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后面狂抽狠顶起来趴跪着甜梦 |对着镜子看自己揉自己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6-14
  • 被阅读
  • 刘旭正好背对着她冲澡,敦实的腱子肉看得一清二楚。

    陈兰兰看得口干舌燥,不由得想到刘旭宏伟的资本,涌到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心头痒痒的。

    “旭子,小姑帮你擦擦背。”

    鬼使神差的走过去,陈兰兰的手掌拂过刘旭后背,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浑身燥热起来。

    后背酥麻的触感,让刘旭很快有了反应。猛的转过身来,立刻被大片的雪白风景吸引。

    一对饱满隆起,中间形成一条深沟,看得他口干舌燥。

    “小姑,我也给你洗洗。”

     文学

    福利近在眼前,刘旭舀了一瓢水就从陈兰兰领口淋了进去。颗颗水珠滑过,宛如两颗刚刚洗干净的大白梨,散发出诱人的吸引力。

    “都湿了,给小姑擦擦。”

    陈兰兰居然捉住刘旭的手,伸到了领口,双眼微微眯起,一脸的满足。

    刘旭肆意的捏了几下,感受着那东西不断变换形状,满心欢喜。

    久旱逢甘霖般的刺激,很快陈兰兰就发出了低吟,身体也跟着扭动起来。

    刘旭的手仿佛带着无穷魔力,散发着无数的电流,眨眼睛直冲而下,弥漫全身。

    “旭子,别这样!”

    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刘旭,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完全不舍得推开。

    “那就这样!”

    刘旭低头堵住了陈兰兰的小嘴,手也没闲着,隔着衣服肆无忌惮的侵略。两边的刺激,让陈兰兰很快沦陷。

    但没一会儿,陈兰兰的理智束缚住了欲望,猛地推开了刘旭。

    “面条都凉了。”

    她娇羞的扯了毛巾擦去身上的水珠,整理好衣服坐在石桌旁背对着刘旭。

    刘旭无奈的叹气,他也不是无知的小孩,村里的闲言碎语他也听过不少,对陈兰兰而言,这始终是个难以逾越的坎。

    其实陈兰兰才刚三十,虽然这几年一直忙着瓜田里的农活,但无论身材还是脸蛋,依旧是村里一等一的美女。那些传闲话的人,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晚饭后,怕陈兰兰尴尬,刘旭走出家门,去了诊所。

    刚到门口,他就听到了隐约的旖旎声。难不成林月耐不住,暗地里找了别的男人?

    但转念一想,刘旭摇摇头,不对,她真这么大胆子的话,哪怕有村长这棵大树,名声也要在南坪村毁个干净。

    那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儿,刘旭悄悄顺着诊所墙根摸到了后窗的位置。

    他的眼睛四处寻找,很快看到了林月的位置。哪里有什么男人,不过是这女人自娱自乐而已。

    不过这样的发现,更让他兴奋。

    唯一的遗憾是,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部分身子,林月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来回捣鼓着,嘴里的呻吟声随着手上的频率而逐渐急促。

    刘旭看得口干舌燥,眼看着林月马上到关键时刻,他突发奇想,甩开步子绕回了诊所前门,故意很大声的走了进去。

    “月儿姐,我进来了。”

    听到声音,林月吓得手忙脚乱,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身体,非但没收拾好,反而因为双腿无力,直接倒在了地上。

    “哎呀,月儿姐,这是怎么了?”

    刘旭满脸关切的冲上去,一把扶起了林月。

    “没……没啥事。”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刘旭看到,林月心中有些慌乱,只觉得脸都丢尽了。

    “还说没事,地板都湿了。”

    她的反应被刘旭全部看入眼里,故意逗她一句,其实地板上根本啥都没有。

    “小色胚,你咋这么坏!”

    林月吓了一跳,赶忙起身去看地板,等反应过来才看到刘旭一直盯着自己,视线上下扫量,微恼道:“这么晚才过来,就不怕把你那东西毒坏掉!”

    “嘿嘿,我看月儿姐自己玩的也很开心啊。”刘旭笑了笑,指着椅子上的点点水渍,“口水都流在椅子上了!”

    “小色胚,还不都是你害的!”

    看到自己留下的痕迹,林月的脸蛋儿几乎要滴出血来,嗔怪道:“你这个家伙迟迟不来,我……”

    “月儿姐,你真浪!”

