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吸弄小核喝花水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8-08
  • 被阅读
  • 李悦平时在村里就像个开心果,今年刚满十八岁,模样十分周正,前凸后翘,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很可爱,但是最近一个月闷闷不乐,因为她觉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难以启齿。

     

     

    一个月前,有个亲戚从城里给她带回来一辆自行车,本来挺高兴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骑上自行车的时候下边就痒的厉害,晚上回到房里小裤裤上就会有黏黏的东西。

     

     

    家里也没人给她说这些,那些东西臭臭的,一时之间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村里有个刘大爷很厉害,这些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刘大爷帮帮忙。

     

     

    刘大爷原名叫刘为民,今年四十好几,七岁就跟着老父认中草药,行医几十年也算是个老中医了。

     

     

    但一次医疗事故老刘被无辜牵连,误判判了八年,出来之后老刘就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女孩儿也根本不会正眼看自己了。

     

     

    老刘的条件其实不错,用法院赔偿的赔偿款在镇上开了个诊所,日子过得算是滋润。想着趁自己还不算太老,赶紧生个一儿半女,让老刘家香火能续上。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风刮得呼呼的,镇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没什么人来看病。老刘刚准备把卷帘门关上,突然一个年轻的女儿,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刘也十分喜爱这个李悦,只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这种女孩儿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悦结合的话,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对比明星还美丽帅气。

     

     

    “刘,刘大爷。”李悦一进来,看到老刘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这里瞅瞅那里看看,没敢正视老刘。

     

     

    老刘乘机暗暗打量李悦的身材,她脸小小的,脖子修长,锁骨稚嫩,胸脯饱满的十分夸张,但腰却很细。

     

     

    小翘臀下的腿细而长,穿着条粉色的小热裤就像没穿裤子一样,都能看到大腿根儿了。

     

     

    细长的双腿又套一双卡通图案的白色长丝袜,散发着无限青春活力。只是细看一眼,老刘就觉得自己有感觉了。不过他可不敢表露出来。

     

     

    “小悦?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吗?过来坐,我看看。”

     

     

    李悦转过头来,有点不好意思看老刘,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嘴唇,这一个动作看的老刘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买药。”

     

     

    纠结了一会儿,李悦憋出了这么几个字。

     

     

     文学

    老刘笑了笑,就问李悦要买什么药。

     

     

    说着老刘还用纸杯给李悦接了一杯温水,递过去的时候,还不着痕迹的在李悦细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这小手摸起来可真滑。

     

     

    李悦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止痒的……”

     

     

    “止痒?”老刘笑了笑:“哪儿痒?我先看看是什么症状。”

     

     

    李悦听老刘这么一说,顿时两手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自己的热裤。

     

     

    看李悦这么紧张,老刘心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有点兴奋。

     

     

    刘为民赶紧宽慰:“别紧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只有我,没别人。”

     

     

    李悦深深吸了口气,用纤细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这里……”

    “这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看着那裤子下面包裸着部位,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身子瞬间就有了感觉。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骑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会出现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自己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

     

     

    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本文标题: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吸弄小核喝花水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7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