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短篇美文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轮轩一女多男小说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16
  • 被阅读
  • 前言

      你是一颗锐利的星星,坠落我心,散落一地光芒,我一点点拾起,却依旧改变不了时间的轨迹。

    壹 他要结婚了

      “哎,学姐!”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徐一博快速穿梭着,为了追上前方的女孩。

      “清慧学姐!”终于追上了,拍了一下林清慧的肩,走神的她这才听到名字回过头来。

      总是如此,他追着她,她望着前方追赶那一个,前方一个男孩正为一个女孩买着糖葫芦,模样甚是甜蜜,不由得让林清慧看的出神了些……

      “学姐你怎么也回来了?怎么,想吃?”徐一博看向那糖葫芦,包和行李丢在她脚边就去了,“等着我!”

      林清慧很不自在,直到徐一博拿着两串糖葫芦回来都递给她,接过她的行李……

      “哎,我自己来吧……”

      “别介,你走个路都能出神的,没以前灵光了,呆了许多呢,哈哈哈。”徐一博陪着她一路坐车回到了小区,她却一路无话,出神望着车窗外面。

      “我给你拎上去,你可得请我喝口茶坐坐。”

      “你不住在我家隔壁么,自己回屋喝去。”懒得理他,正要拿过自己的箱子,偏偏不让她拿,俩人竟然闹了起来,一会徐一博箱子摔地上了,吭哧一响,“哎,学姐,你这可就不厚道了,你这可得赔偿我,晚上请我吃饭喝酒,说定了!”徐一博好像很开心,180的个子还像小孩子一样,165的林清慧得上俩台阶才能摸到他头,但她只是想了一瞬,便上楼了,老小区没有电梯,她家又在六楼。

      “你爱提着你就提吧,我上去了。”轻快的步伐和声音让徐一博心安了一会,便开始爬楼了。

      “我进来了~”602门开着,徐一博提着俩箱子进了,林清慧正洗了俩杯子出来,“哎,你回你家去呀,干嘛丢我这?”

      “我没钥匙,爸妈还没回,先坐坐呗,我的糖葫芦呢?”徐一博打量了一下屋内,调皮的蹦进沙发问道。

      “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又大声说,“你的糖葫芦我丢了。”

      “我不小了,22了,也只比你小两岁而已,我都工作一年多了!快给我我的糖葫芦!”一会正色一会像小孩子一样撒娇,她真的受不了,毕竟确实出落成大男孩了……

      “给你,姐姐请你吃饭喝酒去。”她丢给他糖葫芦,另外一根插在了自个卧室梳妆台上花瓶里。

      “学姐,你好像不开心,能和我说说嘛?”餐厅里,徐一博看着一杯一杯酒下肚的林清慧问道。

      “我没有,不过就是……”

      “就是什么?”他担忧的盯着微醺的某女。

      “就是啊,哈哈哈,你这么认真的盯着我,我怕你还喜欢我……我跟你说,他要结婚了。”徐一博正要说的话吞进肚里,阴沉着脸也干了一杯酒。

      “干嘛这个表情,姐姐好怕,哈哈哈,你要不要帮我去打他?”

      “所以你回来是为了他?他的婚礼?什么时候?”徐一博阴沉着脸问。

      “没有啊,姐姐没那么傻,他月底结婚,人家还没发请帖给我呢,我这个月想放松一下,好久没回来了。”林清慧别开眼,拿起酒瓶要倒酒……

      “放手,别喝了,我该送你回去了。”徐一博适时抓住了酒瓶。

      “不,我要喝,你陪我喝嘛!”她其实还清醒,只是心里好苦,好想发泄一下……

      “你说故事,我喝酒,发泄一下就好了,女孩子喝酒不好。”徐一博道。

      “徐一博,你还记不记得,那年初三……”

