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小镇逸事&二憨

  • 作者: 喵喵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8-08
  • 被阅读
  • 芹儿小声叹气,脸色可惜。

     

     

     

      我们站起来,想光明正大推门。

     

     

     

      王妮儿突然跳下椅子,从身后抱住了村医。

     

     

     

      她一双手伸入村医白大褂,身体紧紧贴在村医身上。

     

     

     

      我和芹儿身体一顿,赶紧弯腰,偷看这突如其来的转折。

     

     

     

      “妮儿,我们不合适的。”村医气息紊乱,他身体被王妮儿抚摸,显然有些承受不住。

     

     

     

      “这些年,我从没忘记你。”王妮儿亲吻村医脖子,幽怨道:“我每次和他过夜,都得幻想是你。不然,我真的会吐的。”

     

     

     

      她手指下移,钻入了村医裤子中,娇媚道:“我想你,你要了我吧?”

     

     

     

      村医身体一颤,呼吸粗重了。

     

     

     

      “今天不行。”村医艰难拉出王妮儿手,喘息道:“我约了人看病,我们改天好不好?”

     

     

     

      “真的,你别骗我?”王妮儿惊喜道。

     

     

     

      村医轻轻一笑,在王妮儿脸蛋一捏,低头小声说了句什么,王妮儿竟然脸蛋羞红,拳头羞涩的捶打村医。

     

     

     

      “妈的,狗男女。”我小声骂道。

     

     

     

      芹儿眼睛发亮,看见王妮儿要走,赶紧拉上我,提前溜走。

     

     

     

     文学

      我们跑了几个巷子,停在了一个角落里。

     

     

     

      神情疑惑,我不解道:“芹儿,你咋跑这么远?”

     

     

     

      芹儿水汪汪看我,神色温柔。

     

     

     

      我心头一动,感觉口干舌燥。

     

     

     

      低头看自己胸脯,芹儿拉住我的手,眼神悄悄暗示。

     

     

     

      “芹儿看了偷情,忍不住了吗?”我心里想,顺从按照芹儿指示,朝她胸脯摸去。

     

     

     

      娇吟一声,芹儿脸色更红了。

     

     

     

      我心跳加速,感受那手感,心中像有溪流涌动,欢快极了。

     

     

     

      “你伸进来。”芹儿喘着气,小声道。

     

     

     

      眼前一亮,我色狼似的伸出手,钻入芹儿领口。

     

     

     

      隔着衣服,和不隔衣服,那手感根本不一样。

     

     

     

      “二憨哥,你舒服了,帮芹儿一个忙行吗?”芹儿小声道,眼中有祈求之意。

      我毫无犹豫,马上道:“俺肯定帮你。”

     

     

     

      芹儿乐了,娇声道:“二憨哥,你真好。”

     

     

     

      她声音轻柔,缓缓道:“我让你作证,证明村医和王妮儿偷情。”

     

     

     

      芹儿微笑,眼神带了几分寒意。

     

     

     

      我身体一震,不敢相信看芹儿。

     

     

     

      她是个清纯的女孩儿,哪来这么狠的心。

     

     

     

      村里保守,要是两人奸情暴露,他们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陌生的看芹儿,我吃惊道:“芹儿,你咋能这样。咱可不能害人呀。”

     

     

     

      芹儿幽幽叹了口气,神情复杂。

     

     

     

      她仔细看我几眼,咬牙道:“二憨哥,我和你说实话吧。我这次回村,是想竞选大学生村官的,当上了,我就是村里的支书。”

     

     

     

      眼前一亮,没想到芹儿还有这志气。

     

     

     

      “这是好事儿呀,俺支持你。这和王妮儿有什么关系?”我皱眉道。

     

     

     

      芹儿脸色出现恨意,咒骂道:“还不是村长。他怕我影响他地位,想出卑鄙法子对付我。”

     

     

     

      眼里蒙上水雾,芹儿咬牙道:“他找我爹说媒,要把我嫁人。一旦嫁到城里,我就没了村民身份,竞选村官没有优势了,他好毒的心呀。二憨哥,我除了你,谁都不嫁。”

     

     

     

      芹儿拉住我的手,泪滴落下。

     

     

     

      我早知道此事,没想到还有这些隐情。

     

     

     

      芹儿楚楚可怜,让人疼惜。我忍不住抱住芹儿,硬气道:“芹儿,你别害怕,俺肯定保护你,不会让村长害你的。”

     

     

     

      眼睛一亮,芹儿神色明媚起来,哽咽道:“二憨哥,你答应了。村长巴结王妮儿男人,肯定要掩盖此事儿。我抓住他把柄,就不怕他了。”

     

     

     

      兴奋说了一通,芹儿踮起脚尖,在我脸颊亲一口,开心跑了。

     

     

     

      我看芹儿背影,神色犹豫,还是没有叫住她。

     

     

     

      这下骑虎难下,我麻烦大了。

     

     

     

      要是俺给芹儿作证,保下芹儿不难。可惹恼了村长,我借种的事儿,肯定得黄了。没了那五万,给婶子看病不说,大虎、二虎那里,我也没法交代。

     

     

     

      额头发胀,我没了主意,失魂落魄乱走。

     

     

     

      逛了好久,天都快黑了,我还是没法子。婶子病要紧,俺肯定不能抛弃她。可不给芹儿作证,她就要嫁给别人啊。

     

     

     

      心如乱麻,我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中和的法子。

     

     

     

      王妮儿能搅黄婚事,我现在通知她,让她阻拦芹儿,肯定能行。

     

     

     

      心中一乐,我感觉这法子好极了。芹儿不想嫁人,王妮儿想隐瞒奸情,她们互相交易,正好各取所需。

     

     

     

      浑身轻松,我朝村长家赶去。

     

     

     

      只要抢在芹儿前边,这件事就能完美解决。

     

     

     

      到了村长家里,我冲入王妮儿房间,但她屋里空空如也,人根本没在。

     

     

     

      心神慌乱间,我听到了争吵声。

     

     

     

      声音从前屋传来,是女子尖锐叫声,我脸一下白了,冷汗簌簌冒。

     

     

     

      “完了,芹儿已经来了。”我心如死灰,僵硬脚步走到前屋。

     

     

     

      村长脸色铁青,冷冷道:“张芹儿,你污蔑我女儿,可得讲究证据。”

     

     

     

      芹儿俏丽发红,咬牙道:“你想把我嫁人,没门儿。要是你再不收手,我就捅出王妮儿奸情,看他男人当不当你靠山。”

     

     

     

      村长眉头皱起,神色有些阴鹜。

     

     

     

      王妮儿抱住胳膊,娇俏的脸蛋有些寒冷。她瞪了一眼芹儿,没好气道:“行啦,你一人说话不作数,证人是谁?要是只有你一人,你可以滚了。”

    本文标题:寡妇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小镇逸事&二憨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7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