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短篇美文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虐心的爱|手机背后的真相

  • 作者: 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16
  • 被阅读
  • -1-

    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一个穿中学校服的女孩在过马路时被一辆小娇车撞飞,女孩倒下的地方有一大滩血,书包、衣物散落一地,车祸现场还有一部手机,目击者说女孩被撞前一边过马路一边看手机……。

    司机是一个刚拿驾照的女孩,当场吓得晕了过去。

    救护车呼啸着朝就近的医院飞奔,引得路人驻足观看。

    江小梅是路人中的一人,她刚从医院看完病准备回家做晚饭。在医院的门口,她看到邻居张姐正骑着摩托车紧跟在那辆救护车后进到医院的大门。看她的脸色,似乎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发生。

    江小梅跑上去拉了拉张姐的衣服:“张姐,你干嘛这么慌张?出什么事了?”

    张姐停下来看到是她,喘着粗气说:“你的手机干嘛关了,我刚才打了十几次都打不通,你女儿被车撞了,刚才救护车送的那个就是……。”

    江小梅两腿发软几乎站立不稳,张姐上前扶着她往抢救室跑去。

    抢救床上那个满身是血的女孩果然是王枫,江小梅视线有些模糊,医生护士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的意识也有些模糊,模糊中听见张姐急切地问:“这位是被撞女孩的妈妈,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一个护士把她俩拉到一边小声说:“还在抢救,现在不好说,你们去外面等吧。”

    医院几个科室的主任很快来到急诊室会诊,五分钟后,一个女护士跑到抢救室门口喊道:“谁是那个女孩的家属,她需要马上进行手术,请到这里来签字。”

    江小梅双手抖得历害,连笔也拿不稳,张姐握住她的手,一起在家属栏写上签了字。

    王枫很快被转送入手术室,江小梅由张姐扶着跟到了手术室门口。

    张姐把江小梅扶到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刚坐下,交警来到她们面前,他把散落在车祸现场的书包和手机等物品交给了江小梅。

    看到手机的那一刻,江小梅像发疯一般将它重重摔在地上,之后便哭了出来:“就是这该死的手机!如果没有它,我的女儿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手机屏幕被摔得粉碎,被一起摔碎地还有她的心。

    -2-

    这部手机是江小梅前夫王钢一年前送给王枫的,那天是王枫的生日,他打电话给江小梅,说自己要去很远的地方,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希望在走之前和她们一起吃个晚饭。

    江小梅带着王枫到达餐厅的时候,王钢已经坐在他们之前常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

    这是一家江边的海鲜酒楼,是她和她相识的地方,也是一起共同奋斗了十几年的地方。

    二十年前,江小梅生日那天和父母一起来这家餐厅吃饭。王钢那时刚从贵州乡下来这座城市打工,因为一时找不到工作,便在这家餐厅当起了服务生。那天他第一天上班,笨手笨脚的他在为她倒开水时把水倒得太满,水溢出来流到了她放在杯旁的手机上。

    那时,手机对于他来说还是侈奢品,他吓得脸色苍白,他以为她会让自己赔一部新的,没想到她却笑笑,左手拿过手机,用纸币擦了擦说:“没关系的,不要紧,反正它旧了,我正打算换新的呢。”

    他们就这样认识了,江小梅那善意的微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后的一年里,每个月,江小梅一家人都会来这家餐厅吃饭,每一次来,王钢都会热情地招呼他们,还会送一二样餐前小菜。

    半年后,王钢成了餐厅的主管,一年后做了部长。

    三年后,餐厅的老板举家移民去了美国,将经营权转给了王钢,他便成了这家餐厅的老板。江小梅那时刚大学毕业,正四处找工作碰壁,在一次来餐厅吃饭的时候向王钢提起此事,王钢邀请她来餐厅工作。他说餐厅目前资产虽然还是老板的,但经营权归自己,利润和原来的老板对半分。

    一个月后,江小梅真的来餐厅工作了,一年后,他们结婚了,又过了一年,他们的女儿王枫出生了。

    江小梅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夫妻二人一起经营着这家海鲜餐厅,他们早就有了房子和车子,每年寒暑假,他们都会带着女儿外出享受诗和远方的生活。女儿王枫自小都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矛。

    -3-

    江小梅一直以为自己会这么幸福地老去,没想到,她的幸福结束在六年前那个晚上。

    那天,江小梅因为身体不适在家休息,晚上十二点,王钢仍没有回家,打他手机关机,打餐厅电话,服务员说王总午饭后就走了,一直没回来。

    江小梅大脑一片空白,结婚以来,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每次有事,王钢总会提前告诉他,他今天怎么了?

