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很肉很详细的小说片段_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_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6-10
  • 被阅读
  • 还没等李桃花开口解释,楚传宗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脸震惊地看着李桃花那两条大腿之间。

    听到楚传宗这口无遮拦的话,李桃花的脸上顿时羞的血红一片,要不是要求这傻小子,她真想把这他这张嘴给封了。

    “对啊,它就是长腿跑进去的,是不是很好玩?”不过下一秒,李桃花眼前一亮,随即神秘兮兮地看向楚传宗。

    “长腿跑进去?怎么可能!”果不其然,楚传宗一下就被李桃花这话勾起了兴趣,两眼死死的盯着那半截黄瓜,一脸的呆滞,就好像在这黄瓜是怎么长腿一样。

    “怎么不可能,它就是长腿跑进去的,嫂子叫你进来就是准备教你玩黄瓜长腿游戏的!”被楚传宗这番质疑,李桃花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隐隐有些窃喜。

    她不怕楚传宗深究这问题,怕的就是这傻小子不怀疑。

     文学

    “嫂子,这还有半截黄瓜,你让它长腿再跑进去给我瞧瞧!”歪着脑袋一脸疑惑地看了几秒,楚传宗突然扭头看了眼旁边放着的小半截黄瓜,一把将抓过来递到了李桃花面前。

    呆呆地看着楚传宗手中的小半截黄瓜,李桃花张了张嘴,险些不知道该怎么回这傻小子,还好她及时反应过来:“傻小子,这半截黄瓜刚才已经用过了,它已经没法长腿了。”

    要是正常人听到这话,肯定吐她一脸口水,这不是扯淡嘛,可她现在面对的不是正常人,而是楚传宗这小傻子。

    所以看到李桃花一本正经的模样,楚传宗还真信了,盯着手里的小半截黄瓜看了两眼,似乎有些可惜它怎么没法用第二次了。

    不过很快楚传宗喉咙就又咕咚了一下,拿着手中这一小截黄瓜在李桃花面前晃了晃,问道:“嫂子,这黄瓜你还要不要?”

    “不要了,快丢掉吧!”此时的李桃花生怕再接下去会被这傻子带偏了,连忙说道。

    可没想到,她这话刚说完,楚传宗却一脸可惜:“丢掉了多可惜,我吃了。”

    “别吃!不能吃――”李桃花急忙出言阻止。

    可是已经迟了,楚传宗已经将手中的半截黄瓜放进了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这黄瓜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啊,不过很好吃……”

    李桃花面红耳赤地望着津津有味地吃黄瓜的楚传宗,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渴望。

    虽然她有男人,可她男人那方面却不中用,非但满足不了她,反而让她格外难受,这傻子长得高大强壮,而且一表人才,可惜是个傻子,若不是傻子多好呀!

    这黄瓜虽然断了,可她刚才也是用过的,就被这傻小子给吃了,越看李桃花的脸越有些发烧。

    楚传宗几口就吃完了手上的黄瓜,砸了咂嘴,然后有些奇怪地冲李桃花问了句:“嫂子,这黄瓜味道怎么有些怪怪的,和我以前吃的那些都不一样,不过还挺好吃的!”

    本来听到楚传宗前半句李桃花心头一跳,可听到后半句,李桃花脸上再次有些发烫,还真是个傻小子。

    “嫂子,黄瓜怎么长腿的跑进去,你快给我说说!”咂了咂嘴,楚传宗的眼睛再次放到了李桃花的两腿之间……

    “传宗,你真想知道黄瓜是怎么长腿的吗?”李桃花的心一下狂跳了起来,不过为了不出意外,她还是强压下了那股冲动,意味深长地看了楚传宗一眼。

    “当然想知道啊!”李桃花越是这样,楚传宗心中越好奇。

    他现在已经恨不得钻到李桃花身下,凑近了好好瞧瞧那半截黄瓜到底有没有长腿了。

    “嫂子可以告诉你,还会教你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不过你要先帮嫂子一个忙!”

