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一整夜都没有拔出来好紧好大快点 舒服使劲

  • 作者: 炫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4-15
  • 被阅读
  • 一整夜都没有拔出来好紧好大快点 舒服使劲

    第010章 随便的女人

     “在村里,就玉嫂和王姐你跟我最亲了,”主动和王艳碰杯并喝了口,刘旭道,“要是我真的吐了,王姐你还真应该帮我洗被子。”

      “切,又没有说跟你玩得好就要给你洗,你这娃子分明是想得到我那老不死的一样的待遇。”

      “什么样的待遇?”

      “洗被子洗衣服还有摘菜做饭之类的,总之你能想到的都是我干的。”

      “没有别的待遇了吗?”



      见刘旭笑得有些奸诈,王艳就道:“当然有啦,比如一块睡,然后做那事。”

      在刘旭面前,王艳向来不知道矜持是什么,这也让刘旭很喜欢和敢什么荤话都敢说的王艳聊天,所以王艳这么说了之后,刘旭就顺水推舟道:“王姐,你跟你那老不死的做的时候,一般是用什么姿势?”

      “他在上面,我在下面咯,”说着,王艳就夹了一块炒蛋送到刘旭碗里。

      “没有试过别的姿势?”

      “农村人哪有什么姿势啊?”

      “王姐你忘记咱们小时候看的那个碟了?”

      刘旭这么一说,王艳就想起来了。

      那年刘旭十五岁,王艳二十五岁。那天有人结婚,他们两个就去凑热闹,后来新郎新娘还有客人都去外头拍照之类的,而刘旭和王艳就在新房里玩。王艳其实也是想去拍照作纪念,可又怕十五岁的刘旭会这里动那里动,一不小心打破东西就不好,所以就一直陪着刘旭。

      之后呢,刘旭就去乱按DVD,结果就出现了两个没有穿衣服的男女,男人躺在床上,女人骑在男人身上摇啊摇。

      农村的男人对性了解得比较少,但二十五岁的王艳绝对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当对性一窍不通的刘旭问这是在干什么时,王艳就说男的做错事,女的在惩罚他。

      想起那件事,真觉得结婚前还是有很多值得回味的事的王艳就叹了口气后笑出声。

      “有用过那姿势不?”

      眨着还算明澈的眼睛想了片刻,王艳就道:“还真没用过,不过我有和一个男人用过。”

      “谁?”刘旭心里咯噔了下。

      “那个男的对我很好,非常的好,所以我就跟他用那姿势了。”

      “不是你老公吗?”

      “当然不是了。”

      “那到底是谁?”

      “你怎么这么激动?”

      “因为……因为我不希望王姐你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我看上去难道不够随便吗?”

      盯着王艳那压着桌子边缘的雪峰,刘旭就摇了摇头。

      “我其实是很随便的,”绕到刘旭后面,王艳就搂住刘旭脖子,并将胸前的饱满都压在了刘旭背部,随后就附到刘旭耳边吹气,轻声道,“我从来没有骑过我老公,但那晚我骑在了那个男人身上,然后还使劲摇晃的。我还叫得非常大声,就好像自己要死了一样。”

      老婆和老公上.床很正常,所以王艳和她老公做的话,刘旭并不会反感,毕竟他们是夫妻。

      可一想到王艳竟然和除了她老公之外是男人做,而且还如此坦然地说出口,刘旭就有些生气,原本还想酒后跟王艳乱性的想法也荡然无存。

      “话说,旭子,要不要我跟你说得更详细一点?”

      “不用了,”说着,刘旭就拿开王艳的手,并起身往外走,道,“我吃饱了,要去睡觉了,谢谢王姐招待。”

      看到刘旭这反应,王艳就咯咯直笑道:“笨蛋,这个男人就是你啦!你王姐我虽然说话很随便,可身子可不会随便被男人碰的。”

      “怎么会是我?”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说到这,王艳就将那次的事讲了一遍。

      那次其实也就是玩过家家,王艳说看到电视里的人骑马很好玩,可她都没有骑过马,所以刘旭就立马躺在草堆里让王艳骑了。骑在刘旭身上的王艳确实摇得非常剧烈,叫得非常大声,架架架的。

      想起那件事,刘旭就知道自己错怪了王艳,所以就跟王艳道歉,并继续坐在陪王艳喝酒。

      跟刘旭干杯并灌下大半杯后,被呛得咳嗽了下的王艳就道:“其实在我印象里,你就像是我的弟弟,可是我怕你长大之后就变了味,就不会将我当成姐姐,而是当成了个女人。”

      “你不就是女人吗?”

      “你不懂我的意思,”叹了口气,王艳就道,“算了,算了,反正咱们不谈那些,咱们就喝酒。来,给姐姐我倒满。”

      “王姐,我觉得你的婚姻真的不幸福,有没有想过跟他离婚之类的?”

      “离过婚的男人值钱,离过婚的女人就不值钱,而且我还带这个娃,想再结婚都很难了,”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刘旭,王艳继续道,“咱们就像姐弟,有些事我从来不跟外人说,但可以跟你说。自从我生下女娃后,那个老不死的就没有碰过我。所以啊,我跟他其实已经没有夫妻之实,只剩下夫妻之名了。”

      “王姐,我是专攻妇科的,我知道那事就像吸毒,做了几次就会迷上,要是好几天不做就会很空虚。”

      “其实我也挺空虚的,”说到这,王艳就不敢看刘旭,“有时候想那事了,我就用手指弄一弄,或者用茄子和黄瓜。反正呢,这么弄一弄就好些,也就不想那事了。”

      “那这婚这应该离。”

      “算了吧,这辈子就这么过了,”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王艳就道,“而且呀,你不是要在村里开诊所吗?以后你就可以经常陪着我,给我解闷之类的。”

