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结婚后老公像巨婴|我对巨婴老公说“滚”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6-21
  • 被阅读
  • 1

    老公​关山辞职后,在家里休息好多天了,苏苏心里只叹气,但是因为她自己工作忙,为人又是一贯温顺话不多,所以也就只能放任关山回乡下老家吃吃睡睡玩玩了。

    关山之前上班的地方其实还挺好,省里的大企业,工资和福利都不错,当初还是通过关山表姐夫的关系,费了些功夫才进去得了个不错的岗位。

    只是这样的大型企业一般选址都有些偏僻,厂区建在下属县里的某个宽阔郊外,自成一个小镇般的规模。

    所以平时肯定是不能常回家了,周末休息的时候匆忙回家,顶多住一晚第二天清早又要赶回去上班。而且车间的工作都是三班倒。

    关山在那里上了几年班,仿佛还不怎么适应,常跟苏苏吐槽三班倒是如何如何辛苦,住员工宿舍是如何如何不自在等等。

    苏苏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不随便插嘴,偶尔还很配合地点点头表示理解。虽然有时心里并不认同老公的说辞,但也从不反驳什么。

    结婚已经六年,儿子也五岁了,对关山的了解不说百分百,也有个百分之八九十了。

    这个被重男轻女的公婆从小惯到大的家中独子,可能从出生起,字典里就没有“吃苦受累”这个词。

    所以他辞职虽说让苏苏心里不悦,但又似乎在她的意料之中。

    但苏苏一想到每月必须要还的房贷,心里还是有些着急上火。

    所以休假的日子一到,她就赶回去见关山。

    进门的时候正碰上公婆要往地里送一些化肥,婆婆挑着担子正准备出门,而关山端着个茶杯坐在房檐下看儿子玩蚂蚁。

    儿子玩儿得起劲,关山也看得蛮起劲儿,时不时哈哈大笑。

    苏苏跟公婆打了个招呼之后立马跑到关山面前,责备道:“爸妈干活你怎么也不搭把手?”

    然而关山若无其事得摊了摊手,说:“他们不让我干呀!”

    这时婆婆也对着他们喊话了:“不用小山帮忙,他好不容易回来休息几天,我们自己弄,别累着他!”

    苏苏也只能闭嘴了,默默跑过去帮公婆搭把手,忙碌了一阵子才把活干完。

    吃饭的时候苏苏问起关山辞职的事,他一通抱怨,说车间领导总是针对他,老是盯着他不放,就是看他不顺眼,还给他安排最累的工作,然后那些同事也不待见他,个个巴结领导,都帮着领导明里暗里地整他,所以他就辞职了!

    苏苏叹了口气:“你就不能看在工资收入不错的份上忍耐一下,或者找找问题的根源,想办法调和一下?”

    听苏苏这么说关山显然不高兴,沉着脸说自己就是待不下去了。

    然后又说,反正自己早就不想干了,离家太远,不能经常回家,这家里三个人,还要分三个地方呆着,根本不像个家!

    说着说着,公公婆婆也就开始帮着说话,总之是一味地维护自己的宝贝儿子。

    苏苏也只有暗自叹息的份了。

    2

    苏苏和关山家都是农村的。苏苏家姊妹多条件不是很好,年纪很小就出来工作,养活自己也帮助父母养家。

    到了适婚年纪经人介绍认识了关山,父母看他家就他一个独子,家里条件还不错,为人也老实,很满意这门亲事。

    苏苏从小对于感情的事也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觉得听从父母的嫁个条件相当的就行。

    结婚不就那么回事儿,女人总得嫁人,嫁个老实可靠的,搭个伙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就行了。

    两人结婚之后不久,苏苏就怀孕了,关山从她怀孕初期就开始念叨,毫不掩饰地表明自己喜欢男孩,而且只喜欢男孩。

    孕期五个月之后每次去产检做B超,关山都跟在医生屁股后面一个劲儿地打听,老婆肚子里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只不过医生都没理他。

    苏苏临产进了待产室,因为胎位问题生产过程有点困难,可就在苏苏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关山还在念叨“不知道是不是儿子”。