    看到楚传宗的反应,李桃花已经知道时机到了,咬咬牙说道。

    “帮忙?嫂子你说,我肯定帮!”楚传宗没丝毫犹豫,直接答应了。

    “你帮嫂子把这半截黄瓜拿出来……”微微分了分两条大白腿,似乎牵动了里面的黄瓜,她的呼吸竟然有些低喘,那雪白的大腿浮起了一层红晕。

    “啊……它能长腿跑进去,不能跑出来吗?”呆呆地看着这半截黄瓜,楚传宗满脸的不解,傻乎乎的样子看的李桃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它跑进去就跑不出来了,所以要传宗你帮嫂子把它取出来……”可谎话都编到这地步了,李桃花总不能告诉这傻小子真相,所以继续忽悠到。

    “这样啊,那嫂子我要怎么帮你?”李桃花这么说,楚传宗也真这么傻乎乎的信了,还一脸认真地问道。

    “你……你就伸手把它拿出来就好……”

    李桃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羞人话的,整个人脑袋里晕晕乎乎的,脸红的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

    “好嘞,这个简单!嫂子,我这就帮你把它拿出来!”

    听到这么简单,楚传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为了更好的看清那半截黄瓜,他俯下身再次凑了上去。

    还没等他伸手,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到李桃花的两条大腿上,那强烈的酥麻感觉顿时让李桃花浑身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嫂子,你身子抖什么?”

    发现了李桃花奇怪的反应,楚传宗眨巴了下眼睛,好奇地抬起头看了眼她。

    “没……没,传宗,你快拿,拿完我们就开始玩游戏……”

    呼吸有些粗重,李桃花身子抖的难受,顾不得去给这傻小子解释,心头那股渴望越来越强烈,连忙催促了一声。

    奇怪地看了李桃花一眼,楚传宗一听到游戏,疑惑立刻被兴奋所取代,伸出右手,朝李桃花两条玉腿间伸了过去。

    “啊!”

    李桃花本来是羞的微闭着眼的,可他根本没想到楚传宗这傻小子没轻没重的,将手伸过去就往那碰去,想要将黄瓜取出来。

    那强烈的刺激感,顿时袭遍了她的全身,忍不住睁眼喊出了声。

    “嫂子……嫂子,黄瓜自己长腿又跑进去了……”

    可她这声刚喊完,睁眼就看到楚传宗有些慌张地指着她那里,一脸紧张。

    听到楚传宗这话,李桃花本能地一低头,就发现本来微微露出头的那半截黄瓜,竟然全部都没了进去,她一下就傻眼了。

    这傻小子!自己要他来是帮自己把那半截黄瓜拿出来的,这混小子竟然把它弄进去了!

    “嫂子……要不……要不我把它吸出来?”

    看到那神秘的地方,对楚传宗有一种莫名的强烈吸引力,他吞了吞口水,不由自主地说道。

    听到楚传宗这话,李桃花心头顿时狂跳了起来!

    这傻小子说的什么傻话,他竟然要用嘴把那半截黄瓜弄出来……

    李桃花本打算给这傻小子一巴掌,可手刚抬起,看着楚传宗这张长的还挺帅的脸,她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冲动,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现在那半截黄瓜彻底没进去了,唯一的办法也就有这个。

    而且楚传宗这小子虽然傻,可长的也不差,更重要的是,那种刺激感觉光是想想就让李桃花浑身有些发软。

    “吸出来?传宗,你为什么会想到这种办法,难道你之前也这样过?”

    虽然李桃花浑身想的发软,可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随即两眼炙热地看着楚传宗。

    自己都能想到楚传宗这种傻小子什么都不懂,那村里其他女人是不是也像自己这样忽悠过他?

    要不然这傻小子怎么知道能吸出来?

    “当然吸过啊!”

    楚传宗一句话,顿时让李桃花一愣,敢情村里真有女人胆子这么大啊!

    “上次二蛋子他妈从城里给他带了一杯叫珍珠奶茶的玩意,他喝完之后就把瓶子丢了,我捡起来看里面有好多小圆珠子,我学着他的样子吸,就吸到嘴里了,软软的甜甜的可好吃的,那么小的管子都能吸出来,更何况是这儿呢!”

    还没等李桃花开口,楚传宗随后的话顿时炸的她外焦里嫩的,敢情这小子把这当成奶茶吸了啊!

    虽然被楚传宗这口无遮拦的话炸的有些发懵,可李桃花心中随后就有些心酸。

    奶茶这东西城里到处都是,可这傻小子还得捡别人的尝尝鲜。

    “传宗……你不嫌嫂子那里脏吗?”