    贰 你为她打伞,她为别人下雨

      那年林清慧初三,徐一博刚上初一,新生开学演讲时林清慧紧急救治了中暑差点休克的徐一博,后来俩家买房子恰巧又是对门,所以徐一博常叨扰她请教作业。

      林清慧初三还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当张星锐同她表白时,她不知所措的红了脸。张星锐在班里学习成绩中等,平时还有点喜欢和班里男孩女孩打打闹闹,而林清慧属于那种家境一般,成绩中等偏上的乖乖女,人家都在谈恋爱的时候她在乖乖读书。

      “上课了上课了,星锐你还杵在人家学霸面前干嘛,没看人家理都不理你……”一女同学打趣道。

      张星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尴尬的回座位了。

      那节是数学课,林清慧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道题全程没听进去,导致后来类似的题型总找不到技巧。

      下课之后同学叫她一起上厕所,她本不想去,但是侧身余光看到张星锐坐在后面几排座位呢,就硬着头皮拉着同学经过讲台,从前门出去了。

      “怎么这个表情,还拉我从前门走,咋了,该不会……”赵雯一脸八卦的样子,林清慧无语翻白眼,不知道这家伙嘴里能蹦出什么来。

      “该不会,你给谁表白被拒了?”

      “小雯,你瞎说什么呢。”林清慧和赵雯一路上打闹着,路过篮球场被两男同学拦住了。

      “咳咳,林清慧同学,我们朋友想和你谈一谈。”是校篮球队的,因为她俩班上有几个篮球队的,所以这俩个人也见过。

      “你们朋友谁啊,我家慧慧很忙的。”赵雯推脱道。

      “是我。”两五大三粗的男孩子让了开来,张星锐走了出来。

      林清慧生怕张星锐又说什么喜欢的话,推着赵雯就要走……

      “哎,慧慧怎么了,这不是我们班同学吗?”赵雯纳闷,这么一推搡,张星锐伸手拉住了林清慧的胳膊,她一惊正要挣来。

      “我有这么讨人厌吗?”他有些挫败感了。

      “小雯,你先去上厕所,等会教室见。”

      “哦。”赵雯看不像是找茬,投来一个暧昧的小眼神就走开了。

      “我有这么讨人厌吗?”张星锐拉着她还不曾放开,周围有些人已经围观看热闹了,林清慧不喜欢这种被当做稀奇一样看待的眼神,她只想好好读书,考上心仪的学校。

      “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不喜欢……”她声音很小,小的大家都没听清,唯独张星锐听到了不喜欢,更拽紧了些,林清慧觉得吃痛便将手抽了出来,他没有再阻拦。

      “不喜欢……是么。”

      “我不是说我不喜欢你,我,我就是不想谈恋爱。”她解释道,男孩转身,往常的傲气此刻没有,好似落寞,又像是一种解脱。

      然后有几日林清慧都不敢碰见张星锐,在教室也不敢看他,不过每当下课她借机眼神瞟过去,张星锐都不在,或许是在打篮球吧,但是有时候她和赵雯一起去上厕所经过篮球场也看不到他的人影,这下林清慧想通了,人家是在躲着她呢,这下,估计是人家讨厌自己了呢。

      在这之后平静了一段时间,可是林清慧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某天晚自习课间,小雨下的渐渐大了些,林清慧出来透透气,就看见某人就一件单薄校服外套,还在雨中张开双臂像是在享受日光浴般,还仰着头,可这不是阳光下……

      “哎,你在干嘛呢,淋雨?”林清慧在屋檐下问道,没有听到回复,她又试探喊了一声,“喂!张星锐!”

      雨中的少年低头收回双臂回头,像一个没了翅膀的天使,缓缓吐出三个字,“要你管?”

      林清慧吃瘪,鬼使神差走进雨中,果然,很清新。

      “你干嘛,别人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吗,别人学习你也要学习,别人吃屎你也要吃屎啊!”张星锐毫不客气的说。

      “要你管。”林清慧毫不犹豫回道,“你要吃屎,我也不会学你。”

      张星锐回头,突然无头无脑说了一句,“三年了,我喜欢了三年了。”

      林清慧哽了一下,喜欢我三年?不会吧?那我岂不是太伤人家心了。

      “额,你不要伤心,你会找到更好的,林清慧又矮又不漂亮,谁喜欢她呀!”越说越不像安慰,干脆闭嘴,呸呸呸。

      张星锐突然回过头盯着自黑的某人,快步过来在某人脸颊碰了一下,然后匆匆跑走了。

      啊?刚刚是……张星锐亲了我……的脸颊……啊!我的初吻还在吧……那是……他的初吻?

