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翘高办公桌趴跪惩罚-快点 别看了 顶到我了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8-04
  • 被阅读
  • 李春花也是十分配合的笑了一声,也是伸过手,将刘清的裤子往下拉了拉。

     

    裙子完全掀上去之后,刘清这才是猛然吞了口唾沫。

     

    虽然两人年龄相差不大,但是李春花和张晓翠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张晓翠是那种微胖的,所以感觉自然也是十分的好。

     

    而李春花则是不同,虽然说瘦,但是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特别是那让男人们心驰神往的地方,刘清更是猛然吞了口唾沫。

     

    刘清哪儿能受得了这么赤裸裸的视觉冲击免不得仔细看了起来,直是让人不由得心生欲念。

     

    感受着刘清的目光,李春花不由得有些紧张,然后轻轻拍了拍刘清的肩膀,略带急促的说道:“快点,别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个够!”

     

    听着李春花那急促的话语,刘清轻笑了一声,没看出来这个李春花这么迫不及待了,刘清也就遂了她的意愿,此时的刘清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那股劲儿,跟自己的理智叫嚣着。

     

    听着里面开始响起的阵阵呼吸声,坐在门口的张晓翠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丝笑意。

     

    虽说这事荒唐,但是其实仔细想来,倒也没什么。

     

    反正这些村里的汉子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打着为了家里好的旗帜出门去打工。

     

    但是实际上,有几个男人能忍得住,还不是在外面该怎么玩怎么玩。

     

    甚至于,去年还有几个女人连伙上门来找人!

     

    所以,张晓翠的心底,是没有哪怕一丝的愧疚感的。

     

    时间匆匆而去,特别是这六月,炎热的空气仿似会让人忘记时间一般,一眨眼的时间,太阳就已经是即将落山了。

     

    张晓翠听着里面终于平息下来的声音,她笑了一声,笑眯眯的回家去煮饭了。

     

    而这会,李春花也是如同方才是张晓翠一般,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了刘清的怀里。

     

    “怎么样,我行不行啊?”

     

    到底是没经历过多少房事,所以虽然刘清现在已经过了那劲儿,但是还是让人咂舌。

     

    李春花笑了笑看着刘清动了动一脸的坏笑。。

     

    李春花不由得轻吟了一声,然后拍了拍刘清的胸口,满面春光的说道:“行!我的男人怎么会不行呢!”

     

    刘清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李春花,眼睛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以后,我可是你的人了,你要负责啊!”

     

    看着刘清没有搭理自己,李春花轻轻的把腿给夹紧了,然后媚声说道。

     

    闻言,刘清看了她一眼,然后苦笑了一声:“你可是都和人登记了的,我要怎么对你负责啊?”

     

    李春花轻笑了一声,然后伸过手,离开了刘清的身体…,用手轻轻的套动了起来:“就用它负责啊,只要你想,我随时都等着你。”

     

    刘清笑了一声,然后起了身子,开始穿起了衣服:“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太晚上山不安全,以后想我了,就来叫我。”

     

    李春花也是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刚刚和刘清一块儿恩爱过后的余韵。

     

     文学

    回到道观,刘清吃过晚饭,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整理起了明天准备拿到县里去赶集卖的东西,不过想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女人,心底却是没来由的一阵畅快感。

    刘清到底也是在这村子附近住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些村里的一些情况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就比如张晓翠她们这些留守妇女,婚约实际上只是一纸束缚她们自由的文书,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会在晚年老公才会收心回家,如果运气不好,恐怕这一辈子也见不上几面。

     

    因此,他和张晓翠她们之间的关系,刘清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负罪感,反而是凭空多出了一些责任心。

     

    毕竟现在刘清自己也只是能保证自己的温饱而已,若是想给张晓翠她们一些帮助,那就需要一些钱了。

     

    索性刘清自己平时修炼的时候,也是会上山采撷药材,所以道观后院里,还是晒得有很多的药材的。

     

    今天就是县城的赶集日了,刘清背了一个小背篓的人参,搭了乡亲的牛车,朝着县城去了。

     

    这些药材价值多少,实际上刘清自个儿也是不清楚,反正他自己用着感觉效果很不错,一百块一根,想必应该能卖出去吧?

     

    刘清坐在车上,美滋滋的想着。

     

    “小道士,咱就只能到这了,再进去也不让进了,你自己走吧,往前走个几百米就到集市了。”

     

    城外,那赶牛的老者对着刘清说道。

     

    刘清应了一声,下了车,直直的迈着步子朝着城里走去了。

     

    看着城区边缘的那些高楼大厦,刘清赞叹的咂了咂嘴巴,同时有些小心的甩了甩脚,把鞋子上的泥给甩了出去。

     

    平日里他都是去镇上赶集的,来这从江城,他是第一次。

     

    因为感觉自己的药材卖个一百块一根,那小镇压根不会有人买,所以他才来的这边。

     

    集市里此刻已经是人群嘈杂了,刘清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是找到了集市的边缘,蹲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小背篓给放到了身前,等着人来买。

     

    “哟,你这穿着,是个道士?”

     

    等了有一会,一个看上去就肥胖不已的胖子走上了近前,对着刘清问道。

     

    “买东西么?”

     

    刘清没有回话,而是指着自己的药材问道。

     

    那人皱着眉头看了一下,然后才是试探性的问道:“你这是人参?”

     

    “对啊,山里的野参,一百块一根!”

     

    刘清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闻言,那人一愣,然后嗤笑了一声:“野山参卖一百?你是傻子还是我是傻子?”

     

    说罢,直接是摆了摆手,走了。

     

    那人的反应让刘清微微一愣,毕竟这种野山参,在他们那穷乡僻壤,想吃就自己去挖,所以他不知道是自己卖高了还是卖低了。

     

    刘清咬了咬牙,回想着刚刚那人的反应,直觉告诉他,自己……应该是卖高了!

     

    看样子城里人也不是不识货啊,不行,待会得降价!

     

    刘清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果断的认为是自己卖高了!

     

    “王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连灵药堂都没得卖,你拉我来这里找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一个十分甜美的女声。

     

    刚刚尝过滋味的刘清对于女性自然是特别敏感,当下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看上去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女子,正一脸不耐的对着身旁的那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少妇说着些什么。

     

    这女的穿着白色衬衫和一条紧身牛仔裤,把一身身材给显现得凹凸有致,加上那一副明显保养有加,甚至感觉能滴出水来的脸庞,让刘清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

     

    刘清正看着那,那大妈的眼神却是突然朝刘清看了过来,让刘清下意识的收回了目光。

     

    没成想,两人很快就迈着步子,朝着刘清这里走过来了。

     

    刚一过来,那大妈就蹲下了身子,从那小背篓里拿出了一根野山参,仔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她的脸色就越是惊异。

     

    “王姐,真的?”

    本文标题:翘高办公桌趴跪惩罚-快点 别看了 顶到我了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6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