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人生重在抒胸臆_今夕何夕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30
  • 被阅读
  • 十二月十七日,星期一,那天——对于方华来说,是躁动不安的一天,以及以后的一周里,都称得上是吧。

      这天他要去考试,科目三。五点钟,天蒙蒙亮,窗外还弥漫着氤氲的薄雾,大地仍旧笼罩在一派波橘云诡的华灯里。在室友群起的鼾声中,他搓揉着惺忪的眼,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显而易见——他对今天是未知的。

      出了门,拂面迎来的是深冬的寒风,还是那样冰冷刺骨。方华踏着急促的步伐朝地铁站行去,因为他知道六点半驾校的班车会准时发往考场,他须赶在前头。

      刚下了地铁站,他蹬上单车,脚下生风一般,急遽的身影如同一道流星匆匆掠过这座安静的城市。

      很快,方华上了车,跟他同行的还有一人,岳霏。昨天他们坐同一辆车模拟,这便成了朋友。也好,如此不会太寂寞,太单调。

      班车晃晃悠悠地在黎明中穿过,车座里满是年轻的朝气,它逐渐打破黑暗,曙光一点点渗透开来。

      到了考场里,已经人头攒动,挤满了考生。方华焦急不安地找个位置坐下,等待考官喊出他的名字。

      然而到了关键时刻,方华却猛然意识到一件糟糕透顶的事——身份证没带。他面红耳赤,此时真想狠狠地掴自己几巴掌。方华连忙联系室友,让他兼程把证件送来。

      方华觉得自己极为不幸,相信这偌大的考场里,只有自己像个傻瓜吧,但他同时又是极为幸运的,因为考官说了只要证件能送来,可以让他先上车。

      就这样,方华作为最后一批上车的考生。车上共有三个考生,一个考官。方华坐在后座中间,在他的左侧还空出一个位置来。

      考官把车往指定地点开去,一路上没少安慰方华,方华这才心安了下来,不然今天白来折腾一趟。车子很快地停靠在路边,考试前,方华还有一场模拟。

      前面陆续模拟完两个人,车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方华倚着靠背,眼神很空洞。就在这时,车门被轻轻打开,一股清香袅袅地飘进车内,方华扭过头,一个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女孩子形象便跃入了他的眼中。

      方华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手脚极其不自然地摆放着。他和她衣服贴着衣服,厮磨出一种不太顺畅的感觉。方华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车里的空气有些让人窒息。

      女孩只是望向车窗外,方华也随之将目光投过去,发现只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景物罢了,他偷瞄了女孩一眼,心里顿时如同小鹿乱撞,脸蛋红扑扑的,甚至有些火辣辣的,像是做坏事般。他赶紧把头转回来,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似乎心安理得了。

      但,他的心真的安定不下来了,不知道怎么的,愈发地有些紧张,倒不是因为考试,因为什么呢,他也说不好。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单调的冬日突然绽放出一片暖阳来,让人有些措手不及,有些意外,还有些惊喜。

      不一会儿,考官把一张单子交到了她的手上,要写下各自的名字和驾校的名字。她接过来,有些茫然,方华见她低着头不知所措的样子,连忙凑了上去,告诉她在哪里写,不过他把头埋得比女孩还低。

      女孩感激地点了点头,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始终没有抬起头看方华一眼。不过方华记住了她的名字——卢音,那两个字写得很青涩。

      女孩似乎迟疑了一下,才把驾校名字也写出来了,方华赶紧替她把单子给考官递了过去。他慌里慌张的,并没有注意到她是哪所驾校的,只是默默地把她的名字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为的是深深地镌刻在心底。

      交集在这简单不能再简单的两句话之后宣告结束,方华努力想找个切入点,但苦想了一番,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向她讨取几句答话,况且车里还坐着别人呢!向她要电话号码?这行吗?会吓到人家吧!方华红着脸做着深呼吸,这样终究太仓促了,会让人家反感的,方华这样安慰自己。其实他深知,一切都是自己的懦弱和胆怯罢了。但过一会儿,他又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等下了车再去索要,那时其他人都走光哩!

