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刘三婆|定格在雨中的婆婆的身影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23
  • 被阅读
  •  

    下午,窗外下着雨,那雨声,好像一种天外的歌声,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看到那如线条似的雨,听着那轻微哗哗的雨声,往事从大脑中迸发出来的与雨声、雨线条形成一副无限闪耀的情景...

    大概10岁左右,上小学三年级的我,有一天中午,突然老天下起雨来了,我之前没有带雨具,只好等雨停下来之后再回家,不一会儿,我看到婆婆头戴斗笠,右手拿着一支斗笠,向我走来,雨越来越大,婆婆的背后面被雨水淋湿了,她把裤子卷起到脚后跟小腿上一部分,婆婆看到我,很高兴但没有说话,顺便把斗笠递给我,好像人们去商店买东西一样,一手交钱,一手拿东西,心灵默契到了极点。

    7.jpg
    我左手牵着婆婆的右手,雨水打着斗笠“滴滴答答”地响着,缓缓地走,慢慢地移动,那泥浆与那雨水织成的雨网,带着朦胧的雨景泥路,把我俩笼罩在这个只有雨声的世界里...

    我们到家了,家里只有母亲的声音,婆婆悄悄地递给我一张很旧的毛巾,让我赶快擦干被雨水淋湿的头,防止感冒。中午吃饭,我端了一碗玉米粥,送到了婆婆的手里。

    我的目光停留在婆婆的头上,她用一张长长的粗蓝布头巾把头缠绕起来,犹如湖南湘西山里老人以及云南采茶的茶农们一样,都是用头巾包头,她额头及脸颊紫铜色的皱纹,配着两点微凸的颧骨,加上嘴里上下两排稀疏的牙齿,稍微站远一点观看,恰好是一副古色古香的厚重的画



    婆婆懂一点民间小儿科秘方,凡是婴儿口腔溃烂或者咽喉发炎,她都会用一支与筷子大小,6—8公分长的竹筒,一头放药粉朝着口腔,另外一头用嘴轻轻地吹,药粉被吹进口腔里,一般情况下,连续吹2—3次,婴儿的口腔就好起来!

    婆婆是从解放前走过来的人,出身旧社会的女人,地位很低贱,女人都在家里逢衣织布,看家生孩子,而且,双脚还要被“缠起来”,裹得严严实实,通称“小脚媳妇”。

    某一天下午,邻居家的一位小伙伴,他特别调皮捣蛋,他脚踩农村的“打谷机”,不小心,他的右手大拇指被齿轮“卡”住了,扎伤了一条很深口子,流了许多血,他哥哥背他到婆婆那里,大约5分钟左右,婆婆帮他上药并抱扎好大拇指!



     

    时间年复一年的流淌,婆婆也年复一年的医治这些看似小儿科的病。在我们家乡周围,凡是看婴儿的口腔,或者刀伤,都知道婆婆的名字,而且很响亮,她叫刘三婆

    在我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收获小麦的季节,我突然听到一个惊愕的消息:婆婆离世了,我当时的心情不言而喻,悲伤的血液涌上大脑...印象中,哭声一片,因为,婆婆的子孙们都喜欢她,爱她,想念她!

    婆婆的善良与民间小儿科偏方,犹如当今的企业口碑,默默地,无声地留在了我们的乡村,留在了我们的骨子里

    窗外的雨继续下着,持续的滴答声,敲击着我大脑里抹不掉的移动身影,那身影永远定格在我思念的库存里

    每年的清明节,子孙后代们,都去婆婆的坟墓前点上一支香,摆放水果,敬一杯酒,表达我们心中的怀念之情!

     

    下午,窗外下着雨,那雨声,好像一种天外的歌声,也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看到那如线条似的雨,听着那轻微哗哗的雨声,往事从大脑中迸发出来的与雨声、雨线条形成一副无限闪耀的情景...

    大概10岁左右,上小学三年级的我,有一天中午,突然老天下起雨来了,我之前没有带雨具,只好等雨停下来之后再回家,不一会儿,我看到婆婆头戴斗笠,右手拿着一支斗笠,向我走来,雨越来越大,婆婆的背后面被雨水淋湿了,她把裤子卷起到脚后跟小腿上一部分,婆婆看到我,很高兴但没有说话,顺便把斗笠递给我,好像人们去商店买东西一样,一手交钱,一手拿东西,心灵默契到了极点。

    7.jpg
    我左手牵着婆婆的右手,雨水打着斗笠“滴滴答答”地响着,缓缓地走,慢慢地移动,那泥浆与那雨水织成的雨网,带着朦胧的雨景泥路,把我俩笼罩在这个只有雨声的世界里...

    我们到家了,家里只有母亲的声音,婆婆悄悄地递给我一张很旧的毛巾,让我赶快擦干被雨水淋湿的头,防止感冒。中午吃饭,我端了一碗玉米粥,送到了婆婆的手里。

    我的目光停留在婆婆的头上,她用一张长长的粗蓝布头巾把头缠绕起来,犹如湖南湘西山里老人以及云南采茶的茶农们一样,都是用头巾包头,她额头及脸颊紫铜色的皱纹,配着两点微凸的颧骨,加上嘴里上下两排稀疏的牙齿,稍微站远一点观看,恰好是一副古色古香的厚重的画



    婆婆懂一点民间小儿科秘方,凡是婴儿口腔溃烂或者咽喉发炎,她都会用一支与筷子大小,6—8公分长的竹筒,一头放药粉朝着口腔,另外一头用嘴轻轻地吹,药粉被吹进口腔里,一般情况下,连续吹2—3次,婴儿的口腔就好起来!

    婆婆是从解放前走过来的人,出身旧社会的女人,地位很低贱,女人都在家里逢衣织布,看家生孩子,而且,双脚还要被“缠起来”,裹得严严实实,通称“小脚媳妇”。

    某一天下午,邻居家的一位小伙伴,他特别调皮捣蛋,他脚踩农村的“打谷机”,不小心,他的右手大拇指被齿轮“卡”住了,扎伤了一条很深口子,流了许多血,他哥哥背他到婆婆那里,大约5分钟左右,婆婆帮他上药并抱扎好大拇指!



     

    时间年复一年的流淌,婆婆也年复一年的医治这些看似小儿科的病。在我们家乡周围,凡是看婴儿的口腔,或者刀伤,都知道婆婆的名字,而且很响亮,她叫刘三婆

    在我高中毕业的那一年,收获小麦的季节,我突然听到一个惊愕的消息:婆婆离世了,我当时的心情不言而喻,悲伤的血液涌上大脑...印象中,哭声一片,因为,婆婆的子孙们都喜欢她,爱她,想念她!

    婆婆的善良与民间小儿科偏方,犹如当今的企业口碑,默默地,无声地留在了我们的乡村,留在了我们的骨子里

    窗外的雨继续下着,持续的滴答声,敲击着我大脑里抹不掉的移动身影,那身影永远定格在我思念的库存里

    每年的清明节,子孙后代们,都去婆婆的坟墓前点上一支香,摆放水果,敬一杯酒,表达我们心中的怀念之情!

     

      本文标题:刘三婆|定格在雨中的婆婆的身影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