    犹豫了一下,看着楚传宗这傻小子,李桃花有些不忍心。

    “脏?嫂子哪里脏了?”眨巴了下眼睛,楚传宗一脸呆萌地看着李桃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听到楚传宗这话,李桃花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动,看着趴在床边的他,还有那傻乎乎的反应,心中竟然有些心疼。

    这小子真是可惜了,长得这么帅,要不是傻了点,恐怕早就离开村子出去闯荡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窝在这村里,还被人瞧不起和各种欺负。

    “那……那好,你帮嫂子吸出来,等你帮完嫂子这忙,嫂子带你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楚传宗的脸,李桃花咬咬牙最终还是决定了。

    “嫂子真好!我这就帮你把它吸出来!”听到李桃花的许诺,楚传宗顿时兴奋了起来,将头直接朝李桃花的两腿之间凑了过去。

    看到楚传宗的动作,李桃花身子朝后靠了一些。

    满脸的通红,长长的睫毛不断跳动着,眼睛再次微微闭上,不敢去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真是要羞死人了!

    虽然很想克制住自己,可真当楚传宗的脑袋伸进去后,那炙热的呼吸喷到她的双腿之间李桃花再一次受不了那种刺激浑身颤抖了起来。

    “嫂子,你怎么了?”

    李桃花这一颤抖,双腿不自觉地在楚传宗的头上磨蹭,让这傻小子有些纳闷地抬头看向了她。

    “没……没事……传宗,你继续……”喘着粗气口中甚至发出了声声销魂的轻语。

    虽然楚传宗对于李桃花的这种反应很奇怪,可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停下,而是继续把头凑了上去。

    既然答应了桃花嫂子,那就一定得把那半截黄瓜吸出来!

    李桃花想过这个过程会很刺激,可是却没想到会刺激到飞起!

    当那炙热的呼吸热气喷到她的两腿上时,她还仅仅是浑身发软,刺激的颤抖,可当楚传宗真正凑上来的一刹那,她兴奋一把抓住了楚传宗的脑袋。

    “啊!”

    这样的刺激感如潮水般袭遍了她的全身,口中再也忍不住发出了声声叫喊。

    她这声音非但没能阻止楚传宗,反而刺激到了这傻小子。

    本来他只是感觉好玩,可现在听着李桃花这声声叫喊,还有闻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却让他一下就兴奋了起来,那是一种本能,浑身发热,李桃花的每一声叫,都像是小猫挠心一般让他格外的难受。

    楚传宗虽然是个傻子,可他终究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快停下……传宗……传宗求你了,快停下……”

    在尝试几次也没看到效果后,楚传宗这傻小子有些急了。

    嘴上的力道也随之加大,这下顿时刺激的李桃花花枝乱颤,她的手直接放到了楚传宗的肩膀上,口中叫喊出声,不停的央求起来。

    可这时候的楚传宗为了将那半截黄瓜吸出来,根本听不进去李桃花的话,直接最后猛的来了一口,李桃花被刺激的立刻尖叫出了声。

    “嫂子,出来了!”

    伴随着楚传宗的叫唤,一股强烈的刺激感再度袭遍了她的全身,整个人就仿佛被透支了体力,直接瘫靠在了床头。

    不过靠在床头,看着正拿着那半截黄瓜上下打量,似乎想研究哪里长腿的楚传宗,李桃花一下就眼热了起来。

    因为楚传宗身材本就高大,现在站在她面前,身下那撑起的帐篷正好对着她。

    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李桃花心中开始狂跳了起来,这傻小子那藏在里面都那么大,要是放出来岂不是要吓死人。

    就在李桃花看的心痒痒的时候,拿着那半截黄瓜看了一会的楚传宗,满脸不解地看向了她:“嫂子,我怎么没瞧见这黄瓜长腿呢?”

    看着楚传宗,李桃花舔了舔嘴唇,潮红的脸上格外妩媚:“传宗,嫂子刚才不是说要教你玩游戏吗?玩的时候你就知道黄瓜为什么会长腿了。”

    “真的?”眨巴了下眼睛,楚传宗一下就兴奋了起来。

    “肯定是真的了,嫂子不会骗你的……”

    说这话时,李桃花总感觉有些羞耻,自己还真能忽悠,不过一想到马上就能尝到那滋味,这丝羞耻顿时变成了期待。

    “那这游戏要怎么玩?”楚传宗一下凑到了李桃花身边,那浓郁的荷尔蒙气息顿时让她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传宗,游戏很简单,你先把裤子脱了……”可她这话刚出口,李桃花眼睛顿时瞪大了,看到那东西李桃花喉咙咕咚一声,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

    怎么会这么大!

    她没想到自己话还没说完,楚传宗这傻小子竟然直接把裤子脱了。

    “嫂子,裤子脱了,然后呢?”把裤子脱了,看到李桃花在发呆,楚传宗就有些着急地催促道。

    李桃花心中就如潮水般涌动,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爬到了床中央,平躺了下去,分开了自己的两条腿:“然后……然后你爬上来,将你那放到嫂子这……”

    “好,嫂子我马上就来!”