      一把伞为林清慧遮住了雨,直到主人发声,林清慧才回过神。

      “学姐,你怎么在淋雨,脸这么红,是发烧了吗?”徐一博正要摸她额头,她躲开了,捂着脸跑走了。

      上课时林清慧不敢往后转,平日里有时还偷偷瞄一下,现在则是十分端正的听课,其实内心波澜未平,不知道谁在后面丢粉笔,几次都砸到她的脑门!林清慧心里想着要把这个捣乱的人碎尸万段,可是……一个字条落在了她脚边,卷的工整漂亮像一个迷你缩小版的卷轴,上面隐约标着林清慧三个字……

      林清慧心里犹豫了一下,正巧书中央的笔滚落,她还是选择一起拾了起来。

      “放学别走。”

    叁 其实爱情有回音,折射我自己

      “那学姐,你最后,去见他了吗?”

      女孩已经几杯酒将自己灌的晕睡了过去,可能是这小子太让人放心了吧……

      徐一博自己没喝多少,打了车,扶着人挎着包坐了进去,到了地方还得上六楼……

      “哎,一博,你这小子,带的女朋友呢?喝醉啦?”门卫大爷调侃道,心想这小子有点出息了,都有女朋友带回家了。

      “林大爷,这是我家隔壁的清慧丫头~”徐一博没提女朋友这回事,可林大爷就想入非非了~

      “哈哈哈,肥水不流外人田,可得抓紧了哦~”

      哎,喝醉了真沉……好不容易到六楼,一手抱住清慧,一手翻出包里钥匙开了她家门,将她先放沙发上,正欲起身去烧水,结果被拉住了手。

      “不要走……”徐一博无奈,怕她乱动摔地上,将她抱到了床上,脱了她的高跟鞋,盖了被子,看她脸上应该是有妆容,想着应该擦一下脸会舒服些,转身梳妆台上面什么都没有,他便开了箱子,密码锁他试了一下就开了,她的生日930,拿出化妆品一样一样码的整齐,看她睡的沉,去打了一盆热水来,小心翼翼的给她戴上兔子发箍,拿化妆棉笨拙的给她卸妆,用洁面乳,而后用新毛巾给她洗了脸。

      忙活完静静的看着这张皱着眉头的小脸,忍不住走过去给她轻轻的抚平眉头,好似感应到有人陪着,终于安心了些,抱着他的手臂微笑着,本来他很享受这种被依赖,可是她拖着他手臂要翻身,一下子重心不稳他摔在了她身侧,柔软的床还有着她的气息,徐一博一时有些慌张想要起来,毕竟也是成年人了……他可不想被她骂流氓被拉黑!

      可是林清慧睡着了,她平时有抱玩偶睡觉习惯,这次回来嫌占空间没有带,徐一博是不太清楚她有这习惯,加上她喝醉了力气有些大,他一时挣不开,只好先将就侧躺着,一只胳膊还在她怀里抱着……

      林父林母没有回来,想必是出差了,徐一博听着她的呼吸声,心头有些痒,忍不住想要抱她一下,结果她松了手,平躺着了,脸还侧向他这边……呼吸打在徐一博脸上,简直是太撩人了,徐一博赶紧起来去了洗手间,用冷水洗了几把脸,又去阳台抽了几根烟,直到感觉到凌晨有些冷意,想了想没有漱口,进了屋。

      林清慧其实醒了,摸了摸脸,发现好像有人给她洗了脸,好像是……徐一博?听到徐一博咳嗽声开门进屋,她赶紧又闭上眼,毕竟她酒量不太好,喝了酒肯定说了很多丢脸的话,这样醒来太尴尬了。

