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短篇美文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我成为了女经理的脚奴_风花雪夜小酒馆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16
  • 被阅读
  • 这一场雪已经落了好几天,天地间茫茫一片。越靠近关外,天气更是严寒。小镇是出关的必经之路,镇上最多的便是酒馆客栈,供来往客商歇脚休息。

    如今关外起了战事,出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对那些走南闯北的客商来说,正经关口出不去,还有许多隐蔽小道可以经行。虽然如今关外很乱,但宁愿冒险赚钱的商人也还有不少。尤其是起了战事之后,关外的人参、皮草运到关内来,紧俏得很,来往一趟,比得上以前两趟。

    所以,这小镇上歇脚休息的商人依旧不少。只是,这一场大雪已经下了十好几天的功夫了。大雪封山,山中的那些小道并不好走,不少商人被困在小镇中,整日唉声叹气,咒骂着这鬼天气。

    今年年景不好,关外在打仗,关内的日子也不好过。前一阵子大旱刚刚结束,便又迎来了这一场大雪。小镇由于地处要道,赚来往行商的钱,镇上的人都比较富裕。但在周围一带,不少村子里的人都没吃的了。小镇中每日间都可以看到不少乞讨的老人小孩,很多人走着走着,就倒在雪地里再也起不来了。

    镇上的一家酒馆内,大门紧闭,外面风雪呼啸,但这酒馆里却十分暖和。大堂正中安置着一个大火炉,火炉内的炉火烧得正旺,让这酒馆之中暖和了不少。不少被这场大雪困在这里的商人坐在酒馆中喝酒,热气腾腾的酒菜上来,再喝上几大口温好的酒,再寒冷的天气,也让人觉得浑身舒爽。

    酒馆之中一片闹腾。这些商人来自天南海北,既然有缘在这酒馆中相识,大家又都是生意人,本就牙尖嘴利,一个个喝着酒,说得眉飞色舞,那门外的风雪似乎早就忘却了。

    今日恰好是冬至,酒馆掌柜的也早就有所准备,宰好了羊,备好了饺子。饺子是羊肉馅的,在这寒冷的天气中,羊肉最能暖胃。

    羊肉饺子端上之后,一个穿着皮袄,带着瓜皮帽,浑身圆滚滚都是肥肉的胖子商人迫不及待地夹起一个放在嘴中,汁水四溢、回味无穷。胖子商人一边吞咽着,一边含糊着道:“好吃好吃。”嘴里的还没吃完,慌不迭便又夹起了一个。

    身边的同伴见状,顿时不乐意了,一拥而上道:“老肥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好吃的话,就该给兄弟们留一些啊。”几人顿时抢成了一团。

    高高瘦瘦的掌柜走过来,绿豆眼睛眯着,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几位客官,味道还不错吧。这是小店特意用现宰的羊肉做的。今个儿是冬至,吃这羊肉饺子是再好不过的了。”

    胖子商人被同伴给挤了开来,一跺脚,拼命凑上前去,却发现一盘饺子一个都不剩了。胖子商人一脸意犹未尽,一摆手道:“掌柜的,饺子再给我上两盘,不成,再上五盘来。”

    掌柜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这饺子嘛,当然是有,只是,你也知道,我们可是杀了整整两头羊的,这价钱嘛…….”掌柜的嘿嘿一笑,小眼中闪烁着精光。

    胖子商人啪的一下放下筷子:“掌柜的,你是看不起我还是咋的。让你上你就上,还怕我赖账啊。”胖子商人脸上一百个不乐意,油腻的肉挤成一团:“我还就告诉你了,大爷我走南闯北,还就不缺钱咧。”说着,胖子商人掏出钱袋子,直接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指着银子道:“看到没,掌柜的,这是十两银子,你给我管够上,让我们尽兴喽,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胖子商人一脸得意地拍拍屁股坐了下去:“我们都是生意人,十两银子,别说只是这点饺子,就是买你那两只羊,也是绰绰有余了。这大过节的,你这不是给我添堵嘛你。”

    见到白花花的银子,掌柜的眉开眼笑,连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各位大爷知道,我们这小店也是挺不容易的。”说着,掌柜的手悄悄向桌上的银子伸去。

    “啪”的一声,掌柜的惨叫一声,伸出的手闪电一般缩了回来。便见胖子商人一边敲着筷子,一边对着掌柜的道:“掌柜的,现在说说,我还会赖账不?”

