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塞得很慢涨的很舒服-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污文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8-03
  • 被阅读
  • “混小子,你还看!”刘依依赶紧扯过一条浴巾,盖在了自己那完美的娇躯上。

    可是,一米多点儿的浴巾根本遮不严实,饶是把重要部位都盖住了,但那双挂着晶莹剔透水珠的美腿,在水汽腾腾的浴室里,还是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既视感。

    这种若有若无的遮掩,却让苏晨身体的反应更大了一些

    “我,我……我这不是听见声音……怕出什么事儿么!”苏晨支吾着,眼睛还在刘依依身上瞟来瞟去的。

    苏晨今年十九岁,俨然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他在这所城市里上大学,经常会到堂哥堂嫂家里来住。

    此时刘依依见苏晨的眼神还在自己身上盯着,刘依依心里又急又气,她想站起来,可脚踝一疼,又重重的坐在了地板上。

    “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刘依依娇声责骂道。

    “啊?哦!”苏晨回过神,赶紧小心翼翼的将刘依依扶起,同时问道:“嫂子,你没事吧?”

    “好像脚给崴了……”刘依依皱着眉头,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扶着刘依依滑溜溜的胳膊,苏晨的心跳有些快,他想了想,就问:“要不,我把你背回卧室吧?”

    刘依依一听,脸上就出现了一抹娇羞,她现在就裹着一条浴巾,半遮半掩的,怎么背呀?黛眉一蹙,低声道:“你慢点扶着我就行。”

    “行!”

    回到卧室,苏晨就看见刘依依的睡裙和红色蕾丝内裤落在床上,于是脑里不禁浮现出一个疑问,莫非嫂子刚才是光着身子溜达卫生间的?

    想到这,苏晨的身体立马起了反应,刚刚浴室里的场景又浮现在了心头,那白皙修长的双腿交叉盘在一起,在朦胧的水雾下,更显美丽修长。

    眼睛贼溜溜的朝着刘依依的红色蕾丝内裤看去,那是一件十分性感的小裤……并且,还没干!

    “乱看什么呢,快去给我找药膏揉揉脚!”刘依依脸上再次一烫,气呼呼的在苏晨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苏晨“哎哟”了一声,揉了揉脑袋,看着脸蛋有些微红的刘依依,心里莫名有些躁动。

    “还看?”刘依依眉头一竖。

    见刘依依似乎要生气了,苏晨吓得赶紧客厅里去找药箱,结果叫还没迈出卧室呢,又被刘依依喊住了:“去左边的衣柜里给我拿身睡衣……还有内衣。”

    “好。”苏晨一乐,赶紧去拿了睡衣和内衣,然后又去找药箱。

    再次回来的时候,刘依依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虽然还是湿漉漉的,但却也没那么“狼狈”了。

    “嫂子,我……我给你揉吧?”苏晨小心翼翼的问道。

    “快点,疼死了都!”刘依依伸出了小脚,白嫩的皮肤上明显一处红肿。

    苏晨见她没有拒绝,就蹲在地上打开药箱,拿出药膏抹在手心里,然后另一只手拿起刘依依的小脚,轻轻的握了上去。

    “唔……轻点!”刘依依拍了下苏晨的脑袋,眼眸略带哀怨。

    看刘依依吃痛,苏晨就不敢再继续揉捏了,看着白嫩嫩的脚踝处的那片红肿,他心里有种莫名的心疼。

    “怎么不动了?”刘依依吸了一口凉气,问道。

    “怕,怕你疼。”苏晨有些结巴的说道。

    “傻小子,疼也没办法,要把淤血柔化了才好的快呢。”刘依依看着苏晨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咯咯娇笑的说道。

    闻言,苏晨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握住了刘依依的小脚。

    刘依依吃痛,但却咬着嘴唇不再发出声音了……

    光溜溜的小脚和笔直的小腿,让血气方刚的苏晨再次被吸引,恍然间,苏晨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屁股。

    是小兄弟有反应了,这紧身牛仔裤穿着真不方便。

    而此时刘依依正好看见苏晨的动作,哪儿能不知道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正在想些什么……

    可奇怪的是,对于苏晨的反应,刘依依非但不生气,反倒有些窃喜。自己已经二十六岁了,但还能让眼前这个小伙子心动,那也说明了自己魅力十足。

    “嫂子,好些没有?”苏晨闻着刘依依身上的香气,痴痴的问道。

    “啊?”刘依依怔了一下,回过神:“好些了……不过,膝盖还有些疼!”

