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bl小说h甜文 _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27
  • 被阅读
  • bl小说h甜文 _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

     七月一场暴雨驱散了整个村子里的炎热,整片大地都散发着舒爽的味道。

    李大顺已经回老家快10天了,他是这村里唯一考出去的大学生,念的医科大学中医系。

    暴雨过后,李大顺的老母亲让他上山去,摘些野菜去,所以李大顺带上斧子和筐子,就一溜烟的往山上跑去。

    不出20分钟,便摘了满满一筐野菜,李大顺正打算离开,却听得隔壁草丛有悉悉嗦嗦的,还有女人低吟的声音。

    不会是有人在这打野战吧?李大顺按捺不住想要偷窥的欲.望,蹑手蹑脚的拉开了旁边的草丛,入眼的画面,却让李大顺浑身上下的血液直冲脑门,都起了反应。

    一对白花花的东西正对着李大顺,让李大顺情不自禁的伸手想要摸一把。

    李大顺看着这人的背影,觉得有几分眼熟,这不是隔壁张六叔的媳妇,梦娇婶子吗?

    梦娇婶子生得漂亮,皮肤白皙,李大顺回老家的第一天就注意到她,当时还纳闷呢,张六叔那个40多岁的老混蛋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此刻,梦娇婶子的嘴巴有些哆嗦,双腿也紧紧的夹着,面色潮.红,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李大顺的一双眼珠在紧巴巴的看着梦娇婶子,梦娇婶子却注意到了李大顺,吓得惊声尖叫起来,“啊……小流氓,你竟然在这里偷.看!”

    “梦娇婶子,我怎么会偷.看你呢?我是听到有叫声,所以才来看看的,你怎么了呀?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对劲!”

    梦娇婶子的脸色愈发的红,连忙胡乱的拉上了裤.子,“我没事。”

    说完,梦娇婶子就打算站起身离开,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的就要倒下,李大顺立刻扑了上去,一瞬间,梦娇婶子就掉在了李大顺的怀里。

    “你把手放在哪里呢!”

    OGFOR3cvZkRCdS8xVHRVM1N0Z1ovREwzOVpFMEVWQU1GdWZYT09ubmxCajFKNEgzU2d4dXNnPT0.jpg

    算是没摔着,可是梦娇婶子却发现李大顺把手往她身上摁着。

    “啊……不好意思,梦娇婶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看你快要摔倒了,所以才会伸手扶你的梦娇婶子,你不会怪我吧?”

    梦娇婶子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是却也没说什么,连忙摆了摆手,正要离开,一只蝎子去咻的一声,从梦娇婶子的裤脚管里面跑了出去。

    吓得梦娇婶子连声尖叫。

    “梦娇婶子,你被蝎子咬了啊?这片山里面的蝎子剧毒无比!如果半个小时之内得不到有效治疗的话,会有生命危险的!”

    “啊?这么严重吗?”梦娇婶子一下子慌了。

    “是啊!”

    梦娇婶子急得都要哭了,“那可怎么办才好?这里去村里的诊所要大半个小时呢。”

    李大顺急中生智,“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要快一点,不要让毒扩散到血液里。”

    “啊?不太好吧……”

    不知怎么的,梦娇婶子的脸咻的一下就红了,看李大顺的眼神也有点闪躲。

    “怎么了?梦娇婶子,命要紧啊,那毒蝎子咬你哪了?你快告诉我呀。”李大顺看李婶子的面色越来越不好了,心里也有些着急。

    “咬……咬……在大腿内.侧……”

    天……这咬的位置也太牛逼了些。

    看来,这咬梦娇婶子的毒蝎子,也是一只色蝎子。

    “梦娇婶子,我是医科大学的学生,将来是要成为一位医生的,在我眼里,咬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你要相信我啊,要不然就完了,命没了可就……”

    李大顺话还没有说完,梦娇婶子就害怕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好好好,大顺,我相信你,你可要千万救救我。”

    随后梦娇婶子就麻溜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李大顺也弯下了腰,看到了梦娇婶子那里面的伤口。

    这伤口的位置还真是特殊,靠近大腿.内侧,却是在大腿.内侧的最上面,李大顺将嘴凑了上去,却发现十分困难。

    “梦娇婶子,你把那个……也脱了吧,要不然我不好把毒吸出来。”

    梦娇婶子难为情的不行,犹豫不决的看了一眼李大顺,却还是点了点头,当着李大顺的面,给脱了。

    “梦娇婶子,你平躺在地上,腿稍微弯一下,辛苦了。”李大顺对梦娇婶子说道。

    梦娇婶子低着头,“好。”

    “梦娇婶子,你放心,我不会看你的。”

    说完,李大顺,这才把眼睛给闭上了,把脑袋凑了上去,在梦娇婶子的被咬的地方轻轻的将毒血给吸出来。

    一股子酥麻麻的感觉传来,梦娇婶子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感觉已经好久都没有了。

    梦娇婶子的老公常年在外面打工,也只有春节这时候会回来个十几天,也只有那个时候,梦娇婶子才能享受到一点点闺房乐事。

    平时那可都是寂寞难耐,如果想了,也只能自己用……稍微满足一下。

    但是手哪有男人好用!

    这李大顺要是真的能和自己翻云覆雨一番该多好……

    李大顺轻轻的吸着毒血,一只手还抬高了梦娇婶子的腿。

    离梦娇婶子那地方那么近,李大顺却没有闻到什么异味,而是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梦娇婶子还没反应过来,李大顺却忽然停了,让梦娇婶子有一种很大的失落感。

    李大顺将一口黑血吐了出去。

    “梦娇婶子,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梦娇婶子生怕被李大顺看出自己的心思,连忙点头说道,“嗯,好多了,谢谢你啊,大顺。”

    “都是邻居,您跟我客气什么呀,来,我送您回去吧?”

    梦娇婶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李大顺将梦娇婶子送回了家之后连忙也赶回了家。

    家里老母亲正等着他摘野菜回去。

    刚到家,母亲陈玉就问,“怎么摘个野菜摘了这么久?”

    “哦,回来路上遇到隔壁的梦娇婶子,被毒蝎子咬伤了,我就给她送回来了,耽误了些时间。”

    “啊?严不严重啊?隔壁那个丽妹子也怪可怜的,她家老六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就回来那么一次,妈炖了一只土鸡,等会儿你拿一半去给丽妹子补补身体。”

    李大顺点了点头。

    快到晚饭时分,陈玉的鸡汤也炖好了,盛在一个大碗里,让李大顺拿到梦娇婶子那里。

    李大顺拿着鸡汤就去了梦娇婶子家里,敲了敲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于是李大顺就直接进去了。

    大厅里面没有人,李大顺就直接往后院走去。

    也不知道梦娇婶子住哪个房间,李大顺就一个个房间探过去。

    走过一个房间,李大顺却听到房间里面有女人低吟的声音。

    是不是梦娇婶子被蝎子咬的伤口又疼了?

    于是李大顺便推门而入,“梦娇婶子,是不是伤口疼,我给你再包扎一下吧?”

    可是入眼的却不是梦娇婶子,而是一个长得和梦娇婶子有几分相似,但是看上去又小了好多岁的女孩。

    此刻,女孩正躺在床上,神色迷离,一只手正在鼓捣着……

    那不是梦娇婶子的最小的幺妹小倩吗?

     

      本文标题:bl小说h甜文 _强行 乳,律动 液体噗嗤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