    尽管被打了一下,掌柜的脸上仍然是一脸笑意,一边搓着手,一边眯着眼睛笑道:“大爷说的哪里话,我从来就没有这个意思。大爷您一看就是身家丰厚,怎会做出赖账那等事情呢?”

    胖子商人收回筷子,摆手道:“知道便好,还不赶快上饺子去。”

    掌柜的这回吸取了教训,一把拿走桌上的银子,眼睛一眯,对那胖子商人笑道:“大爷,若是不够的话,您尽管再要。”胖子商人不耐烦道:“快滚快滚,别打扰老子吃饭。”

    掌柜的也不恼,弯下腰道:“好咧,我这就滚。”

    说着,掌柜的走到大堂正中的火炉边上,将十两银子捧在手中,高声道:“各位客官,今个儿是冬至,大家出门在外,也都不容易。小店也考虑到了这点,特供应美味的羊肉饺子,大家看到没。”掌柜的将手中的银子扬了扬,伸手一指胖子商人的那一桌,道:“那张桌上的大爷给了十两银子吃五盘饺子。还有哪位大爷想要吃饺子的话,尽管说,小店保证管够。”掌柜的声音拖得老长。

    掌柜的话刚一说完,立时就有不少人拿出银子,吵吵嚷嚷道:“银子有的是,给我们也上五盘来。若好吃的话,十两一盘我们也要。”这些客商身家都很丰厚,被掌柜的这么一挑弄,出手都十分阔绰。

    掌柜的自然乐不可支,连声道:“不急,不急,都有,都有。”说着,飞快地将那些银子给收了过来,脸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一嘴黄牙也想要出来凑凑热闹。

    正在这时,酒馆紧关着的大门突然间开了,一阵冷风顿时涌了进来。背对着大门的掌柜的浑身一哆嗦,转过头来,见到门外的人后,一脸笑意的脸上顿时沉了下来。

    门外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衣裳单薄,不少地方都裂开了。他双手抱在胸前,身上落了不少雪花。见到酒馆中的人突然都向自己看了过来,小男孩本来冻得雪白的脸上突然一片通红,结结巴巴道:“我……我很饿,可……可以给我……我一点吃的吗?”说着,小男孩低下头去,看着自己钻出鞋子的脚趾头。

    掌柜的率先反应过来,将手上的银子都装进怀中,快步走到门前,口中大骂道:“小东西,你是想找死吗?滚开,滚开,这大冷的天,你是想要冻死我啊。”掌柜的赶过来,打算将门关上,脸上一脸怒色,看也不看那小男孩一眼。

    小男孩脸色涨得通红,在风雪中瑟瑟发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在那掌柜的关门之前,转身便想要离开。

    酒馆大堂的角落中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慢着。”便见角落中走出来一个中年汉子。这中年汉子面目粗犷,身材挺拔雄壮,他的桌上还放着一柄大刀,看起来,似乎是个江湖人。尽管只穿着一身布袍,但站起身来,却自有一股威严气势。

    本来想要关上门的掌柜闻言,回过头来,看着中年汉子向自己走了过来,脸上很快浮现出一丝谄媚笑意,哈着腰道:“客官,你是要出去吗?”