      “要是王姐想要,我可以配合的。”

      扑哧笑出声,王艳就道:“你还是个娃子,我已经是老女人了,我可不想跟你这娃子发生点什么事。”

      “我说的是真的,”说着,刘旭就抓住了王艳那滑溜溜的手,“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了弟弟,可我现在长大了,是真正的男人了,我可以向一个男人那样对待王姐,让你成为一个完完整整的女人。”

    第011章 开玩笑

    王艳和刘旭经常开玩笑,再荤的玩笑也开过,所以听到刘旭这话,王艳就是呵呵笑了两声,并摸着刘旭手背,道:“我有老公有女儿,已经是很完整的女人了。”

      “你不是说生完孩子后,他就没有跟你做过,那哪里算完整?”有些急的刘旭继续道,“作为完整的女人,每个月都要做几次才行,而王姐你已经好几年没有做了。”

      “反正自娱自乐也能解决需求,”叹了口气,王艳继续道,“而且啊,咱们这是乡下,又不是城里,城里那些男女简直将离婚当成了家常便饭,今天结个婚,明天可能就去离婚,然后又找别人结论了。乡下啊,女人名声特别重要,要是我真的离婚跟了你,你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而且啊,乡下女人的嘴巴特别大,你说一句她说一句的。改明儿,铁定变成你勾搭了我。到时候,你觉得还有谁愿意来你这看病啊?”

      王艳说的确实是事实,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旭也不想退缩,所以他就握得更紧,道:“我什么都不怕。”

      “王姐我怕,行了吧?”

      “看到王姐你过得这样子,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王姐很好,”见刘旭很认真,王艳就急忙抽回了手,并问道,“你刚刚是在开玩笑的吧?”

      意识到王姐还没有那层意思,刘旭就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儿太急了,所以他就道:“确实是开玩笑的,王姐你不用放在心上。”

      “村里好姑娘多,改明儿姐我给你介绍介绍。”

      “暂时还不想这事,等诊所有了着落再说。”

      边聊着天边喝着酒,那热好的一牙杯米酒都被他们两个喝光了,随后他们就继续聊着天,一点去睡觉的意思也没有。

      米酒后劲确实大,已经好久没有喝酒的王艳就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摸着花生米往嘴里扔,偶尔还会让刘旭张大嘴巴,随后就让花生米扔进刘旭嘴里。

      王艳是有些醉了,刘旭其实也有一点儿醉,但比王艳好多了,他在医科大学的时候也经常会跟舍友们去喝酒,所以就算一牙杯的米酒都喝下,最多也就是个半醉。

      聊着聊着,王艳就摇摇晃晃地去拿开水壶。

      拿了开水壶和水杯,王艳就边倒开水边道:“喝多了,得喝点水冲一冲,要不然明早儿铁定头疼。”

      或许是因为喝多的缘故,拿着开水壶的王艳手都有点抖,更是不小心倒了太多的水,满出并溅起的开水就撒到了王艳睡裙上。

      见状,刘旭都吓到了,他就忙抓住开水壶放在一旁,并心急地看着王艳胸口,问道:“烫不?”

      摇了摇头,王艳就道:“是温水,没啥。”

      王艳这么一说,刘旭就松了口气,不过他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王艳是穿着农村很少见的吊带睡裙,里面并没有戴罩子,所以当领口被水弄湿后,睡裙就紧紧贴着身子,这就使得刘旭看到了两颗浑圆,且好像蕴含着无限生命力的肉弹,他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两个颜色略深的凸点!

      就算王艳穿着睡裙,可在刘旭眼前,王艳就是光着个身子!

      盯着那随着王艳呼吸起伏不定的肉弹,又见这肉弹偶尔还会压着桌子边缘后变形,刘旭的嘴巴就越来越干燥,更觉得下面有一股火烧了起来。

      见刘旭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王艳就下意识地低下头。

      见这胸忽隐忽现的,有点儿醉的王艳就用两只手托着,笑着说道:“以前一块在河里洗澡的时候,你还捏过,好几年没有捏,它已经变大了,现在沉甸甸的,干活的时候特别麻烦。”

      刘旭原本就口干舌燥的,王艳这么一托,他就更受不了了,所以他就霍地站起来,并绕到王艳后面。

      弯下腰,闻着王艳身体散发出的体香,又看着那撞在一块的饱满,刘旭就道:“我现在要捏它。”

      说着的同时,刘旭已经出手了。

      只可惜刘旭还没有抓到,王艳就已经抓住了他的两只手。

      白了刘旭一眼,王艳就道:“王姐是有老公的人了,这儿可不是你能乱捏的。”

      “就捏一下。”

      “你难道没有捏过女人的胸吗?”

      “只捏过王姐的。”

      “不可能,”王艳立马下了结论,“都说城里人很随便,你这娃子去城里读了四年大学,性子铁定也变了。而且啊,你又长得不赖,在学校一定很多女生倒贴。捏胸亲嘴都是家常便饭,干那事绝对也是经常的。”

      “我说的是实话。”

      “真没干过?”

      “真没。”

      “哎哟!”王艳哈哈笑出声,“咱们农村现在二十岁左右就敲锣打鼓结婚了,你都二十二岁还是处男啊?这不成,王姐得早点给你介绍对象才行。你说说,有啥子要求。”

      “胸大。”

      “胸大好喂奶,还有呢?”

      “屁股大。”

      “屁股大能生孩子,还有呢?”

      “就像王姐你这样子的。”

      “这个要求很难哦,”说着,王艳就抓着刘旭两只手压在雪峰上,“给你揉两下,算是王姐我给你的见面礼。”

    本文标题:一整夜都没有拔出来好紧好大快点 舒服使劲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3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