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啊好大尿进来烫死了bl| 才几天没做就湿成那样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6-17
  • 被阅读
  • 她的玉手轻轻的拂过自己的一条胳膊,不自觉的,就放在了胸口。

     

     

    慢慢的美人不满足于现在的状况了,玉手不自觉的向下蔓延。

     

     

     文学

    “啊………老公快……….”

     

     

    没想到看起来柔弱矜持的少妇内心却是如此的激昂,她的老公长期不在身边,看来她已经压抑了很久了。

     

     

    陈新明这时在隔壁还没有睡觉,隐约听到张婉玉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跑了过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彻底震惊。

     

     

    此时的她,光着的身子是那么的迷人,让人忍不住生出想要扑上去的冲动。

     

     

    陈新明看到这一幕,浑身燥热,没想到平日看起来端庄保守的张婉玉,居然会这样。

     

     

    张婉玉白嫩的面颊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眼神迷离,羞的面红耳赤,想到陈新明还在自己家里,要是被他听到那该怎么办啊?

     

     

    一种羞耻感萦绕在心头,但越是如此,她就越是觉得兴奋。

     

     

    很快,张婉玉整个人都瘫软在床,气喘吁吁的她香汗淋漓,让外面的陈新明生起一个大胆的念头。

     

     

    他本想着到幽静的乡村找点灵感,不料乡村有如此娇艳的女人,眼前的一幕,更是勾起他内心的渴望。

     

     

    想到张婉玉已经压抑了许久得不到释放,陈新明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计划。

    虽然身体燃着一团强烈的火焰,但陈新明没有做出太冲动的事情,回到房间里安静的思考了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白天陈新明在村间,田头寻找灵感,晚上在床上寻找灵感,偶尔会听到隔壁传来张婉玉诱人的声音,越是听到这种声音,陈新明就越得意,时机越来越近了。

     

     

    幽静的乡村,生活十分平静,陈新明发现自己习惯了这种环境,内心没有急着离开的念头。

     

     

    平日里陈新明和张婉玉的相处很融洽,村长知道陈新明是画家,又是大学教授,身份显赫,特意吩咐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许去打扰陈新明。

     

     

    白日两人吃饭时,张婉玉忽然开口,“陈教授,我有个表妹上大学放暑假了,打算来看看我,她也是学画画的,你这么厉害,到时候教教她吧。”

     

     

    “你还有个妹妹?”

     

     

    陈新明先是一愣,可想到张婉玉的姿色,想必妹妹也不错,并且是学画画的,跟自己有着相同的爱好,立马爽快的答应下来。

     

     

    “没问题,只要她愿意就好。”

     

     

    “当然愿意啦,陈教授你懂的这么多,她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你了。”

     

     

    “好!”

     

     

    陈新明脸上没有太大的波动,两人对视时,她眼眸总是透着一抹害羞,陈新民很喜欢她这种羞答答的表情。

     

     

    第二日,清晨,窗外的鸟叫声把陈新明唤醒,他起身收拾利索拿起画板出门,他今天打算去山里看看,去看一看大山深处的风景。

     

     

    漫步在乡间小路上,陈新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冽湿润的空气驱散了他的困意,他喜欢这样的环境,远离城市的喧嚣,静静体会大自然的宁静。

     

     

    来到山顶,他架好了自己的画板,开始描画。

     

     

    描画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傍晚。

     

     

    这时一阵脚步声打扰了他的思路,微微皱眉,回头看去,却看到一个少女蹦蹦跳跳向他走来。

     

     

    村里还有如此玲珑剔透的可人儿?陈新明看着眼前走来的少女,内心的一丝不快悄然散去。

     

     

    “你就是陈教授吧,我姐姐让我叫你回家吃饭呢。”张婉茹活泼乱跳的走到陈新明身边,背着双手。

     

     

    “哇,你画的真好看,不愧是大画家呢,比我学校的老师画的都好,看来我姐没骗我!”

     

     

    张婉茹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她看到画板上的半成品,居然跟实景如此相似,崇拜的看着陈新民,“对了,我叫张婉茹,你可以叫我小茹。”

     

     

    陈新明看着张婉茹,一头细密的长发在脑后简单的困成一束,由于运动的原因,有几缕头发跑了出来,调皮的搭在额前。

     

     

    别出心裁的黑色T恤更加衬托出肌肤的雪白,下身一条超短裤,更衬出了少女修长比直的大腿。

     

     

    随着细细的喘息,胸口轻微的起伏。

     

     

    “你姐跟我提过你,你对画画也有很大的兴趣吧?走吧,我们先回家吃饭。”

     

     

    陈新明内心对张婉茹产生了一丝波动,越来越喜欢这个下河村,水美山美,人更美。

     