    中年汉子经过那胖子商人的桌子的时候,端起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便走了过去。那胖子商人见状,脸上皱成一团,怒气浮现,正打算发作,只听啪的一声,那中年汉子留了一个东西在桌上。胖子商人定睛一看,脸上的怒气顿时消失了,便见那桌子上赫然多了了一锭金子。胖子商人将金子拿起来掂了一下,眉开眼笑地将金子揣入怀中,到嘴边的话也缩了回去。

    中年汉子走到掌柜的面前,伸手将掌柜的拥到一边。掌柜的虽然瘦,但起码也一百多斤,但这中年汉子只是手臂稍微一摆,掌柜的连挣扎都还未来得及,便被拥到边上,还踉跄退了两步。

    掌柜的一脸惊骇,话也不敢说一句,怀中的银子纷纷掉在地上。掌柜的见状,慌慌张张将所有银子全部拥到了身底下,撅着屁股,生怕银子被别人抢去一般。

    中年汉子单手将门打开,对着那将要离去的小男孩道:“小鬼,等一下。”小男孩闻言回过头来,一脸惊慌,不知所措。

    中年汉子端着羊肉饺子走到小男孩面前,道:“拿去吃吧。”小男孩有些害怕,双手抱在胸前,良久也不敢去接。中年汉子又道:“拿着吧。”这回小男孩才瑟瑟发抖地将饺子接了过去,小声道:“多……多谢。”

    中年汉子低头打量了小男孩一眼,低叹一声,从身上摸出几块碎银子,塞到小男孩单薄破旧的衣服口袋里:“自己去买件衣服吧。”说完,这中年汉子转身便向屋内走去。

    小酒馆的门刚刚关上,掌柜的刚从地上爬起来,将银子揣进了怀中,便只听吱呀一声,小酒馆的门又被打开了,一股寒气瞬间涌了进来,掌柜的又是一阵哆嗦。他转头看去,稀疏的眉毛立时竖了起来,怒声道:“你……你怎么又来了呀。”说到最后,掌柜的语气软了下来,偷眼向角落里的那个带刀的中年汉子看去。

    便见刚刚的那小男孩又站在了门口,手中还端着羊肉饺子。只是这短短的功夫,本来热气腾腾的羊肉饺子竟就冷了下来。

    在小男孩边上,还站着个公子哥,眉目俊郎,气质儒雅,身上罩着貂皮长袍,身材修长挺拔。这样的人,在这靠近关外的地方,掌柜的可从来不曾见到过。

    少年公子哥牵着小男孩的手,走进了小酒馆中。只听少年公子哥温和道:“掌柜的,这里还有位置吧。”

    掌柜的脸上挤出笑意,连声道:“有,有,当然有了。”说着,他回过头来,扫了一眼,见这大堂中已经坐满了人,脸色顿时有些尴尬起来,搓着手道:“这个……好像没有位置了。”

    少年公子哥关上门,道:“不碍事,我找个位置坐一下便成了。”说着,看了这烟雾缭绕的大堂一眼,牵着那有些畏畏缩缩的小男孩的手,奔着刚刚中年汉子的位置走了过去。

    自从这少年公子哥走进来,本来快要吵破天的大堂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这少年公子哥的身上。小男孩显然并不适应这一切,一边走,一边躲在少年公子哥的身侧,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人。

    到了中年汉子对面,少年公子哥丝毫不客气,坦然地在中年汉子的对面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铺着毛皮的长凳,对着小男孩道:“来,你也坐。”小男孩嗯了一声,乖乖靠着这少年公子哥坐了下来。

    中年汉子的桌上本就有酒有菜,这少年公子哥也没有点菜的意思,只听他道:“掌柜的,添两副碗筷来。”中年汉子丝毫没有觉得意外,脸上神色如常,斟了一碗酒,仰头便干了。

    掌柜的也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不敢怠慢,飞快地上了两副碗筷后,飞快地退了下去。

    少年公子哥一点也不客气,拎起酒坛倒了一碗酒,喝了一口后,道:“酒不是好酒,但在这寒天喝起来,够味道。”说着,他递一双筷子给身边的小男孩道:“尽管吃,今天对面的大叔请客。”小男孩怯怯地看了中年汉子一眼,又看了少年公子哥一眼,摇了摇头。

    中年汉子粗声道:“让你吃你就吃,客气什么。”小男孩闻言,犹豫了一下,方才接过筷子。他实在是饿坏了,本还觉得有些害怕,但一会儿之后,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中年汉子拎起酒坛又斟了一碗酒,叹道:“眼看着就要出关了,终究还是让你给追上了,要不是这大雪的话,唉。”汉子摇了摇头。

