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感情不是一个人的努力_我把你还回人海_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31
  • 被阅读
  • 林湘第一次遇到六儿是在高中。

      那时候她家的馆子正好就开在花圈店旁边。六儿为了参加朋友葬礼已经找了一圈那家花圈店,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眼前一家馆子突然走出来一个乖乖的女生,不施粉黛,却是活色生香,虽然脸上难掩愁色,抬手撩耳边碎发的样子就在那一刻永久地长在了六儿心中。

      六儿开口和林湘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姑娘,你知道附近哪有花圈店吗?林湘第一次见到这种流里流气,但是有一种莫名气质的人,只冷冷看了他一眼,就带他去了。

      花圈店虽然在馆子附近,却是极其难找,就是恐怖小说里那种诡异的地形,整个门店都感觉阴气袭人。要不是因为有两个大男人和她善良,林湘是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

      进店的时候,六儿那个毫无存在感的朋友被门槛绊了一下,就像被吓掉半条命似的紧紧抓住六儿的胳膊,林湘怀疑,他不是因为和六儿熟才抓他胳膊,周围哪怕是条不认识的狗,他也会抱着吧?

      六儿在旁边十分仔细地挑选着挽联的款式,时不时让林湘参考一下,林湘总觉得这人脑子有病,这种东西有诚意已经够了吧,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挑款式?

      过了段时间,林湘感觉自己已经来不及上课了,不打算和六儿打招呼,就准备离开,刚转身,六儿就开了口:是不是上课要迟到了,没事,我们送你!

      就这样,林湘半推半就上了他们的车,向学校出发。到了目的地,林湘根本不愿意再多搭理这两个神经病,就迅速下了车,拢了拢书包带,用最快的速度逃开了。

      跑到一半,林湘忽然想起今天还没有给自己同桌带糖,这种事情哪怕旷课也要准备好的,于是林湘原路返回,去校门口小卖铺买糖,远远地看到六儿的车还在马路对面停着,车窗被他缓慢摇下,林湘只在烟雾缭绕之中看到他叼着一根燃起的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只一眼,林湘就赶忙低下头,快步走进了小卖铺,就像是为了避免结局,她拒绝了一切开始。

      林湘觉得,她一直都是很喜欢自己同桌的,在学校的她全然不像在家那么冷淡,朋友也不少,对喜欢的人也完全愿意付出。

      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林湘迅速从后门溜进来,坐到了自己的座位,桌子上已经放好了这节课的课本,就像专门等待主人来的样子,甚至翻开的页数也正好是老师正在讲的地方,林湘和同桌心领神会,视线交汇。

      就算这样,林湘也不敢开口说出喜欢,马上就要文理分班,自己只能遵从家里人的意愿转到文科班,他那么懒,肯定是在现在的班呆着啊。高中时期不能为喜欢的人留在本班,实在是没什么资格开口说喜欢吧?

      林湘骨子里的传统,就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觉得喜欢这种东西是慎重且盛大的,一旦开始就要做好不死不休的准备,而喜欢这种东西,也该是男生开口吧。

      只是她不知道,后来她愿意用不死不休对待的人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林湘的同桌顾萧,是那种只要有阳光,就一定会准确无误洒在他身上的属性,干净、耀眼。嗯,正好是林湘的理想型,就像定制一样,在她心里完全契合。

      自卑如林湘,她一直觉得像自己这种清汤寡水的人是配不上顾萧的。

      就这样,胡思乱想到放学,她还没意识到,只要一出校门,她的人生将会被强行塞进一


    刚放学的校门口简直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烤肠在小摊上的铁板上滋滋作响,而林湘最喜欢的那家煮串串今天没有被城管赶走,就在不远处,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林湘这种人只要遇到自己喜欢的吃的,眼里就看不到任何东西,此时余光为零的她,加快的脚步,完全没注意到那个一直等她的人忍不住的笑意在嘴角化开。

      六儿赶着林萧的步伐,随着她来到煮串串,少女独有鲜活的嗓音穿透锅灶,

      “老板,来一份麻辣的,粉多一点,不要香菜哦,谢谢老板!”