      徐一博是不知道她醒了的,将椅子小心的拉到床边,他坐下细细端详她,她感应到目光,假意翻了个身,过一会又平躺着,徐一博给她掖了被角。

    突然徐一博忍不住抽泣了,捂着脸埋在腿间,隐隐的哭泣,声音细微,可他没想到她此刻是醒的,她也不会拆穿他,一旦捅破,朋友都难做,这就是红颜知己和男闺蜜……

      安静到,除了呼吸声,就是眼泪掉在地上的声音,沉的压的林清慧喘不过来气,假意的伸懒腰好似要醒般,徐一博才收了声,急忙的搽了泪,可那女子好像只是睡熟了,无意的动作罢了。

      “学姐,我……这是喜欢你的第十年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坚持下去,但是,只要你跨出一步,剩下99步还是999步,我都会奔向你,只要,你走一步……”声音甚至带着一丝哭腔,清慧此刻心是沉重的,正如她的十年,他也是如此过来的吧……甚至,比她还要惨……她至少,是见过太阳的人,而她不曾给过他一丝希望,他还坚持了十年,她好想坐起来抱抱他,可是不能……

      徐一博下了决心一般,俯下身贴着棉被抱了她一下,或者可以说,仅仅只是抱了一团棉花……但还是忍不住,手指轻抚她的嘴唇,而后,带着烟味的唇小心翼翼的轻触了一下,立刻就拉着椅子坐回电脑桌面前,笔记本电脑密码不知是几位数,他本想上网,准备关掉之际,无意按到了字母“z”,而后电脑就开了。

      是字母z,那个人姓张。烦躁的扣下了笔记本!徐一博趴在电脑桌上,强迫自己睡觉。

    肆 门当户也对

      八点,徐一博已经在厨房忙活,睡了三四个小时,半夜还哭了,心情又烦躁,自然是没睡好的,黑眼圈像熊猫,好在拿冰袋补救了一下不肿了。

      林清慧不知道自己昨晚怎么又睡着的,起来时早餐已经摆在桌上,只留了一张字条。

      “我吃过了,早餐你记得吃,牛奶热一下,醒酒。”

    吃完早餐林清慧赶紧找了赵雯!一条消息弹过去,赵雯立刻马上回复了n条!

      什么?你说你昨晚和小迷弟喝酒,你喝醉了他给你卸了妆洗了脸还亲你了!恭喜你可以收服一枚炒鸡棒的弟弟哦!姐弟恋多浪漫!且行且珍惜!不行就让给我!

      不行,我怕你对我弟弟不好!林清慧回复道。

    看看看,这就开始心疼上了!赵雯马上接道。

      啊,怎么办!徐一博啊徐一博,姐姐该怎么回复你呢!林清慧关了笔记本,又打开,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开机密码换了,而后清理关于那个人的痕迹……

      也该开始新生活了!

      “徐一博,我……”

      “姐姐我……”

      “啊!”林清慧在家里来回踱着步子,思考着如何拒绝徐一博,这么多年邻居兼学弟,她真的很纯洁的看待,可是婉转又怕他不懂,冷漠又做不回朋友,她真的很头疼!

      结果这下更头疼了,是张星锐的微信消息……

      清慧,你在吗?我这个月底结婚了哦,有空记得来参加。而后是一个链接,电子请柬,还有婚纱照……男孩女孩笑的很美好,她却觉得,此刻有些扎眼了。

      初中同学群里此刻炸开了锅,大家纷纷祝贺张星锐新婚快乐之类的,她也发了一个新婚快乐,大家纷纷开始谈论带家属之类的,有一对同学很早已经结婚,是班里第一对,也是唯一一对从初中到大学的,毕业就结了婚的,有的人还没有归属,大家纷纷羡慕。

      突然不知道谁戏弄起了林清慧,艾特张星锐,邀请了你的初恋女神吗?有的人想起了初中那一段,也艾特了林清慧,打趣道,是啊你们俩以前不是谈过吗?