    连向来重男轻女的婆婆都听不下去了,狠狠斥责了儿子几句,关山才没敢再出声。

    所幸苏苏生了个大胖小子,“生儿子”这一关总算是过了。苏苏自己倒也不怎么在意,反正生啥都得靠自己养,不管你喜欢不喜欢。

    孩子断奶之后交给爷爷奶奶照看,苏苏继续回城里上班。不久关山也在表姐夫的帮助下去了那家大企业,两个人的收入加起来还算可观。

    于是苏苏和关山计划在城里置套房,经过几年的努力,加上公婆的资助,交完首付后拿到了新房子的钥匙,苏苏很开心,再努力一年,攒够了装修的钱,一家三口就能幸福地搬进城里生活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时候关山会辞职。靠她一个人的收入,每个月扣完房贷,剩下的也就刚好够一家人的生活开销人情往来,攒钱就谈不上了,这房子装修的钱什么时候才能攒够呢?

    3

    苏苏旁敲侧击的暗示关山,让他尽快找份工作。关山在家过了一段被父母照顾伺候、懒散堕落闲的日子之后,也终于百无聊赖起来。

    托朋友介绍了几份工作,关山都不满意,不是嫌工资低就是觉得工作太累。

    几经周折之后,关山跑到苏苏面前,支支吾吾地说自己也想进苏苏所在的公司,跟她一起上班。

    苏苏的公司是一家餐饮连锁企业,在当地小有名气。苏苏是老员工了,勤快肯干,话也不多,所以老板让她做了某部门的负责人。

    关山执意要跟苏苏在一起上班,她没办法,只能找老板,让关山进了后厨,一来是避免夫妻俩同在一个部门不好开展工作,二来也想让关山拜个师,学点技术傍身。

    关山进来后还算听话,没再抱怨什么,苏苏舒了口气。老板很照顾他们,特意安排了一个单间给夫妻俩住。

    关山对终于能和老婆终日相对、长相厮守的生活很是满意。

    看关山平安度过试用期后,苏苏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她计划着先借点钱把房子装修好,儿子快要上小学了,她想尽快把他接到城里来。

    筹到钱之后新房子的装修也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苏苏忙得脚不沾地,白天要上班,只能抽中午休息时间去装修现场看看。

    本来关山比她更适合去盯装修的事,后厨一般中午过后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很清闲。

    苏苏开始是叮嘱关山抽这个空当去看看现场,监督一下质量催催进度什么的。

    关山去了几次,然后不是抱怨工地会灰太厚,就是嫌弃油漆味太重,自己对油漆过敏,恶心想吐不舒服等等。

    后来借口自己是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要早起上早班的人,中午得补觉,不然没有精神好好工作,干脆不去了。

    苏苏很无语,但却没有发脾气抱怨什么,她太了解关山,如果她闹脾气,那么关山会加倍还回来,生闷气、冷言冷语或者各种别扭,没完没了。

    苏苏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关山来公司看苏苏,正逢同事请客,出去给大家买冰激凌,因为出去的时候关山和另外两个同事还没来,所以就没计划买那么多,回来之后冰激凌就不够,大家一哄而上之后,肯定有人没得吃,关山是不好意思拿的,苏苏看后来的一个小姑娘没有,就把自己的让给了她。

    结果关山为这事儿竟然生了两天的闷气!苏苏莫名其妙的受了他两天的白眼,最后闹清楚缘由之后哭笑不得,儿子都没这么难伺候。

    当时苏苏就说了关山几句,然后导致的后果就是,关山接下来长达一星期更加莫名其妙的各种闹脾气。

    苏苏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有那个时间不如多想想怎么解决现实的问题。所以一般来说对于关山这种幼稚可笑的矫情她选择不跟他计较。

    4

    虽然辛苦,但房子装修总算是顺利地完成了。儿子入学的前一个夏天,苏苏一家终于搬进了新家。

    苏苏上的是长白班,而关山是清早就要去上班的,不过下午下班就比苏苏早,正好儿子早上上学就由苏苏去送,晚上放学由关山来接。

    苏苏还是很满意这样的生活的,看来让关山跟自己一起上班也还是个不错的选择。

    新生活开始关山表现还不错,每天接儿子放学之后回到家,就准备晚饭,等苏苏下班,回到家还能吃到热饭热菜。

    坚持没多久关山又开始抱怨,说别人家都是女人做好饭等男人来吃,他们家竟然是他一个大男人给老婆孩子做饭。

    然后就开始消极怠工,有时候苏苏稍晚一些回家,儿子还眼巴巴守在饭桌旁,厨房里冷锅冷灶。

    苏苏心中气愤,尽量控制着情绪跟关山谈判,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人一天轮流做饭干家务。