    少年公子哥举起酒碗,对着中年汉子道:“不知道,我是该叫你仆散端,还是该叫你卜文端。”

    中年汉子道:“仆散端也好,卜文端也罢,只一个名字罢了。”说着,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少年公子哥道:“看在这位小兄弟的面子上,留下边关布防图,你就可以走了。”

    中年汉子放下酒碗,哈哈笑道:“你觉得你可以胜过我?”少年公子哥平静道:“胜过不敢说,我只知拼死一战罢了。”

    中年汉子沉声道:“我此次南来,为的就是探明中原的地形地貌,边关布防。现在好不容易绘成这边关布防图。你以为,只凭你几句话,我便会束手就擒吗?”

    少年公子哥依旧一派平静:“这样看来,你是不想安然回去了。”中年汉子长叹一声道:“你为何如此苦苦相逼?”少年公子哥喝了口酒:“若让你将边关布防图带回去,中原的大好河山,便要暴露在你们女真人的铁骑下了。”

    中年汉子冷哼一声:“你看看你身边的这小鬼,你再看看这块土地上的其他人。你们的皇帝,根本就不会顾及你们的死活,你又何苦要苦苦守护他的江山。”

    少年公子哥摇了摇头:“我并不在意什么谁的江山。”他的声音也冷了下来:“若不是看在你还有点良心的分上,你的性命也必须留下。你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

    中年汉子看向对面的小男孩,眼神闪动,低声道:“我也有一个儿子,也像这小鬼一般年纪。现在关外风雪那么大,也不知他有没有吃的。我只希望,他在饿的时候,也能有人给点吃的给他。”中年汉子声音中透着一股悲愤:“你们的皇帝昏庸无能,占着天下最繁盛的地方,却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而我们的皇帝与你们不同,我们生活在苦寒的地方,但我们的皇帝却想尽办法让我们吃饱饭。让我们的皇帝进关来,让所有人都吃饱饭,这样不好吗?”中年汉子虎目圆睁,直勾勾盯着对面的少年公子哥。

    少年公子哥缓缓道:“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纷争一起,会有更多人没吃的,甚至要失去生命。”

    中年汉子冷哼一声:“眼下被这大雪冻死的还少吗?”少年公子哥沉默下来,他不知如何说,他的眼神略微有些犹豫,但随即又坚定下来。

    小男孩吃得很痛快,自从这场大雪开始下以来,他只吃过几个冷馒头。大旱之后便是大雪,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吃饱过了。小男孩眼里只有一桌子的饭菜,根本没有心思顾及身边的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能吃饱饭,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少年公子哥将面前的烈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吃好了的话,就出去吧。”中年汉子眼中掠过一丝失望神色。他拎起酒坛,仰头狂灌几大口,将剩下的酒全喝光了,抹了一把嘴,沉声道:“走吧。”

    小酒馆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风雪一拥而入,靠得近的人被冻得一哆嗦,但没人敢说话。中年汉子率先走了出去,少年公子哥随后也走了出去。

    小男孩正埋头吃饭,见身边的少年公子哥与对面的中年汉子突然离开,他抓了几个饺子在手中,也慌忙向外跑去。刚要关上的大门吱呀一声又被打开,小男孩一头扎进风雪中。风雪茫茫,眨眼便看不到三人的踪迹了。

    掌柜的浑身哆嗦了一下,快步走到大门边上,头伸到外边看了一眼,见风急雪厚,人都没了踪迹。他迅速缩回头,将门给合上,伸手掸了掸身上沾着的雪花,嘟囔了一句:“可真冷啊。”随即又摸了摸怀中的银两,脸上浮现出舒心的神色。

    掌柜的走到大火炉边上,扯开嗓子喊道:“还有大爷要羊肉饺子吗?”刚刚冷清下来的小酒馆又闹腾了起来。



     

     

      本文标题:我成为了女经理的脚奴_风花雪夜小酒馆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