    话没说完,刘旭就搂住了林月的细腰,顺势向下摸了过去。

    他的手掌很大,足以包住林月的大半个屁股,却故意放在了中间,撩拨着她那地方,弄得林月身子不自主的扭动起来。

    她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之前被刘旭打断的感觉再度涌上来,嘴里忍不住发出声声低吟。

    迷乱中,她的手一下子抓住了刘旭的那个地方,力气之大让刘旭都忍不住抽了一口气。

    当即他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从衣襟下摆伸进去,盖住了林月的一团柔软。

    林月的身体很快软了下来,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刘旭手上的动作更加迅速,林月的哼咛声也随之高亢,突然张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没过多久,林月八爪鱼似的瘫挂在刘旭身上,两颊绯红喃喃的说道:“坏家伙,迟早被你弄坏。”

    “月儿姐尽吓唬我,哪儿有那么容易坏,倒是我这毒,再不处理一下,才真的要坏事。”

    “小色胚,你知道还挺多。”

    林月握着那出格的东西,笑着说道:“不过在这里可不行。”

    “啥?月儿姐你反悔了?”刘旭皱眉道。

    “你着啥急,诊所周围人来人往的,万一给人看到了,还要不要见人?”

    林月有些恼怒的冲他裤裆就是一巴掌,疼的刘旭脸都变白了,这死妮子是想要他的命咋地?

    “弄疼了?”

    “当然疼,我给你来一下子试试?”

    没被龙虾钳子弄坏,差点儿被这浪蹄子一巴掌拍残。

    “姐给你揉揉。”

    林月看到刘旭痛苦的表情,也觉得自己出手重了,伸手揉了起来。

    虽然莫名其妙挨了一下,但有这样的福利享受,刘旭还是觉得赚了。

    “好点没?”

    “哪儿有那么快,毒还没吸干净,这下估计都扩散了。”

    林月自然听出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道:“别着急,姐姐带你回家解毒。”

    “回家?”

    这下可是让刘旭傻眼了,问道:“回村长家?”

    “你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

    刘旭心头暗暗嘀咕,反正村长对他没啥好印象,要是能搞他外甥女,去一趟家里算什么。

    林月咯咯一笑,穿好了衣服就带着刘旭往村长家里走去。

    林月住在最西边的房间里,和村长两口子的房间隔着也不近,刘旭也稍稍放了心,应该不会惊扰到他们。

    “还不进来?”

    刘旭赶忙进屋,这才明白为啥林月非要让他来这儿“解毒”了。

    这里居然放了一张少见的席梦思双人床,要是能在这上面滚一滚,比在硬炕头舒坦多了。

    “月儿姐,你真的是考虑周到!”

    “过来躺着,姐给你解毒。”

    林月已经脱掉了短袖,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小背心,鼓囊囊的胸口更加显露出来。

    “不着急!”

    刘旭一把抱住了林月,直接噙住了她的小嘴,舌尖一挑送到了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索取着。

    林月也没有抗拒,努力的回应着他,两个人很快倒在了席梦思上。

    真软!

    身下舒坦的感觉让刘旭的兴致越发高昂,一只手从林月背心下沿伸了进去,大胆的揉搓着两团柔软。林月也不甘示弱,小手按在了他的下面。

    刘旭享受着林月的回应,另一只手也是顺着她新换的短裙伸了进去。

    光溜溜的大腿,好像一条上好的缎子,柔滑的手感简直棒极了,一路往上,手掌渐渐逼近了林月的大腿根……

    没一会儿,刘旭坏笑着说道:“月儿姐,你怎么尿裤子了。”

    “小色胚,还要不要解毒?”

    林月哼了一声,在他耳尖上轻咬了一口。

    感受着温和的气息划过耳廓,刘旭顿时热血澎湃,脑袋中闪过一个解毒的好办法,立马凑到林月耳边嘟囔了一句。

    “这样真的可以?”

    “当然!”

    看着林月又圆又挺的屁股近在眼前,刘旭吞了吞口水,忍不住把手放上去。与此同时,林月也把头埋了下去。

    没过多久,林月的身体就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刘旭也感觉下面要撑爆了。

    “月儿姐,不顶用啊,好像毒性更强了。”

    “没事,月儿姐还有别的方法呢!”

