笑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我一时间头脑发热,原本不敢说的话顿时脱口而出道:“老师,不就留了点鼻血吗,多大点事,用得着给我上纲上线吗,难不成只允许你屁股后面血流成河,就不允许我掉几滴了!”

     

     

    听到我意有所指,楚曦儿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她虽然转不过头去看,不过一想到今天是自己的生理期,就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个状况,整张脸瞬间就黑了。

     

     

    “王逸!你跟我来办公室一趟,其他人,老老实实的给我自习!”

     

     

    楚曦儿那冰冷的眼神看得我遍体生寒,同时也是她让我也明白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

     

     

    办公室,楚曦儿用力的敲了一下桌子,声音严厉的对我喝道:“王逸!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老师,我知道错了!”

     

     文学

     

    前一秒还在教室里面敢跟老师硬刚的我,在绝对的强权面前,很没骨气的认了怂。

     

     

    不作死就不会死!

     

     

    要知道刚刚我可是在公然调戏老师,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有那么大的胆子。

     

     

    如果这个罪名落定下来,那我的下场肯定会惨不忍睹。

     

     

    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刚刚就不应该死要那点面子了。

     

     

    “既然知错了,那就自我检讨一下吧,一万字!今天如果不写完的话不准回去,你就在这里给我写!”

     

     

    “啊,一万字?老师,能不能换个惩罚啊?”

     

     

    一想到那个庞大的数字,我的眼中满是惊恐。

     

     

    要知道那可是一万字啊,真要写完的话,那绝对会把我给写死去。

     

     

    即便是每次语文考试的800字作文,我都要想好久,一万字的话,我可能憋到明天都不一定写得出来。

     

     

    可一听到我打算不写,楚曦儿立刻拿起了电话,“想不写也不是不可以,找你家长过来,我来问一问她,你的这个检讨是不是可以不写?”

     

     

    卧槽!

     

     

    这女人还真是捏准了我的脉门。

     

     

    就我爸妈那副唯师命是从的样子,先不说我干的这个混蛋事吧,光是这检讨书的数量恐怕就得翻倍,等放暑假回老家,保不准还得挨一顿揍。

     

     

    写!

     

     

    今天哪怕就是宇宙毁灭了,我也要把这检讨书给写完。

     

     

    我拿起笔就不在说话,在本子上涂涂抹抹了半天,然后写了又改,改了又写。

     

     

    而且楚曦儿放下话,说我今天都不用去上课了,什么时候等我写完了检讨,什么时候再回教室。

     

     

    听她这么一说,我怎么还感觉自己因祸得福了呢!

     

     

    毕竟比起教室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听天书,在办公室里吹着冷气写着检讨似乎要爽得多吧,而且时时刻刻还有个大美女在旁边陪着。

     

     

    而就在这个,办公室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楚老师,校长找你有事,麻烦你现在过去一趟。”

     

     

    听到这句话后,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妈的,这下总算可以偷会懒了。

     

     

    刚刚在楚曦儿的眼皮子底下,我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她,给我请了家长。

     

     

    “王逸!谁让你偷懒的,还不给我好好写!”

     

     

    楚曦儿冷不丁的一句话,差点把我的魂都给吓飞了。

     

     

    这女人怎么还不走啊,不是校长找她了嘛!

     

     

    我回头一看,突然发现楚曦儿竟然比刚刚更好看了,这女人难不成刚刚出去就只是为了补妆?

     

     

    而我们这个学校的校长,是一个典型的肥得流油的中年秃顶老男人。

     

     

    楚曦儿难道真的如同传言的那般,跟校长有一腿?

    不过我就有点搞不懂了。

     

     

    楚曦儿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出来,即便是想快些在工作上做出一点成绩,但也没必要去出卖自己的身体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楚曦儿却已经扭起了她的梨臀,往校长所在的那栋办公大楼迈步而去。

     

     

    看着她那走一步扭三下的架势,我还真有点担心她哪天把自己的腰间盘给扭出去了。

     

     

    叮咚!

     

     

    突然间,一道清脆的微信消息提示音响起,是楚曦儿的手机。

     

     

    兴许是刚才去校长办公室走的匆忙,所以她竟然把自己的手机都给落在桌上了。

     

     

    目光忍不住往桌子上一看,眼尖的我一下子就看到是一个网名叫做‘一夜七次郎’的家伙发过来的消息。

     

     

    眼看如今的办公室四下无人,而且别的老师也都上课去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拿起手机点了进去。

     

     

    手机桌面上显示的屏保壁纸,赫然是楚曦儿穿着近乎裸漏的白色纱裙的一组清凉艺术照。

     

     

    虽说只是三点式,可是楚曦儿眯着一只眼睛、红唇轻启、微微咬合的诱人动作,却是极具某种特殊的暗示性。

     

     

    “小骚货,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要不要约起啊,哥哥的小兄弟想你想得都快冒烟了!”

     

     

    尼玛!

     

     

    难怪楚曦儿今天在早自习的时候就宣布晚上的固定班会取消,原本每周的周四都要在晚自习的时候,抽一节自习课来总结一下全班的同学在上一周的学习情况以及在校表现。

     

     

    可是今天楚曦儿却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说上一周大家表现都不错,所以晚上的班会直接取消。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楚曦儿良心发现,打算摘掉咱九班‘拖堂姐’的帽子,没想到她取消班会竟是因为跟一个野男人有约。

     

     

    “小骚货,怎么还没给哥哥回复啊,难不成在给那些小毛孩上课?要不这样吧,等你晚上下班后,干脆衣服也不用换了,直接穿着制服拿着课本过来,哥哥今晚也要好好的过一次老师瘾,而且还会用下面的教鞭好好的抽你!”

    本文标题:家庭主妇和空调维修工_宝贝还痒吗想不想要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7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