      赵雯赶紧冒了出来,哪有,明明是张星锐单恋我家慧慧。——毕竟是这么开始的,这样解围应该也不为过。

      接近尾声张星锐终于发声了,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大家这才哈哈笑了过去。林清慧盯着屏幕那几个字,眼泪再也止不住,掉在了键盘上,一颗一颗偌大的泪珠,晶莹剔透,像断了线的珍珠……

      扣上了电脑,赵雯的微信消息也没有回,想必是安慰了,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放下他了……可是心还是好痛……

      赵雯眼见着林清慧不回消息,怕她出了事,赶紧找到列表里的徐一博,给他说了请柬还有群里发生这事。

      徐一博握了握拳头,还是认命的出了门去敲602的门。过了一会而门才开了,林清慧避开他的眼神,他还是看到了她的眼睛有点红,不过没说。

      “怎么啦?你爸妈也出差了?没午饭吃?”故作轻松的语气,想必很难受,还是不要拆穿了……

      “是啊,蹭饭,你会做饭吗?”说着十分自然的进了厨房,打开冰箱指着那些鱼和肉,示意她来。

    她耸耸肩,“我告诉过你了,我不会做饭,别指望我。”

      给老爸老妈发了消息,二位问她在干嘛,她说徐一博爸妈也不在家,在602打算给她煮饭呢,二位彼时正在回来的路上,相视一笑,林妈回复一句,我们回来还早,你们自己解决吧。

      其实两家都很看好孩子们在一起,毕竟多年邻居,不是好友也成了好友,孩子品性又都端正,两家家长也不在意年龄了,乐得他们在一起,林妈又给徐妈妈发了微信,说了情况,徐妈赶紧给儿子发信息了,我们回来还早,一个星期你自己解决吧,还转账2000元,又说不够找她要!徐一博打开手机看完,刚好林清慧也看向他。

      “我爸妈回来还早,你做饭?”林清慧赶紧道,生怕厨师跑了,毕竟早餐可以西式,午饭可是要吃的像皇帝的~

      “我妈也说回来还早……我就会做些简单的……将就吃吧。”

      于是乎午餐就是酸菜鱼,一个紫菜鸡蛋汤,一碟西兰花……

      “这你还说将就吃,我觉得鱼最难煎了……还有汤,味道不错!”林清慧竖起大拇指,此刻哪还有什么坏情绪,徐一博见她开心便也笑了。

    伍 他还有机会

      吃完饭两人一起收拾桌子洗碗,菜量刚好俩个人,皆被空了盘……

      “那个……他给我发了请帖了,月底丽枫酒店……”

      “你不带家属去?”

      “没有家属啊,让小雯陪我去。”

      “哦。”没有就好,那他还有机会……

      清慧看了一眼认真洗碗的徐一博,这人可真沉得住气,她们认识十年了,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她的呢……

      “去逛街吧。”徐一博洗完碗搽了手出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啊?”

      “快到月底了,你不去逛街买礼服吗?不得穿的好看一点去见老同学?”

      “哦!好,你等等我化个妆。”她说着赶紧洗脸折腾去了。

      “化什么啊,不用化,我就喜欢看你素颜的样子!”噗呲,她没忍住笑,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赵雯月底才回来,她只能先和徐一博出去逛逛了。她看上了一条白色抹胸礼服裙,碍于有一丝性感,从试衣间出来时脸还是红扑扑的,他背对着徐一博照镜子,他打量了一眼镜中的女子,其实她的身材还是很好的,只是平时都没有凸显出来。

      “挺好看的呀,怎么了?喜不喜欢?”

      “啊,感觉有点怪怪的。”

      “就这身吧,脖子太空了,陪你去买项链,还有鞋子,要配高跟鞋吧……”她尴尬的看了看自己脚上的小白鞋,可是她平时不爱穿高跟鞋,嫌那个太累脚。

    徐一博给她挑中了一颗跳动的心的项链,直接付款了,然后给她戴上。

      “女朋友吧,这颗跳动的心,代表永恒的爱哦,祝您幸福!”店员说的林清慧怪不好意思了,没有反驳。

      “来,这一双试试,36的。”徐一博帮她选了一双卡其色五厘米粗跟的高跟鞋,拿过来直接帮她穿上……

      “啊!我自己来吧!”

