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嗯哈宝贝你真紧老师 勾诱邻居老妇_乡野春月

  • 作者: 炫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4-15
  • 被阅读
  • 嗯哈宝贝你真紧老师 勾诱邻居老妇_乡野春月

    杨宇只感觉到了自己的舌头,他的头被紫淑狠狠地戏弄了,他也被刺

     

    激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压抑欲望。他的双手不顾一切地触摸紫淑的背影

     

    。紫淑的身体非常滑,细腻,但却是紫色的。穿短袖是有点紧,她的

     

    手不能向前移动触摸她的身体。杨宇只是把衣服拉起来,把它一直拉

     

    到她的手上。此时,她的胸部丰满透露出来。

    杨宇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退缩。他的手伸出来,子舒发出一声巨响。

     

    但子书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感动了。他的嘴是密封的,受到强烈刺激。

     

    子树的手立刻抓住了它。

    第一章

    这是初春,万物都开始发情的季节。

    杨羽来这个村子支教已经有几天了,这天中午,躺在学校后山上的大树下凉快,听见前方有嘶嘶的声音。杨羽以为遇了蛇,急忙拨开草丛看了看。

    这一看,杨羽鼻血都要冒出来了。

    一个村妇正背对着自己,脱下裤子,蹲下来尿尿。这农村的女人就是开放,这光天化日的就蹲下来尿尿,真是奔放十足啊。

    “这不是芳芳的妈妈杨嫂吗?”

    杨羽认了出来,芳芳是自己班的一个学生,第一天上学时,就是杨嫂把她送来的,所以有点印象。

    当时看杨嫂,就一身丰满,皮肤白皙白皙的,很是少见,杨羽有点印象,今天,没想到,一睹杨嫂的大屁股,这村子真是春色撩人啊。

    杨羽正看得带劲突然,听见杨嫂啊的惨叫一声:“啊,蛇!”

    杨羽急忙跑了过去,着急问:“杨嫂,咋了?”

    杨嫂抬头一看,当场脸红了,自己在这里尿尿,被人看了正着,真丢脸,急忙拉起了裤子,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像被蛇咬了。”

    杨羽四处找了一下,果然看见一条花蛇,一溜烟的跑了。

    “杨嫂,我看那蛇头三角形,像是毒蛇!”杨羽解释道。

    杨嫂一听是毒蛇,脸都白了:“毒蛇?那怎么办?”

    “这去镇上要好几个小时呢,万一真是毒蛇,恐怕来不及。”杨羽不是吓唬杨嫂,这毒蛇都是剧毒,发作起来很快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道理,杨嫂当然懂,村里每年都有人被蛇咬死的。

    “那怎么办?”杨嫂口干舌燥,非常着急,想了一下,难为情的说道:“要不,你帮嫂子吸出来?”

    “这!”杨羽愣了一下,这救人乃积德之事,吸毒不吞下去应该没事,便说道:“成,嫂子,咬哪了?”

    听到咬哪了,嫂子显然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说道:“咬在……”

    “嫂子,你倒快说啊!”杨羽着急呢。

    杨嫂的脸更红了,道:“咬在屁股上了。”

    噗!

    杨羽又喷血!这么巧?

    “嫂子,命要紧。”杨羽解释道,这时,就不去在意咬哪里了,吸了救人要紧啊。

    杨嫂点点头,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杨羽,但还是难为情的把裤子给脱了下来。

    杨羽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嫂子,你屁股可真大!”

    “贫嘴。”杨嫂被说得更不好意思了。

    杨羽弯下腰来,对着杨嫂那大大的白屁股,这村里的村妇为啥屁股都白白的,家里的阿姨也是,表姐也是。

    杨羽看着这白花花的屁股,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正事,找了一遍。

    “杨嫂,没找到啊!”杨羽对着屁股没找到被蛇咬的地方。

    杨嫂不好意思的回头,说道:“再下面一点。”

    杨羽朝下看去,果真看见了一个伤口。

    找到了伤口处,伸嘴就要去吸毒。

    “啊!”杨嫂发出了声音。

    “怎么了嫂子?”杨羽问。

    “没,没。”杨嫂红着脸,真想找条缝隙钻下去,幸好这里没别人,不然被人看见了,那真是丢脸的。

    但是杨羽的嘴很厉害,吸得杨嫂那是浑身不自在啊,或者说是心里痒痒的。

    像杨羽这样的年轻小伙子,在这个村里早就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些孩子和老头子,一群留守村妇每晚躺在床上都是翻来翻去的觉着空虚寂寞,怎么受的了杨羽的这动作。

    “啊,杨羽,别吸了。”杨嫂怕再吸下自己会控制不住心底的浴火。

    杨羽还真的吸出了一点毒血,看着自己还留在杨嫂身上的牙印子,擦了擦嘴,邪邪的笑了笑。

    杨嫂的脸通红,不好意思道:“你没看我其他地方吧?”