      不过事后他后悔了,他自责了。

      方华很快被考官点名,模拟开始了。他离开那个座位,还有那个女孩。随即绕车一圈,往主驾走去。后门的玻璃贴着反光膜,女孩的脸看不甚清楚,如同云里雾里,遮住了本不该遮住的美好。方华感觉很可惜,他没有牢记她的脸。他没有磨蹭,抓紧方向盘坐在驾驶座,只把自己渺小的背影留给了她。

      引擎发动了,车子缓缓地朝前行驶,他努力控制好自己的心跳,跑了两圈,绕了四处弯,最后将车平稳地停下。考官对他说,开得很不错,只要再注意些细节,考试很轻松地可以通过。不过方华心不在焉的,下了车,他记下了模拟车的牌照。他站在原地等,希望能等到她。

      风仍旧吹得很紧,如同刀剑一般划过方华的身体,路两旁的行道树也感应似的发出沙沙声,他们也同样颤抖着身躯,矢志不渝地伫立在那里。卢音,她应该会很快回到这里吧,下了车她也会顺巧经过自己的身边吧,说不定还会和自己打声招呼呢,方华心想。

      等来等去,却未等来那辆车。不一会儿,接他考试的车来了,方华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无可奈何,眼下,他只能先考试,等考完试再说。

      方华是最先上的,说实话他真的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他似乎很释然,平静地完成了考试,以完美收官。

      岳霏找到了方华,很不幸地的是他挂了。方华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实在等不到她的身影,内心波澜起伏,百无聊赖,便打了车和岳霏一道回去。

      整个下午,方华的心思飘忽不定的,犹如窗外的枯叶,随风摇动。本来考试过关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此刻他心猿意马,魂不守舍的。

      方华记得,当时在车里女孩说过第二天才考试,于是他便在翌日起了个大早,七点半左右,他进了考场的等待大厅,然而却不见她。他又着急忙慌地打车到考场,考场附近都是模拟和考试的车辆,犹如长龙般绕着路口缓缓前行着,方华待在一个红绿灯处,看着来往的车辆,傻站了一个多钟头,最终无果,他悻悻而归,在心里想,兴许她早已考完了。

      回去后,他试图给考场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然后获取到那个考官的电话,通过他查明女孩的信息,至少知道她是哪个驾校的,可那边却明确说了,私人信息不能透露。

      方华肠子都悔青了,他恨自己当时那么没用,为什么连她是哪个驾校的也没看到,倘若知道了所属驾校会好找许多。这下呢?只知道个名字,到哪找去?

      方华想到了人肉搜索,在人人网上搜寻卢音这个名字,名单被层层打开,方华粗略地扫视了一下,大概得有一百多人叫卢音的,到底哪个是呢?无从得知。

      这个方法并不牢靠,要知道,只有注册过这个网站的才会有显示,而且要是个人信息未留的话,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有什么办法呢?方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可以越着急越无济于事,方华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苦思冥想了一下,想到了君姐。

      君姐是在安徽认识的,方华一直把她当姐姐看待,这个姐姐目前在公安局上班。现在自己犯难,第一时间想到向她求援。他希冀通过公安联网系统能够查到这个名字所对应的资料信息。

      君姐很乐意地允诺了,本来以为看到了希望,可君姐问他这个女孩是安徽的吗,不是的话查不到。方华问,公安不是全国联网的吗,找个人还要分地域?君姐一笑,解释道这又不是稽查断案,她哪里能行使到这个权利。

      不知道电话号码,不知道身份证号码,只知道名字,在偌大的南京城找个人好似海底捞针。但方华不愿意放弃,他再重新想想办法呗,他就不信自己的一番热诚感动不了上天。

      方华咨询过许多朋友,问他们有没有办法,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一致的——通过名字找人,还是趁早放弃吧,难如登天。况且重名的多着咧,到哪找去呀。方华偏偏不信这个邪,卢音,多么特殊的名字,而且就在南京,跟自己同一座城市,他感觉无比的近,仿佛她就在自己身边一般。

      他抓耳挠腮,仿佛有了难以解开的缠结。饭吃不下,觉睡不好,心里只惦念着找到这个女孩,不然心里总有个疙瘩一般,挥之不去。

      后来,方华在心底埋下了一个疑问,肯定不是所有驾校都在同一家考场考试的,他所去的考场只考新捷达,这样的话可以先经过筛选,再一一排除。

      后来方华忽的想到,当时在车里,女孩写下自己驾校名字时很是费劲,于是方华想到了,这所驾校的名字必定繁琐,书写不便。方华列出了几个复杂一些的驾校名字,逐个联系,看看能不能查到女孩。

      希望出现了!就在第三天下午,当方华问到栀棂驾校时,工作人员说有这个人。方华的心一下子跳出嗓子眼,他激动得不知所以。他还是比较幸运的,这仅仅是他询问过的第四所驾校。

      目前等于成功了一半,至少知道了她所在的驾校,方华的胸腔内充斥满一股信心与热浪。他坚信,等他亲自去驾校询问的时候,一定能要的到她的号码。不过方华要等到周一休息方才得空。

      还有三两日的时间,方华也没闲着,他加了栀棂驾校教练的微信,但他们并不能帮助方华调取女孩的电话,因为这是学员的隐私。无论方华如何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明文规定的。方华有些担心,到时候去驾校能否有所收获呢?