      “没事,伺候你我愿意。”

      “你怎么知道我穿36的?”林清慧纳闷的问低头为她穿鞋的男子,男子笑了笑,没有回答她。

      “陪我去看西装?”

      “我……我不会看男装……”

      “没关系,陪我就行。”于是乎俩人从女装逛到男装,售货员以为是男女朋友关系,林清慧只尴尬的笑笑,懒得解释了。

    陆 女孩赴男孩最后的约

      徐一博在602做了三天饭,变换着花样全是彻底收服了林清慧的胃,第四天早上林清慧早起精心打扮了一番,今天,是张星锐的婚礼。

      赵雯从昨天就念叨着要她早点去车站接她,还说要见她家帅哥,她说,人家不是我的帅哥,赵雯发了一个哟哟哟的表情包,表示对她口是心非的鄙视。

      早餐匆忙吃了几口就要走,徐一博开了车送她,先去接了赵雯,赵雯看见徐一博可开心了,偷偷在林清慧耳边夸她找个了好苗子,身高颜值都有,还做得一手好饭,听的她耳朵都起茧子了。

      有你说的那么好吗?林清慧小声道,徐一博正提着箱子放进了后备箱,她俩落在后面说着悄悄话。

      明明这么好,人家从上学就粘着你,如今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你,年龄算什么问题嘛!

      林清慧不理她,其实她心中是有些欣喜的,只是小鹿撞了俩下还是被现实拉了回来,她还没有完全放下,和歌词相反,今天女孩赴男孩最后的约。

      “到了,学姐,我陪你去吧?”徐一博停了车,车门还未解锁。

      “你陪我去做什么?”

      “哎呀,家属呗,咱可不能被人家给比下去了,走吧。”

      “你让他当你家属,我不要家属。”林清慧说着,就要打开车门,结果却纹丝不动。

      “要不要我陪你去?”徐一博回头目光殷切,赵雯冲她直挤眉弄眼,想想也没损失,免得那些同学又八卦她和张星锐,也弄得人家面上尴尬。

      “好啊,你陪我去,就拜托你假扮一次男朋友吧。”

    徐一博开了车锁,率先下车拉开了车门,赵雯先下了,到林清慧下时体贴的为她护住头。

      “啧啧啧,慧慧你男朋友好体贴啊!我都吃饱了!”赵雯说着赶紧溜进了大厅,晚一步可就得遭遇林清慧的魔掌了,她才不要。

      “嗨,杜文文!胡文静!”

      “嗨!赵雯!”

      “那是……林清慧?几年没见这么美了,这是谁啊,介绍一下呗。”几个女生凑了一桌,将他俩也拉上了桌。

      “好久不见,这是我男朋友,徐一博。”林清慧互相介绍了一下,那边男生看见她也起哄了,是高中张星锐的室友,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她给张星锐送过宵夜,就是那几个接手的。

      “嘿,小慧越来越漂亮了,这是男朋友呢?昨天怎么没见你在群里晒?”

      “那是人家故意藏着今天给你们惊喜呀!姐妹们你们说对不对!”赵雯大声道,几个女人冲林清慧竖起大拇指。

      “我家慧慧害羞,平时都是我让她秀恩爱。”徐一博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感觉到耳根有些发烫,幸而头发遮住了。

      “哎,你是徐一博,可不就是初中高中都粘着小慧的学弟?”一位女生眼尖的认出了徐一博。

      “我和慧慧学姐一直是邻居,那时候就喜欢她了,可她说要学习,拒绝我好几次,我就一直等她,还好终于等到了。”

      “哦~那你们几时结婚呀!”众同学起哄,林清慧拉了拉徐一博的衣服,正要示意他随便糊弄一下得了,却瞟到了张星锐不知何时已经在旁边桌了,正有说有笑,看到她和徐一博有些诧异,下一秒又恢复了笑容。