    “没有。”杨羽很正经的回答她,本来就是再救人,做正经事呢:“杨嫂,有没感觉好点?”

    “不知道,感觉头真有点晕。”杨嫂头晕那是一股热血倒流,给激动的脑充血。

    第二章

    杨嫂说着,急忙把裤子给穿了起来。

    “杨嫂,你男人呢?”杨羽故意问。

    “他在外面打工呢,一年也不回来几次。”杨嫂理了理衣服,看看四周有没有人,才看了杨羽一眼问:“你刚才看见嫂子尿尿了?”

    杨羽点点头。

    杨嫂脸更红了,又被看了屁股,又被男人看了尿尿,真是好羞耻。

    “这事,你可别跟别人说,很丢人。”杨嫂把衣服整理好,难为情的不敢看杨羽,嘀咕道:“嫂子先走了,谢谢你。”

    杨羽嗯了一声,眼睛却瞧着嫂子的胸,这熟妇的胸就是大,真是替她担心那衬衣被撑破了,胀出来的话,可又要丢脸了。

    杨羽看着嫂子离开的身影,这是他进入这个荒村第二次遇到这种事了。

    这村子到底是哪里?

    为啥有这么多白白胖胖的留守村妇?

    杨羽刚从师范大学毕业,考取了教师资格证,县里公开招考教师,杨羽有幸考中了。

    本以为可以在县里的发达城镇上教课,谁知道分配的时候,出了点差错,竟然被分配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浴女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木已成舟,想换也换不了,只能认栽了。

    杨羽回想起第一天来找这村子的情形。

    当时他不知道路,还找了一个当地的导游带路。

    “休息下吧,我实在走不动。这还有多久才能到浴女村?”

    杨羽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已经是他爬过的第三座山了,虽然他是体育健将,但背着这么大个行李,也已经累的不行。

    “再爬两座就到了,看见没?就在那山的另一边。”导游大哥指着远方被浓雾包围的大山说道,那里看起来就像人间仙境。

    杨羽心中抱怨这去浴女村的路真是曲折,绕来绕去也就罢了,还爬了这么多的山,公路又不通,完全与世隔绝。

    杨羽哀声叹息,这多怪自己不争气,运气也太差了。

    本以为能留在市里,没想到来到这么个偏僻的世外小村。

    其实这浴女村杨羽小时候来过一次,其亲戚小姨就住在这个村子,这个小姨没有血缘关系,外婆捡来的,所以已经十来年没见了,只知道小姨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也就是表姐杨羽小时候一起玩过,而其他两个表妹杨羽是真心没见过,小姨嫁得远,来往也就少了。

    杨羽只好咬咬牙,喝了口甘泉,背起行李继续前进。这山路哪里是路,杂草丛生,估计平时村里也没什么人出山来。

    这大致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渐渐有了浴女村的影子。

    从山顶浓雾中望下去,浴女村位于山谷两侧,中间一条河流,此河名浴女河,因水质清澈,甘甜可口,于是不少村民常在这河里洗澡沐浴,因此得名,村名也因此而来。

    传闻浴女村的女人个个肌肤胜雪,皮肤水灵灵的,完美无瑕,也是因为水源甘甜洁净的原因。

    只是这浴女通欲女,起初村里的少女均反对,时间长了也就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村子前山种满了桃树,正是春天,桃花漫山映红,像个发春的姑娘,而后山是一片森林,树木茂盛,倒更像是姑娘的特色之处。

    “我就送你到这了,我还要赶回去,你顺着这山路一直往下就到了。”导游擦了擦汗,看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就危险了,这山上可常有野兽出没。

    杨羽给了小费,就托着疲惫的身躯往村子行去。

    这路下方一点已经跟浴女河相连,又走了一半路,杨羽已经浑身是汗,见前方正有水塘子,便下了河,准备洗把脸清凉一翻。

    这水真心舒服,洗了把脸,顿时浑身舒畅清凉,这一抬头往水潭里望去,赫然发现里方正有一女子在沐浴。

    此女人皮肤洁净,毫无瑕疵,沁在水中,水正好淹没到胸口,胸口的那对饱满上还滴着几颗水珠,水灵灵的,看得杨羽都惊呆了。

    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的东西!

    本文标题:嗯哈宝贝你真紧老师 勾诱邻居老妇_乡野春月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3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