    这天轮到苏苏做饭,下班又有点晚了,一路急匆匆往家赶,不成想轮胎不知碾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骑到半路没气儿了。

    一路上又没有修车的铺子,给关山打了几次电话他竟然也没接,苏苏只好推着瘪了胎的自行车艰难走回家,正好那天又是生理期,走回家之后苏苏已经精疲力竭。

    进家门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关山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厨房里冷火秋烟,儿子显然是饿了,在啃饼干。

    苏苏累得浑身无力,看到这个场景心中气愤,还没等她开口,却听见关山说:“你怎么才回来?上班也没那么忙吧!今天轮到你做饭,你是不是故意回来这么晚想耍赖?”

    那一刻苏苏杀人的心都有,她狠狠地把自行车钥匙扔到关山脸上,“关山!你太过分了!”然后跑进卧室扑倒在床上,眼泪也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流。

    那天晚上一家三口都没吃饭,关山自知理亏,给儿子下了碗面,然后默默帮苏苏把单车修好了。

    苏苏心想,过去自己是不是对关山过于宽容,对他一点要求都没有,导致他自己不愿再成长,永远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父母妻子都要理所当然围着他打转。

    5

    去年下半年开始,苏苏他们公司的经营状况就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明显感觉到老板的资金周转不太灵。今年年初的时候又出现了工资延迟发放的情况。

    苏苏跟关山商量,他们两个人得有一个从公司出去另谋出路,不然万一哪天公司出了状况,两个人一起失业,处境就会很被动。

    苏苏的意思是让关山去另找份工作,因为她跟着老板多年,于情于理不好突然撤走,关山虽然在这里上了几年班,但一直也是庸庸碌碌没见着有什么多大的进步。

    加上年后苏苏一个亲戚说,可以把关山介绍到他们公司,学点技术含量高的本事,以后也能比较稳定和长久的靠技术吃饭。

    所以苏苏给关山做思想工作,鼓励他跳槽。

    谁知遭到了关山的强烈反对,理由是他不习惯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地方工作。而且一切要从头开始,那份工作还得经常到外面跑,可能还要去外地出差办事,他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他是个恋家的人,不想离开家。

    苏苏对这个永远都不想脱离舒适圈的男人无可奈何。

    公司的经营状况果然开始每况日下,至今已经拖欠了苏苏他们三个月的工资了,苏苏私下了解了一下,是因为老板心大,在别的项目上投资失败,估计这个餐饮连锁机构很快要被牵连,经营不下去了。

    关山开始整日抱怨,说工资没发每天还要这么辛苦的上班等等,整个后厨的人被他的负面情绪影响,人心惶惶,躁动不安。

    关山的师父给苏苏说了这些情况。苏苏觉得忍无可忍,终于爆发,当着公司其他员工的面让关山闭嘴,然后说:“真不想干了就滚!成天像个老娘们儿一样抱怨,算什么男人!”

    关山这次滚了,滚回家呆着。

    苏苏催他去亲戚的公司上班,他找各种借口推脱,整日在家不是玩手机打游戏,就是去茶馆打牌。

    6

    这天苏苏写了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关山面前。关山有点懵,他从来没想过向来温顺的苏苏要和他离婚。

    苏苏说,这么多年我惯着你,几乎把你宠成了个废物,我想通了,生了儿子之后,与其还要养着你这么个巨婴,不如跟你一刀两断,以后我只要养一个儿子会轻松很多!

    关山觉得自己被逼到绝路,挣扎无效之后,自己找到了苏苏的亲戚,进了他们公司开始从头开始,也不敢抱怨工作辛苦生活不易了。

    苏苏的公司几经风雨,苦苦支撑了一段时间,终于渡过难关,苏苏继续留任,老板还升了她的职。

    那份离婚协议一直躺在床头柜里,苏苏觉得,对关山来说这是个很好的警示。



     

     

      本文标题:结婚后老公像巨婴|我对巨婴老公说“滚”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5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