      她回了一个微笑,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回头,徐一博正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徐一博刚刚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张星锐那个笑容好像是祝福,他看向她,一时忘了掩盖眼中隐藏不住的爱意,好像此刻,他真的是她的男朋友一样,他多希望,这是真的……

      “亲爱的来宾,请注意,张星锐先生,和夏晓倩女士的结婚典礼,此刻正式开始……”

      音乐和掌声一同响起,礼仪同一身亮丽西服的张星锐已经站在了舞台上,美丽的新娘在父亲和哥哥的陪同下走上了舞台,由父亲将女儿的手交给了张星锐,他举起新娘的手亲吻了一下,而后新人致辞,在礼仪的见证下宣读结婚誓词,俩人的“我愿意”都说的特别响亮,最后交换戒指,新娘就要丢捧花了,赵雯拉着林清慧也去了,林清慧是不想去的,她脑袋里还是那句我愿意……

      新娘往后一抛,结果砸到了最外围的林清慧手中……

      “哇!张星锐,你老婆是学体育的啊,抛这么高这么远……”

      “清慧,下一个结婚的是你哦!是不是好事将近啊!”

      赵雯笑着拉着清慧坐回原位,徐一博正襟危坐的等着她。

      “看什么,拿着回去炒盘菜给你吃啊。”清慧把花丢给他,众人直道,秀恩爱!

    柒 酒后亲了他

      宴会上有人敬酒,徐一博要给她挡,她反倒主动敬同学们,徐一博干脆只给她夹菜,心里想着这大白天就得收尸了,结果某人好像喝的不怕了,一个劲的喝,在林清慧要去敬男生那桌时,他终于忍不住夺了林清慧的酒杯。

      “你干嘛,一博,我没事~你就让我喝最后几杯,我们就回家,好不好~”那微醺带着些娇柔的语气,他还是第一次听的这么真切,所以无奈的放开了她,结果几杯过去了她还在喝,丝毫没有顾忌他说的话,徐一博怒了,拉着林清慧的手就出了宴会厅,到了阳台。

      “别喝了,我带你回去。”林清慧摇摇晃晃的好像不注意就要倒下,高跟鞋虽然是粗跟,也禁不住她东摇西摆,徐一博适时拉住了她,带进了怀中……

      “一博~你干嘛,我没醉……我只是,好困……”说着蹭进了他怀中,他先有些僵硬,这样的拥抱来的太突然,于是将她紧紧抱住看是不是真的,林清慧动了动似乎是被箍紧了不舒服,徐一博松了一点。

    其实此刻她还有一丝清醒,只是心里好苦好苦,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快乐,只能一个劲的喝酒谈笑风生,此刻分外依赖这个怀抱,更是趁着些许醉意抚摸徐一博的唇,而后突然将他的脖子往下一钩,踮起脚亲了上去……

      她没怎么接过吻,只是蜻蜓点水一下,正欲放开,徐一博却一手抱住她,一手扶着她的头,深吻了一番,只吻的口红印了他嘴巴一周,倒添了一丝妖艳……

      “唔……”瞬间清醒,林清慧推开了徐一博,急匆匆的去了女洗手间,还心有余悸,她刚刚在干什么?还真的亲一博了!这可怎么和伯父伯母交代啊!

    张星锐刚好路过,就见到了清慧同那个学弟忘情亲吻的画面,赶紧走开了,在洗手间门口点了根烟,吐着烟圈的时候看见清慧进了女洗手间,她面色绯红,低着头急冲冲的进去了,并未发现洗手间外面的人是他。

      “他……对你好吗?”清慧刚出洗手间,就遇到一身烟味的张星锐,她努力的绽开笑容,“挺好的,你怎么样?”

      “挺好的,你要幸福。”

      “嗯。”此刻她想,她已经放下了,那个先招惹她的男孩,那个她拒绝了的男孩,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男孩掌握了主动权,她追寻着男孩的脚步,一直到,再也追不上……原来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而徐一博,应该是上天看她可怜,送给她的一份最暖心的礼物吧!。

      再见了,张星锐,你曾是我的万里星河……

      徐一博,等着我。



     

     

      本文标题:轮轩一女多男小说 |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