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梦想美文
文章内容页

奇迹真的发生了;在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的杭州90后小伙找到了!

  • 作者: 美文社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5-10
  • 被阅读
  • 奇迹真的发生了;在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的杭州90后小伙找到了!

    “人出来了,活着就好!”中午12时09分,天津小伙李志森发了一条朋友圈,难抑激动。

    他告诉钱报记者,大约半小时前,他们在乌兰乌拉湖东侧遇到冯浩(此前本端报道为尊重家属意愿,用化名“王清”),“当时他刚好在那里遇到了一辆卡车,他就上车,坐了一小段,我们刚好遇到车,就把他拉到了占姆拉村(音)”。

    他是凭借毅力活了下来

    李志森说,冯浩现在身体状态还算不错,精神特别好,身体可能瘦了15公斤以上。

    据冯浩讲述,他是凭借毅力活了下来。李志森介绍说,“他两天一包干粮,每袋干粮的分量是200克,最后断粮7天多,就这样撑过来的。他还吃草根,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了。”

    他们计划现在先前往拉萨,休整一下。

    李志森说,今天上午11点,他手机最后的信号消失在距离乌兰乌拉湖60公里处。当时,“河水解冻了,麻烦了,车过不去,看看我们能不能徒步走走。”没想到这一走就碰到了冯浩。

    今天正好赶上其女友生日

    李志森和另一名队友林夕(也即冯浩女友)在无人区一共搜救了5天,一度绝望,但他们还是相信冯浩依然活着。

    另一位林夕的朋友李阳(化名)得知消息也非常激动,他说,今天刚好赶上林夕的生日。

    对于之前李志森说到的,冯浩为何突然离队?找到冯浩后,冯浩依然没说明原因。“我们就是相互问好,很平常。而且据冯浩自己说,他觉得穿越羌塘很容易,没有难度。”李志森说。

    李志森说,因为交通不便,他们估计最迟得两三天后才能回到拉萨。

    他选择了一人横穿无人区

    李志森说,此前,他们判断冯浩只剩下两种可能:一种是自己去横穿,另一种则是撤退。

    “长热保护站他没去,他上岸的东南侧五公里的工地他也没去,那基本可以断定冯浩选择了一人横穿。”

    时间紧迫,他们记得冯浩只有六罐G5液化气罐,后来应该是用没了。

    他和林夕曾一度在310公里处发现的冯浩自行车辙印,跟了四十多公里,和计划的穿越轨迹路线基本一致。

    “从车辙的新旧程度来看,和我们的时间基本一致。”李志森说。

    李志森说,出发前他其实曾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对可能的后事作了安排。他们家人也都知道,但阻止不了为户外探险付出生命的人。

    “我们三个人出发前都是各自准备各自的装备,按照三人计划的时间路程气温准备的。我还记得在我登第一座山的第二天晚上,因为我实在是太累了,冯浩就给我泡了包山之厨。他人其实很好,喜欢搞怪,就是情绪不稳定!”

    奉劝后来者吸取教训

    西藏林业厅曾于2017年4月发布禁止在羌塘组织非法穿越的公告,李志森也说,要奉劝后来者吸取教训,“太多人瞒(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无人区搜救!”

    日土县公安局关于搜救冯浩的最新消息表明,冯浩在和李志森、林夕在邦达错分开后,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自己继续横穿羌塘。

    在离穿越的起点310公里处,拜若布错的北面,搜救人员发现了一条山地车车辙,还有43码鞋的脚印,这个与冯浩的特征基本吻合。再分析当时没有其他人员穿越,所以可以肯定是冯浩独自横穿留下的车辙。

    李志森和林夕在3月20日到达拜若布错西北面。从现场留下的冯浩的车辙和李志森、林夕的车辙对比,可以判断冯浩到达拜若布错的时间和他们两个到达的时间相差不多。救援人员沿着车辙追踪了四十多公里,发现冯浩的车辙基本上是按照原计划的穿越轨迹行走的。

    冯父直说“谢天谢地”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接起电话,冯浩父亲松了一大口气。几分钟前,他接到了冯浩的电话,儿子已经走出了无人区。

    此前,由于他曾给儿子发邮件,希冀走出无人区的冯浩看到后,能给他回复。今天,他终于等到了冯浩的消息。

    从4月25日开始,他在西藏度过了煎熬般的10天。由于无人区范围过大,此前的多次搜救均没有结果。

    昨天,冯浩父亲刚刚回到了杭州。他本来计划回家筹款,“直升机搜救需要50万元,之前去的急,没来得及带钱。”即便如此,专业人员告诉冯父,结果不一定理想。

    和儿子通完电话,他打算即刻飞往拉萨。“他的身体还比较虚弱,之前在无人区还断粮了还好几天。”

    至于冯浩之后的生活,父亲不想多加干扰。“他是个大人了,之前在国外工作都很独立,我们信任他。”

    冯浩失联无人区的这五十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本端将继续跟进报道。

      本文标题:奇迹真的发生了;在羌塘无人区失联50天的杭州90后小伙找到了!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4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