     文学

    苏晨也不傻,他见刘依依媚眼如丝,当即也不犹豫,将手就顺着刘依依的小腿摸索了上去。

    “哎呦,痒!”刘依依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伸出手在苏晨的脑袋又是一敲刚想责骂,却听见外面似乎有声音传来。

    “咚咚咚咚……”说轻轻的敲门声。

    这把刘依依和苏晨吓的不轻,正在紧张的时候,刘依依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苏正打来的……

    “喂,老公,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呀,有事吗?”刘依依拿起手机,柔声问道。

    电话那边,苏正的语气有些愧疚,他嘿嘿的笑了笑,说:“刚下班,到家门口发现钥匙落在公司了,你来给我开下门!”

    “啊?”刘依依一慌,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在此时回来了,好在他没带钥匙,不然被他撞见苏晨和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很不好解释。

    “好,我这就去开门。”刘依依说完,赶紧挂了电话,又心有余悸的白了苏晨一样,娇声道:“还不快走,你哥回来了!”

    刘依依蹙着黛眉,趁机偷偷的用手拽了下自己的内裤,因为刚洗澡的原因,衣物贴在身上有些不舒服。

    见苏晨已经将药箱已经收拾好了,刘依依就催促道:“赶紧回去睡觉!”

    “恩。”苏晨有些惊慌的答了一声,飞快的逃离了刘依依的卧室。

    刘依依也整理了一下慌张的情绪,然后将门打开了,只见苏正一脸疲惫的冲着刘依依笑了笑,正要说话,却瞧见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就问:“老婆,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刚才家里停电了,太闷热,我就冲了个澡。”刘依依解释道。

    “哦。”苏正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一个哈欠,连日的加班,让他觉得很疲惫,走进卧房就准备休息。

    ……

    反观苏晨,回屋之后睡意全无,他手里攥着刘依依的蕾丝内裤,忍不住的想嗅一下刘依依的味道。

    “咕咚……”

    苏晨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有种冲动,总感觉无处发泄,就光着脚丫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他轻轻的将门把手拧开,接着就听见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对面的卧室,投射出来了微微的亮光……竟然没有关门?

    只见刘依依正风情万种的看着苏正,娇羞道:“阿正,我们有好些天没有那个了……”

    “很晚了,别吵到苏晨睡觉……”苏正找借口道。

    刘依依一听,俏脸立刻就闪过一丝哀怨,说:“你一工作起来,要么就早出晚归,要么就两三天不回来,现在可好了,人在家跟不在家一个样,哼!”

    说着,刘依依也生气了,她将身子一翻,背对着苏正,开始生闷气。

    “堂哥居然拒绝嫂子,简直暴殄天物啊!”苏晨看着刘依依那诱人的身躯,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帮忙。

    那方面满足不了自己的妻子,苏正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现下见刘依依生气了,他就赶紧来哄:“老婆,你理解理解我,这段时间公司刚接了一个大单子,上下都很忙,我这累了一天了……”

    “哦。”刘依依动了动身子,将脑袋埋在了枕头里,赌气道:“那你赶紧休息吧……”

    见状,苏正也没了办法,只要抱住自己的妻子,将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开始揉动那两团丰满的浑圆,同时又哄道;“好老婆,你别生气……你摸摸,我其实有反应了……”

    刘依依又是一声娇哼,媚眼如丝,但还是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苏正揉着刘依依胸前的峰峦,心里也来了劲儿,他虽然持久力不行,但也不是四大皆空的和尚,平时因为怕伤自尊才不主动切和刘依依亲热,但现在欲望一燃,整个人就主动了起来。

    “开始了!”此时趴在门外苏晨心里砰的一跳,鼻息里喘着粗气,也开始紧张了。

    他看见嫂子的睡裙一点点的堂哥撩开,昏暗暗的屋子里,借着窗外投射过来的月光,苏晨清楚的瞧见了刘依依的挺翘……

    而此时的刘依依已经进入了状态,心里一酥,正要转身,忽然发现门没关好,一双黑溜溜的眼珠,闪着亮光在偷看。

    “苏晨?”