    “什么方法?”刘旭嘿嘿笑道。

    林月眼波流转,妩媚的瞥了一眼刘旭。

    “小色胚,你说呢,当然是这样!”

    说完,林月抿了抿嘴唇,屁股微微翘起。

    眼前这一幕,让刘旭鼻血都差点流出来了。他忍不住挺身上前,一把握住林月细细的腰身。

    啪!

    刘旭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弹性十足!

    “月儿姐,你屁股真大。”

    “小色胚,赶紧来吧,别磨蹭了。”

    林月似乎急不可耐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还等什么?

    “好嘞,月儿姐我来啦!”刘旭嘿嘿一笑。

    “知道啦,你得轻点,姐姐好久没做了,怕疼。”

    林月紧紧咬着嘴唇,扭动着腰身,然而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林月,宝哥来陪你睡觉了。“

    刘旭脸色一变,动作豁然停下来,紧张的问道:“怎么办?”

    “你先穿衣服。”

    林月两颊潮红,但比刘旭镇定不少,一边整理裙子一边凑到了门口:“谁啊?”

    “嘿嘿,月儿,我是你宝哥,快开门!”

    刘旭很快听出了声音,是村长那混球儿子赵天宝。

    这瘪犊子仗着他老子的势,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祸祸了不少姑娘。

    “宝哥,我都睡了。”

    林月想尽快骗走赵天宝,却不料这家伙突然抽疯,嘴里骂骂咧咧的冲着大门猛踹,:“娘的,你是在里面偷汉子吧!快点儿开门!”

    “赵天宝,你不要太过分!”

    林月一边说,一边指着衣柜让刘旭藏进去。

    砰地一声,赵天宝几下就踹坏了不怎么牢固的门锁。

    透过门缝,刘旭看到他一脸醉醺醺的走了进来,色眯眯的看着林月。

    “月儿,你真好看。”

    “赵天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月看着他一步步靠近,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朝着床边倒退。

    “月儿,我喜欢你,想和你睡觉!”

    赵天宝满嘴酒气,就冲着林月扑了过去。

    这家伙居然要霸王硬上弓!

    赵天宝的一扑被林月轻松闪过,傻大个惯性太大,不仅没站稳还差点儿摔个狗吃屎。

    这下可是把他给惹恼了,一把拽住林月的手,就把她压在了床上。

    “你跟老子装个毛?不早就给人办过了?大晚上的穿这么浪,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老子这就满足你,保证你爽翻天!”

    “赵天宝,你敢动我,舅舅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老子可是他唯一的种,他还巴不得我快点儿给他整个孙子出来,给老赵家续香火。”

    赵天宝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你乖乖从了我,以后做了村长家的儿媳妇,有的是好日子过!”

    “王八蛋,连自己表妹都不放过,简直就是禽兽。”

    刘旭看着这一幕,本能想要冲出去,但这样肯定会惊动村长,到时候吃亏的肯定还是他。

    “谁?”

    他正犹豫着,没留神碰到了一排衣架,惊动了外面的赵天宝。

    “好哇,林月你个贱女人真的在屋子里藏了男人!”

    赵天宝气呼呼的冲衣柜走来,嘴边的肉自己还没吃先被人抢了先,这口气他怎么咽的下去!

    倒是要看看哪个孙子吃了熊心豹子胆。

    呼——

    一件衣服铺在了他脸上,紧接着赵天宝肚子上挨了一脚,疼的他立刻弯下腰去。

    刘旭担心这瘪犊子对林月下手,冲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他在学校的时候多余的时间全部用来健身了,打起架来一点儿都不怂,很快把赵天宝揍得哭爹喊娘。

    他连被谁揍了都不知道,只能骂个不停。

    “孙子,有能耐别偷袭,老子和你正面干一架!”

    刘旭才懒得搭理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

    这里的动静很快吵来了村长赵光宗和老婆张丽丽,一看刘旭和林月在一块儿,赵光宗一张脸顿时拉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爸,你可要给我做主!”

    赵天宝带着一股子酒气挂在了赵光宗身上,没等说下一句,突然开始哇哇大吐。

    “你个龟儿子!”

    赵光宗大骂一声,扯掉衣服,发现了鼻青脸肿的赵天宝。

    脸一黑,赵光宗指着赵天宝问:

    “林月,你给我说清楚咋回事!”