      方华在微信里搜索到栀棂驾校的公众号,里面顺巧有每个时间段驾校通知学员理论培训的名单。方华想了想,她应该是今年报名的,从考试时间推算,她差不多是上半年报的名,于是从三月份开始往下筛选卢音这个名字。幸运之神再一次眷顾了方华,在四月七号的名单里,方华找到了卢音这个名字,有一串加密的号码,能看得到的只有前面三位数159,还有最后三位数712。

      方华不知道是喜是忧,他算了一下,这个五位数排列的可能性共有九万多种,仅凭这六位数推测出号码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随即又想到,如果她的手机号码是南京本地的就好了,从号码的第四位到第七位决定这个号码的归属地,于是方华用拨号一点点试,试到凌晨一点才把所有的电话都列了出来,共有两百多种。这仅仅是四位数,别忘了还有第八位数没算进去,倘若这样的话,那么概率再乘以十,少说要有两千多种,而且还得保证女孩的号码是南京的。方华郁闷地敲了敲脑袋,这么多号码,微信试了几个,系统随即显示出操作频繁请稍后再试的字样。方华叹了口气,将手机扔到一边,倒头就睡,目前唯一的办法只能亲自去趟她的驾校了。

      熬了三天,终于等到了休息。这天早上,方华凌晨五点钟就爬起来了,起得很干脆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这是信念和意志在后面推送着他。目的地不算近,坐地铁足足用了五十分钟。下了地铁,再坐上公交,十分钟就到了。不过方华对这边不太熟悉,转悠了半天终于看到了驾校的招牌。

      方华又迷迷糊糊地走了许多的路,驾校竟空无一人,也许是还没到时间吧。他在沿途欣赏了一些风景,脚步轻快了很多,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此行不虚,一定能够要的到女孩的联系方式。

      方华在一个保安的指示下,找到了栀棂驾校的办公处。他去时,驾校的职工正整齐有致地排列在门口开晨会。等他们都一一散去了,方华这才火急火燎地跑进前台,询问关于那个女孩。

      前台的态度和教练几乎如出一辙,方华得到的答复都是个人隐私不允外露。方华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他走出门外,天空灰暗暗的,不见一丝光亮。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回去了吗?方华不甘心,又跑到前台问了一遍,个人信息不能查,那么她的教练可以联系到吗?

      前台又是摇摇头。

      就在方华即将彻底死心的时候,这时前台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去找主任吧,她同意就行。

      方华的心一下子又重新振作起来,他找到了主任,称自己是卢音的朋友,她的号码被自己弄丢了,现在无计可施,只能过来求助了。

      主任看方华比较诚恳,并且知道名字,于是让他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留下来。方华激动不已,连忙笔走如飞,刷刷一通写好了。

      主任又问了一句女孩报名的时间和考试的进度,方华对答如流——这些他早已知晓。

      主任点了点头,用座机拨通了卢音的号码。此时方华紧紧握着拳头,手心里满是汗。电话打了三遍才通,主任和卢音说明了来意,随即说这里有个叫方华的人找你。

      办公室很静,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一句——不认识啊。主任似乎也纳闷了,一脸不解地看向方华。

      方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两只眼睛干巴巴地眨巴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主任倒是蛮豁达的,她将听筒递给了方华,让他自己说。方华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他支支吾吾地喂了一声,接着说自己是那天模拟,和她坐同一辆车里的。

      电话那头似乎很亲切,并没有太大的抵触,一个轻柔的女声传来——我科三挂了!

      这么直抒胸臆的开场白,方华觉得挺有趣,好像他们从前就是老友一般,很快就放松了下来。方华说你记一下我的号码吧,女孩说好啊,于是他报了一串数字,女孩很认真地记了下来。

      方华对主任连连感谢,脚步轻盈地走出了办公楼,刚出门,卢音就加了他的微信。方华再看外面的天,已有阳光几处,彩云点缀,清风徐徐迎面而来,像一股清流注入了方华的心扉。

      走出驾校的那一刹那,方华大喝一声,仰首一瞥深远的天空。他觉得那时的天空,寥廓又清澈。



     

      本文标题:人生重在抒胸臆_今夕何夕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