      傻乎乎的楚传宗哪里会想那么多,听到李桃花的引导,立刻兴奋地就爬上了床头。

      可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李桃花顿时一惊。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是自己的丈夫的吴财运回来了!

      “快停下,传宗,快把裤子穿好,嫂子等会再教你玩游戏。”李桃花急忙伸手就帮楚传宗提裤子。

      楚传宗傻乎乎地跟着提:“嫂子,为什么啊?”

      李桃花此刻已经心乱如麻,怎么办啊?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跟一个傻子呆在房间里做这种事,岂不是要被他打死?

      来不及让李桃花多思考,刚把楚传宗裤子提好,让他下床后,房间外就响了敲门声,并且传来了吴财运的叫喊声:“桃花,开一下门。”

      李桃花的心跳加速,慌乱之中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应对之策,而楚传宗却说道:“嫂子你不方便去开门,我帮你去给财运哥开门吧。”

      “别……别去……”李桃花紧张地说道。

      “为什么不去?”楚传宗不解地问道。

      “要是让你财运哥看到你在我房间里,他会打死你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死,就赶紧到床上来趴好别动,我用被子盖着你。你要跟你财运哥玩捉迷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出声,知道没?”李桃花一时之间想不到应对之策,只能出此下策了。

      “哦,知道了,我最喜欢玩捉迷藏了。”楚传宗也怕被打,就马上就趴在床上,两脚伸直,一动不动。

      李桃花急忙扯过被子,将楚传宗和自己一起盖好。但是被子盖着一个大活人,肯定会高高地隆起,一眼就能看穿被子下有人了。

      李桃花只好坐在楚传宗的头顶前面,双腿弯起,将被子撑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更好地掩饰。

      吴财运喊了几下,没听到李桃花的回答,以为她不在家,就自己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李桃花一脸慌张地靠在床头上坐着,便问道:“桃花,你怎么了?我刚才叫你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不应?”

      “我……我刚刚睡醒,正准备起床去给你开门呢,你就进来了。”李桃花的反应也是够快的。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吴财运见到李桃花满脸红润,一脸疑惑。

      “刚睡醒就是这样的啦!”李桃花说完,就转守为攻了:“你回来干嘛?不继续打你的麻将了?”

      吴财运垂头丧气地说道:“没钱打了,回来拿点钱。你还有没有私房钱,再给我一点,我一定能赢回来。”

      吴财运就是因为刚才打麻将输光了钱,所以回家拿钱的。

      “财运,你别再赌了好不好?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我哪里还有什么私房钱啊?”李桃花说道。

      吴财运不相信,开始翻箱倒柜。

      李桃花也随他翻了,反正怎么翻也找不出钱来了,因为她根本就没钱可藏了,她只希望吴财运翻完之后能尽快离开。

      这时一直趴在床上的楚传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就抬起头来想喘一下气,李桃花一惊,急忙用双腿紧紧地夹住楚传宗的头,不让他乱动。

      楚传宗本来就喘不过气来,此刻又被李桃花的双腿夹着脑袋,他就更加喘不过气,难受得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连舌头都吐了出来了……

      “嗯……”李桃花的浑身一颤,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全身都酥麻了。

      吴财运将所有能藏钱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一分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李桃花那一声魅力无穷的的轻哼。

      这异常的情况,终于引起吴财运的注意,快步来到床前问道:“桃花,你怎么了?”

      楚传宗还在不停地乱动,李桃花咬着牙,吞吞吐吐地撒谎道:“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可是,吴财运已经发现了被子下的异常,猛地一把掀开了被子!

      见到被子下的情形,吴财运顿时气炸了——被子下李桃花连裤子也没穿,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条腿中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李桃花吓得花容失色,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楚传宗却傻乎乎地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道:“财运哥捉迷藏好厉害啊,我躲在嫂子这里,你都能找得到。”

      吴财运已经感到自己的头顶绿油油地发光,见到自己的媳妇竟然跟这个傻子有一腿,他顿时火冒三丈:“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背着我做这种事,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完,吴财运就挥拳一拳朝楚传宗的脑袋打去。

      楚传宗是傻子,反应本来就迟钝,被吴财运一拳击中脑袋,顿时一头栽倒回原地。

      此时的李桃花早已经吓坏了,整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吴财运解释。

    本文标题:很肉很详细的小说片段_ 乖腿张开疼你好湿_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