      略微有一点熟悉的低沉声音忽然在林湘耳边响起“老板,来一份和这个姑娘一样的。”

      “你和老板说啊,对着我说干嘛!”

      “我就是和老板说啊,谁知道你那么自作多情。”

      “无聊。”

      林湘才不会为了这个人放弃自己等了几天的煮串串,就没再和他搭话,默默等到串串出来,直接打包,转身离开。

      六儿没去追,望着姑娘离开的背影,他知道,来日方长。

      接下来的日子,林湘只要一放学,或者出门准备上学,六儿就雷打不动,一定会准时出现。

      终于,林湘受不了了,其实也因为文理分开离开自己喜欢的男生心情不好。在家门口站定,开口“你到底要干嘛,我一个高中生,忙着学习,没时间陪你玩。”

      六儿看着炸毛的她,甚至觉得有一点可爱,“我们交个朋友吧,我知道你文科好,说不定以后可以帮到我。”

      六儿的手掌忽然抬起,横着竖起,打算以握手的方式慢慢走近林湘。

      林湘对于六儿这个人,真的是想了好久对策,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只和他当朋友,告诉他不能越矩。

      现在对于六儿的主动提出,正中林湘下怀,可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林湘狐疑地试探着伸手,思虑了很久,才握住了对面等了很久的手掌,不管如何,兵来将挡吧。

      就这样,六儿以朋友的名义在往后的日子里常驻在林湘的生活里。

      林湘快要高考的那段时间,压力特别大,面对家里的施压,学校一次接着一次的模拟考试,林湘几近崩溃。

      这天,在学校做完无数套题的林湘昏昏沉沉迈出了校门,等候许久的六儿顺手接过她身上沉重的负担,说着“今天带你去个地方放松一下吧。”

      没经过林湘同意,六儿的朋友张钦就把她推到了车里,汽车发动,他们便已在路上。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沿海的城市,风景在国内也算不错,从小到现在都在上学的林湘,却很少有机会看看这座城市的景色,天空渐渐变暗,不是那种黑蓝,是夕阳落下的粉红色,意外地好看。林湘贪恋窗外悬在空中的粉色,就连目的地到了,汽车停下都不知道。

      这年,林湘多了两个流里流气的朋友,和顾萧没再怎么说过话,成绩不上不下,多了听电台这个爱好,这一年,林湘即将高考。

      本来是一段她应该独自面对的黑暗岁月,其实她还是挺庆幸六儿的陪伴,他的自在洒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林湘,给她减少了很多压力。

      就像这次,带她来到这座城市的海边。海边?林湘只在之前学校集体活动的时候来过一次,之后一直心心念念,却没有什么机会。

      看着窗外变成了沙滩和海景,林湘忽然兴奋,撒欢似地冲到了海浪刚好可以到达的地方,半眯着眼睛,享受着凉凉的浪花。

      他总是这样,能让她在最放松的心情下感受着她最喜欢的东西。

      六儿在此时很是识趣,没有上前打扰。和张钦立在车旁,看着远处的少女在最美的年纪,肆意享受。

      好不过三秒,林湘被身后忽然砸到她的一把沙子吓到,流氓六儿和贱人张钦手里各握着沙子,对林湘展开攻势。强大如林湘,活动了一下手腕,砸他们的力道,丝毫不像一个高考女孩!