    刘依依心里一慌,正要开口,但丈夫已经抱住了自己。

    苏晨也没料到自己会被刘依依发现,两人对视一眼,吓得他心里一颤。

    但好在刘依依没有机会吭声,苏晨再次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那诱人的娇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燥热,想要将嫂子压在身下蹂躏!

    刘依依这会儿被苏晨这么炽热的眼生盯着,浇不灭的欲望也再次被撩燃了,这一刻,她比以往更想得到充实!

    只见刘依依一翻身,骑在了苏正的身上,她不停的驰骋,嘴里嘤咛道;“老公……爱我!”

    “吼!”苏正的喉咙里喘息了一口粗气,卖力迎合。。

    刘依依再次尖叫一声,长久的空虚得到了充实,她的双手开始抓来抓去。

    这一幕,让苏晨也涨的厉害,第一次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让他觉得自己的血管里似乎有虫蚁在爬一样。

    这些虫蚁引诱者自己的血液,全部都冲到了脑子里。

    不知不觉间,苏晨已经拉开了自己的裤链,他眼睛炽热的盯着刘依依在驰骋的身体,那团浑圆的Q弹也在随着颠簸,忽上忽下。

    下意识的,苏晨的活动越来越大,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种欲望要破体而出。

    ……

    另一边,苏正感受到自己的下半身处于一阵温热的柔软乡之后,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咬着牙,开始横冲直撞,希望用速度将刘依依推上癫疯。

    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苏正咬着牙在心里想着,但他的小树苗却一点儿也不听话,没多少下,就缴械了。

    “吼。”苏正再次爆发出一阵闷哼,酸爽的感觉直接冲击到大脑。

    刘依依却直接从巅峰下掉落,她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瞧了一眼。

    此刻,苏晨还没有离开,刘依依从巅峰处跌落,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门口望去。

    她看见苏晨缓缓的提上裤子,手里拿着自己的内裤,起身准备离开。

    刘依依却被这一幕惊羞了,她看见了苏晨提起裤子后下面那大大的帐篷,恍若间,心里好像有什么在欲动……

      第二天,苏正来喊苏晨吃早饭。

      昨晚用的内裤还压在枕头下,上面沾满了苏晨的东西。他看到苏正,心跳骤然就加快了,想想昨晚的画满,他忽然很是内疚。

      “怎么脸色怪怪的,昨晚没睡好吗?”苏正关心道。

      “没有,哥,你先去吃,我叠一下被子,洗漱好就来。”苏晨道。

      “行!”苏正也没多想什么,转身就离开卧室。

      苏晨松一口气,将夏凉被叠好,又做贼心虚带的压了压枕头,这才去吃饭。

      本来以为骗过堂哥之后,自己心里就没事了,结果坐到餐椅上,当苏晨一看到刘依依的那双眼睛,心里又没底了!

      “糟糕,嫂子的内裤失踪了,不用怀疑就知道是自己拿走的,怎么办?”苏晨心急如焚。

      他眉头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然后低下脑袋剥鸡蛋,同时又忐忑的用余光去看刘依依的反应。

      只见刘依依一切如常,她细细的嚼着口里的食物,并未理会苏晨。

      “好险……”苏晨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怕刘依依会当面质问自己。

      因为还要赶着上班,苏正吃的很急,完全没看到苏晨的异动,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早餐之后,苏正便拿起了公文包,道:“老婆,苏晨,你们继续吃,我先赶着上班了!”

      “路上慢点。”刘依依柔声叮嘱道。

      苏晨也赶紧说:“哥,路上慢点。”

      “知道了,呵呵。”苏正咧开嘴笑了笑,然后赶紧推门离开。公司最近真的接了个大单子,客户那边又催得紧,哎!

      苏正离开后,刘依依和苏晨二人继续吃着早餐,只是一时间,气氛尴尬的异常,谁也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写什么。

      如坐针毡的吃完早餐,苏晨就要收拾。

      “让我来吧。”刘依依从苏晨的手里夺过碗筷,柔软的小手不小心滑过了苏晨的手心。

      苏晨的心又微微的颤了一下,但没敢多说什么。

      很快,刘依依拿着碗筷去了厨房,她打开水龙头,轻声的哼着小曲,双手洗着碗。

    本文标题:塞得很慢涨的很舒服-下面一整天都塞着东西的污文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6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