    “我在给旭子检查身体,天宝哥冲进来要把我做那啥,我吓坏了推了一把,他就摔成这样了。”

    赵天宝挨了一顿揍,这会儿又大吐一顿,糊里糊涂的就晕过去了,也没办法辩解什么。

    不过赵光宗可不是省油的灯,儿子被弄成这样子,他把这一股子火气发在了林旭身上。

    “旭子,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大黑天的和姑娘在一个屋头,以后林月还怎么见人?明天你离开村子吧。”

    “呵呵,赵叔这意思是你儿子就能大半夜去姑娘屋头?”

    刘旭冷笑一声,反正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也没必要客气。

    “林旭,我是长辈,你就这么和我说话?天宝是我儿子,是月儿的哥哥,兄妹俩能有什么事情!”

    赵光宗一看刘旭还敢反驳,心中反而高兴,顺势说道:“我看是翅膀硬了,有能耐现在就出村!”

    激将法?老子才不上你这老乌龟的当!

    刘旭心头嘀咕一句,眼睛扫过一旁的张丽丽,忽然笑着说道:“走就走,刚好我还要出去好好的宣传一下赵叔家的事情。什么霸王硬上弓,什么帽子绿油油。”

    这话是说给张丽丽听的,赵光宗听得是云里雾里,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林旭,你敢威胁我?”

    “行了,大晚上还嫌不够丢人,嗓门扯这么大,想让全村人来看笑话咋地?”

    张丽丽打断了赵光宗的话,嫌弃的看了一眼父子俩,说道:“还不带着你这混球儿子回去,臭烘烘的要熏死我?”

    “这小子……”

    “咋地,这个家我说话不作数了?”

    赵光宗当下不说话了,扶着赵天宝回房去了。

    张丽丽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旭和林月一眼,叫林月回房去,自己扯着刘旭朝门口走去。

    “旭子,时间不早了,今天的治疗就先到这里,明天婶子带林月去你家,一起帮你治疗!”

    “一起?”

    刘旭心中一动,要是这俩女人齐上阵,那可真的是一副令人神往的景象。

    “今天多谢婶子了!”

    “谢啥,都乡里乡亲的,以后婶子要你帮忙的地方还多着呢!”

    张丽丽视线游走过刘旭的下面,下意识的舔了舔舌头。

    对比之下,赵光宗的那玩意儿,比牙签还不如!

    刘旭没注意到张丽丽的视线,径直回到了家里,发现陈兰兰已经睡了。

    虽然操劳了一晚上,但他没有多么的疲惫,冲了个凉就躺在炕上,回味着今天晚上的刺激。真没想到,林月会是这么放浪的人,看来村里的日子,也没那么的枯燥。

    第二天刘旭照常去看瓜田,一直到下午,也没想出个去找林月的借口,悻悻的回家去吃饭。

    才拿起碗筷,就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嘹亮的嗓门,堪比村口的大喇叭。

    绝对是村长的老婆张丽丽。

    刘旭眯着眼睛打量几眼,张丽丽的模样不错,皮肤雪白又紧致,大红色的半身裙下,一双腿又白又长。

    头发烫成了时兴的波浪卷,衣服也都是城里买的款式,完全看不出她是个地道的村妇。

    张丽丽坐下来的时候,一对儿大馒头上下跳动着,仿佛要蹦出来。刘旭看得血脉贲张,赶紧夹紧双腿,不然那东西都要戳出来了。

    如果有机会,刘旭也不介意给村长戴一顶油光发亮的绿帽子,好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当初刘旭刚上大学他眼巴巴讨好,得知没能在城里落户工作,立刻翻脸不认人。夺走了老爹留下的院子不说,还差点把他轰出村。

    “丽姐,一起吃点?”

    陈兰兰见她进来自顾自的坐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

    “难得刘旭回来能让你吃饱,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张丽丽一语双关,眯睛盯着刘旭,笑容意味深长。

    “丽姐说笑了,指望他我早饿死了。”

    陈兰兰装作没反应过来。这女人一张嘴能把芝麻点的事情传遍天下。外面那些闲言碎语,就是从她嘴里放出去的。

    张丽丽一直看不上刘旭,这才注意到这小子已经长大了,身材样貌都是顶呱呱。尤其是屁股,想到昨天晚上的发现,经验丰富的她两眼放光。

    本文标题:后面狂抽狠顶起来趴跪着甜梦 |对着镜子看自己揉自己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5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