      夜色渐浓,孩子们即使再不舍,玩到放不下,也要上岸了。

      归途在此刻稍微带了些许失落,六儿握着方向盘,“等你考完,再带你来玩,到时候我们早点过来,正好可以现场烧烤。”

      林湘想象着,仿佛真的闻到了烤肉的味道,终究是小孩子,再怎么成熟,也是个孩子啊。

      也只有六儿会把她当孩子吧。

      直到上了大学,林湘也不知道六儿到底是干什么的,可以随时找她,就像一个不学无术的无业游民,直到六儿因为那首歌名声大噪,林湘才知道,六儿是一个作曲人,而张钦是支持他的朋友兼助理。

      那天六儿就像疯了一样,在课间,把林湘拽出课堂,眼睛猩红,过于激动,沙哑地说“小湘湘,我成功了,新曲子大家都很喜欢,很多公司都要签我!成功了。”说着就控制不住地抱住了呆愣着的林湘。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几个就像忽然暴富的土鳖,吃吃喝喝,逛街游玩。

      六儿在准备去签约的公司认真工作的那天,把林湘带到了那片海滩,夜里星空点点,天空之下,六儿缓缓抱住林湘,“我们在一起吧。”

      林湘知道,自己不喜欢六儿,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唯有感情这种东西,是你不管怎么努力都没用的。

      “好,我答应了。”

      林湘说出口的瞬间,天空就绽放出了一簇簇的烟花,浪漫且唯一。刚好是林湘想要的。

      最近张钦总是背着六儿带着林湘去染发,红的、黄色、甚至绿色……

      因为新专辑即将发行,六儿已经忙到焦头烂额,看到五颜六色的林湘,也只是觉得她喜欢,只是蹙着眉头看她,没多说什么。

      直到林湘穿着一个一片式肚兜,一点遮掩都没有地在六儿面前一闪而过,六儿猛然伸出手臂拦住她,把她拽到自己身边,“你弄成这样,是出去卖吗?”

      谁都是有自尊的吧,更何况从自己男朋友口中听到“卖”这个字眼。

      林湘瞬间爆发,挣开六儿的束缚,“你才是出来卖的,你全家都是出来卖的!”

      六儿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愣了一下,准备道歉的时候,林湘已经摔门离开了。

      电话嘟嘟地响着,那头接起来,张钦睡意惺忪地声音传来,“大半夜什么事儿啊?”

      “我让你照顾她,就照顾成这副样子?”六儿说着的时候手逐渐握紧电话。

      “你根本就不懂林湘,她家什么情况,你从来没了解过吧,口口声声说爱她,她压力有多大你根本不知道,就只会纵容她,不是让我什么都依着她吗?我照办了!”

      “滚,以后不要和她有任何来往,我亲自照顾!”六儿颤抖着挂断手机。

      别人可以说他太惯着她,可以说最近对她关心少一点,怎么能说自己不爱她呢?那可是自己看到的第一眼,就发誓要娶的女孩啊。

      在夜店把喝着半醉的林湘抓回来之后,帮她卸妆,换睡衣,真好,还是以前那个女孩,除了那头不黄不绿的头发有点违和之外,明天就带小宝贝儿出去染回来。

      第二天,六儿早早就跟公司请了年假,打算把姑娘改造回来。

      林湘是被一阵饭香勾引醒的,张钦把自己接回家一般都是直接撂蹄子走人的,可从来没给她做过饭。

      顺着香味,林湘飘到厨房门口,“还有一锅鸡汤,就马上好了,回去穿好鞋,先吃点蒸饺垫垫肚子。”

      六儿刚和林湘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尽过男朋友的责任,只是公司一心捧他,他也慢慢抽不开时间了,对林湘的照顾,也从一顿顿早饭,变成了一张张附卡。

      餐桌上鲜有的沉默,只有勺子碰撞着碗底,舀起瘦肉粥的声音。

    “昨晚做噩梦了,梦到我放学回到馆子,爸爸妈妈不想理我,妹妹在卧室和姥姥学着钢琴,也是看都不看我,我是不是很多余?”