     

    他收拾好画板,跟张婉茹一起下了山。

     

     

    一路上张婉茹叽叽喳喳,反而不会觉得那么寂寞了。

     

     

    晚上吃饭时,几人相聊甚欢,陈新明发觉张婉茹对画画这方面有着很大的热爱,给他留下的印象很不错。

     

     

    吃过晚饭,陈新明回屋整理白天的画稿,张婉玉走了进来,“陈教授,我妹妹会在家里待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画画时,或者是有时间,还麻烦你多指点她一二。”

     

     

    张婉玉一脸祈求,眼神里透着一抹尊敬,还有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神色在里面。

     

     

    “好,我一个人在这里画画,有时候挺枯燥的,正好有个兴趣相同的人一起,可以解解闷,不麻烦。”

    张婉玉看着陈新明脸上的专注和认真,内心对他的好感更加强烈,他这个年纪就有如此之大的成就,如果可以教……

     

     

    可惜了,张婉玉心里一阵叹息,带着遗憾转身离开陈新明的房间。

     

     

    日子一天天过去,陈新明每天早起出门画画,张婉茹就跟着学习,陈新明高超的画技和耐心的指导,更是让张婉茹的少女心洋溢着崇拜和一丝丝迷恋。

     

     

    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会有身体上的接触,少女特有的芬芳体香和年轻的身体更是让陈新明难耐心中的渴望。

     

     

    这天晚上,陈新明照常整理完画稿。张婉茹已经早都已经回屋睡觉了,每天都要爬山画画,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基本上每天吃完晚饭没一会就会沉沉睡着。

     

     

    陈新明因为喜爱登山,虽然人至中年,但是身体素质比一般的小伙子还要好,这段时间每天爬山对他来说还不是问题。

     

     

    陈新明洗漱完毕,正准备上床睡觉,隔壁张婉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老公……”

     

     

    陈新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开门来到了隔壁房间的窗外,看到张婉玉那撩人的画面。

     

     

    这时的陈新明还不知道,小村庄的宁静即将被打破,他和张婉玉之间的关系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陈新明觉得自己气血上涌,赶紧回屋洗了个冷水澡,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火焰,苦笑着摇了摇头,在这么下去迟早要被憋坏的,看来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试探试探张婉玉这女人……

     

     

    次日清晨,陈新明起床活动身体,看到院子里张婉玉正在打扫庭院,因为是夏天,张婉玉并没有穿太多衣服,就只有一件简单的短袖加一个超短裤,迎着朝阳,脸上细小的汗珠显得晶莹剔透,由于皮肤白嫩,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白玉般细腻。

     

     

    张婉玉正在弯腰扫地,陈新明的视线刚好顺着胸前的领口望进去。

     

     

    咕噜!

     

     

    陈新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陈新明赶紧收回视线,他已经来了感觉了,在这么下去他要忍不住扑倒张婉玉了。

     

     

    陈新明跟张婉玉打了个招呼就转头走了出去,他要冷静一下。

     

     

    他刚迈出院门,忽然听背后的一声娇呼,转头一看,张婉玉已经跌到在地,双手捂着小腹,一脸痛苦。

     

     

    陈新明急忙三步迈做两步过去扶住了张婉玉,注意到她眼神里的痛苦,“小玉,你这是怎么了?”

     

     

    陈新明一手把住婉玉的胳膊,一手扶住她的腰肢,那柔软滑腻的手感让陈新明的内心巨颤。

     

     

    张婉玉满脸痛苦的低着头,却正好看见陈新明身体的变化,顿时羞红了脸。

     

     

    陈新明顺着目光看过去,尴尬的弯了弯腰,“咳咳,早晨正常生理反应,咱们先赶紧进屋。”

     

     

    张婉玉蚊子般的哼了一声,低着头不再说话,但是犹如红苹果一般的脸折射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陈新明刚把张婉玉扶进屋,躺在床上,察觉到张婉玉这状况似乎是身体有问题,“你身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样?”

     

     

    “老毛病了,偶尔会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张婉玉的小脸已经痛苦的揪在了一起。

     

     

    陈新明蹲下身子,察觉到她的痛苦很严重,必须要赶紧止痛才行,“婉玉,你要是相信我,我帮你按摩一下,能让你舒服很多。”

     

     

    张婉玉略微一愣,想到陈新明还是个教授,咬了咬嘴唇,脸红的点头,“张教授,我相信你……”

    “但是我要帮你按你疼的地方,你不介意吧?”陈新明有点尴尬。

     

     

    张婉玉脸更红了,小声说“没事,你按吧,我相信你。”

    本文标题:啊好大尿进来烫死了bl| 才几天没做就湿成那样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5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