    零晨三点,满身酒气的王钢回来了,身上除了酒气还有浓烈的烟味和香水味,更令人气愤的是他的脖子上竟然还有一个红唇印……。

    江小梅是个有洁癖的女人,从此便与王钢分房了,虽然在一套房里生活中,但谁也不主动向对方说话,有事的时候就让女儿王枫转达。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都觉得没意思,于是办理了离婚手续,王枫判给了江小梅。

    离婚后,他们把餐厅转让给了一个朋友,王纲把房子、车子和家里大部份存款都留给了江小梅,那些钱足够她们娘俩一生的花费。

    王钢搬出家前的那晚,一家三口又去了那家海鲜餐厅,还是坐在那个老位置,三个人沉默地吃完饭,临走前,王钢送给王枫一部手机,再三叮嘱她要努力学习,并要好好照顾妈妈。

    第二天,天还没亮,王纲一个人带着简单的行礼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自从王钢走后,江枫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学习成绩也不断下滑,最近一次测验居然掉到了年级中等水平。

    江小梅也好不到那儿去,她发现自己开始出现抑郁症状。

    老师把江小梅叫到学校告诉她,最近一段时间,同学们反映晚上宿舍关灯很久了,她还在床上看手机。没收过几次了,她总是来求老师还给她,还说不还给她的话,她就去死。学校规定不准学生带手机回校,实在有事找家长,可以向老师借手机。

    周末王枫回家的时候,江小梅把学校的规定告诉女儿,王枫拒绝交出手机,理由是她每天要和爸爸QQ联系。

    提起王钢,江小梅火冒三丈,这个负心汉,毁掉了家庭、毁掉了自己,难道他还要把女儿的前程一并毁掉?

    不,不只是前程,现在连命也要一起毁掉了……。

    -4-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王枫被推了出来,医生说抢救及时,命保住了,但遗憾的是没能保住她的双腿。

    回到病房,把王枫由手术车搬运到病床上那时,江小梅看到女儿屁部以下的双腿都没有了……。

    江小梅转身跑到医院走廊,拨打了王钢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女人说王钢出门前把手机落在家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江小梅几乎是咬着牙喊的:“不管他几点回来,让他马上回G市省人民医院……。”

    没等对方再说话,江小梅便挂了机。

    第二天,王枫醒来,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对江小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我的手机呢?”

    江小梅想发火,想到女儿的腿,她笑笑说:“屏幕摔坏了,妈拿到手机店维修了,还没去取。”

    王枫着急地说:“马上去帮我取来,我要用……。”未等她说话,一股巨大的疼感袭来……。

    江小梅把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女儿,王枫哭得撕心裂肺……。

    第三天,王钢没有来,他的电话还是那个女人接的,说他还没回家。

    第七天,王钢仍没有来,那个女人说王纲出国了,走时把手机留在家里了,以后就别再打电话来了,要找他就用QQ。

    直到王枫出院,王钢也没有来。

    王枫已接受了现实,身体的痛感也少了许多,江小梅从手机店取回了手机,换了屏和壳,像新的一样。

    王枫又像往常一样用QQ和爸爸聊天,王枫告诉爸爸自己受伤住院了,希望他能来看看他,爸爸说他刚到国外做工程,签的是五年的合同,这五年内都不能回国,也不能接电话,但每天晚上可以陪她在QQ聊天,王枫要求与他视频,爸爸说这个国家落后,网络不好,不能视频……。

    出院后,江小梅为王枫请了长病假,从此,江小梅当起了女儿的家庭教师,王枫开始了在家学习,回校参加考试的学习模式。她的学习成绩渐渐提高了,中考的时候竟然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

    高中的课程,王枫仍在家学习,回校考试。这期间,王枫照样每天晚上按约定的时间与爸爸QQ聊天,爸爸鼓励她一定要坚强,并说等她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就会回国了。

    凭着母女俩的共同努力,三年后,王枫考上本市一所重点的医学院。

    暑假,江小梅带着王枫到北京装了假肢,王枫终于重新站起来。王枫把自己站立的照片通过QQ发给爸爸看,并问他哪一天来家里看她,他说快了,等他十八岁生日那天他就



    -5-

    王枫期盼已久的十八岁生日终于到了,江小梅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她想在见面的时候,让他看到自己最好的模样,她要让他后悔与她离婚,让他悔到肠子都青了!

    见面的地点仍是约在那家餐厅的老位置,母女俩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餐厅的时候,约定的位置上坐着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母女俩走过去,王枫一边将拐杖放在桌边一边问:“阿姨,对不起,这张桌子我们之前就订了,您能换一张坐吗?”

    女人抬起头望着她们:“你们是王枫和江小梅吧,与你们约的人就是我,这几年来一直与王枫QQ聊天的人也是我。”

    江小梅和王枫目瞪口呆!

    那个妇女满含热泪地说:“王枫,你爸爸是个孤儿,一生下来就被人遗弃在了孤儿院的门口,他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十五岁那年跟随老乡到了这座城市打工,认识了你妈妈,也有了你,我们都以为他不会再回孤儿院了。没想到,五年前,他一个人回来了,还带回来一百万,说是报答对他的养育之恩。那时他已被确诊为肝癌中期,为了不拖累你们,他选择了离婚……。一年后的五月十五日在县城的医院,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临终前几天他托我以他的名义与你保持QQ联系,直到你十八岁生日……。”

    王枫趴在餐桌上大声哭泣……。

    哭过之后,王枫喃喃地说:“车祸那晚我好象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掉下了悬崖,是爸爸用双手托住了我,我得救了,他却掉进深渊里……。”

    一行泪流淌在江小梅的脸上,她突然忆起王枫车祸那天正好是四年前的五月十五日……。


     

     

      本文标题:虐心的爱|手机背后的真相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