      林湘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掉到了桌子上,俯下身开始痛哭。

      六儿觉得,这是林湘为数不多地对她敞开心扉,有点惊慌失措,连忙到林湘身边,从身后抱着她,“没事没事,现在有我呢。”

      如果,你想要对一个人好,就一直对她好,不要把她拉出深渊,带她见过光明之后,又把她推向更深的陷阱。



    挨到中午,家里没什么吃的,六儿打算去一趟超市,原本要叫着林湘一起,看她在床上睡得正香,还是自己去吧。

      走到电梯门口,刚好电梯到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忘带车钥匙了,幸好想起了,不然一上一下又要白跑一趟。

      门口传来林湘低低的怒吼,“快把我的东西给我拿来,不然我会死的!”

      六儿来不及听太多,就迅速打开门,抢过林湘的手机,看到通话显示张钦,就挂断了。

      林湘就像周围空气被抽干了一样,忽然瘫软,“你知道什么了?”

      六儿扶着林湘的肩膀,“我们结婚吧!”

      “你疯了?要和一个瘾君子结婚?滚开。我不喜欢你!更不爱你!滚!”林湘忽然发狂,喘着气,毒瘾渐渐发作。

      为了控制她,六儿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轻抚她的后背,为她顺着气,“好,不结婚,不结婚,我帮你戒了瘾,就把你好好放回人海。不气,不气……”

      林湘慢慢陷入昏迷,醒来就又是一顿发狂,到最后,在严寒刺骨的深冬,两个人汗流浃背,林湘,嘶哑着哭喊:“求求你了,让张钦把东西给我带过来吧,我受不了了。”

      六儿现在杀了张钦的心都有,为什么要带她碰这种万劫不复的东西?

      忍过她的哭喊,为她盖好被子,六儿叫过来一位医生朋友,为她检查了身体状况,“她应该是初期,要是你能承受得了,就把她带在自己身边,我给她开一些药,半个月之后我再给她检查一次。”

      鬼知道这半个月六儿和林湘是怎么过来的,经纪人知道六儿这边的状况报告了公司,公司勉强同意这场延长的假期。

      这个假期,六儿觉得比开天辟地都累,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姑娘,忍过一次又一次折磨,晕厥,醒来,如此往复,哭已经是家常便饭,到最后林湘双眼空洞,就好像陷入无边黑暗,周围都和自己无关,六儿吓坏了,赶紧把医生叫过来,“没事,这都是正常情况,慢慢来吧。”

      这天,林湘,忽然开口说了这些日子的第一句清醒的话,那会儿,六儿正在厨房炖着排骨汤,感觉她好一点,应该会想吃一点东西。

      “哎,你说过,只要我好了,你就放我走,对吧?”

      六儿拿着锅铲的手,忽然开始发抖,只一下,“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啊?行,我说过,就算放你走,也是要把你好好放回人海”

      六儿端着汤出来,“只要你变得和以前一样,健健康康,乖乖的,我们就分手。”说着,一边低着头,怕汤烫到林湘,一边躲开她。

      林湘在走的那天,也没有说,她看到汤端出来的时候,低着头的他把一滴眼泪落到汤里,溅起一阵涟漪。

      他们的离别,让林湘猝不及防,林湘原本想着一定是她先走的。

      那天早上,六儿起的特别早,在林湘睡得最熟的时候把最后一顿早餐准备好,穿了她最喜欢他穿的一件大衣,把房子和车钥匙都放在餐桌最显眼的地方,没有留下一个字就从林湘的1生活彻底消失,就练张钦也不知所踪。

      林湘也没想着找他们,她学的文科,大学也选了外语文学这个专业,就找了一个外企小翻译这个工作,重新过着自己的生活。

      这天,林湘刚从理发店出来,修剪了自己清汤寡水,不长不短的头发,忽然听到旁边店音响里放出一句歌词:把你好好放回人海,悄悄退出你的人生,就只要你好……

      连她也没想到,熟悉的嗓音还是让她在人潮涌动最烈的街头,哭到最无声无息……

     


     

      本文标题:感情不是一个人的努力_我把你还回人海_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