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我是不是变成姑娘了?”——毒妃

  • 作者: 炫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4-09
  • 被阅读
  • “我是不是变成姑娘了?”——毒妃

    第一章 艳遇寒月潭

      酉时。重峦叠嶂的深处飞瀑倾泻,夕阳收尽了最后的余温,让黑暗来临。这里三面环山,景致宜人。尤其是地处深渊的寒月潭,清水冷冽,终年不绝。

      雾霭迷离中,一位女子盘腿坐在水面上,身下是埋在水里的巨石,可见潭水之深。她身披洁白的纱裙,长发被白色丝带系住,脸上也蒙着轻盈的面纱。

      凉风拂过,那浑然一体的白色如真似幻,让人看不真切。女子双目微闭,神情肃穆,双手成莲花指放在两腿之上。她如同一尊佛像静静绽放在空气中。有小鸟停在了她的发间,她依然纹丝不动。

      忽然,她听到了铿锵之声,应该是从高处传来的打斗声,却仍然丝毫不动,不受外界任何之影响。突然,噗通一声,离她不远的水面上水花四起,好似大浪滔滔。无数清冽的水珠溅到了她的纱裙上,她略略皱眉,仍不打算收功。

      猛地,从水里伸出一只手臂,那手又大又宽,显然是属于男子的。镇定的她没有闪避,而是娇声呵斥:“大胆贼子,胆敢擅闯寒月潭!”

      大手的主人终于浮出水面,他的脸上全是水,看不清容貌。他用虚弱的声音说:“姑娘,救我!”说完,便晕了过去,显然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半趴在了石头上,脸颊抵着寒冷的水面,没有了响动。

      “你是谁?”女子见他毫无反应,马上飞身到了另外一块石头上,动作异常轻盈,喊道:“朝花夕拾!你们快出来!”她清冷而立,面不改色。

      朝花夕拾是女子的两位孪生婢女,均模样清秀且高低无二。她们听到喊声双双从暗处现身,跪在潭边,行礼说道:“少宫主,有何吩咐?”两人连声音都很相像。

      “那里趴着个男子,你们先过去看看,他死了没有?”女子的声音委婉平静,如空谷幽兰。

      “是,少宫主。”两人异口同声,然后不约而同飞身跃出,双双站在了巨石上。姐姐朝花探了探男子的脉搏,说道:“少宫主,他还没死呢,尚有一口气在!”

      妹妹夕拾捏起男子的下巴仔细看了看脸,皱眉说:“少宫主,这人八成是没救了,长得好像还丑呢。”因为天黑,陌生男子的狼狈尽收她的眼底:“现在该怎么办啊?”

      “美丑又有何妨。”女子微微蹙眉:“只可惜他是个男子,不然我倒是可以救上一救。”因为万秀宫有着严厉的宫规,不得私藏来历不明的人,尤其是男子。一经发现,后果自负。

      朝花和妹妹对视一眼,说道:“少宫主,奴婢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这男子既然能掉下悬崖而未亡,说明他是有福气之人。你就发发慈悲,救救他吧。你若不救,他必死无疑。”

      “对,对,少宫主是救命的菩萨,不会见死不救的。”夕拾看着自己的少主人:“都说宫规无情,可少宫主是柔情侠骨呢。”

      “可是,娘亲她——”女子犹豫了:“容我再想想吧。”

      夕拾赶紧说道:“少宫主,要快,这人估计拖不了多久的。寒月潭的水这么冷,就算正常的男子也抵御不了多久的。”

      朝花又弯腰身探了探男子的鼻息,说道:“少宫主,夕拾说得没错,他快不行了。”

      女子终于往前迈了一步,说道:“算了,你们先把人抬到山洞再说。”她一指前方。

      “是,少宫主。”姐妹俩又是异口同声,然后合力将人从水里捞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人抬入了山洞。

      这山洞就在寒月潭附近,顺着斜坡而上,冬暖夏凉,是练功避暑的好居所。山洞内青苔扶壁,流水叮咚,还有石桌石凳,一张木制卧榻精致而舒适,更有一排书架陈列其中。虽然陈设简洁,却处处透露出主人的淡泊喜好。

      “你们把他安置在榻上吧。”女子声音和缓,听不出情绪。脸上的轻纱依旧拂面,没有取下的迹象。

      “是。”姐妹俩轻手轻脚地将人放下,他湿漉漉又昏迷不醒的样子着实可怜。朝花看着他说道:“少宫主,奴婢该如何帮你?”

      夕拾忽然嚷起来:“呀!你们快看,他的身上在淌血!”顺着她的手指,果然看到有点点红色顺着水滴流下,在烛光的印衬下,显得格外暗沉。

      “他受伤了。”女子终于移步上前,在男子的几处穴道上轻轻点了点,说道:“好了,你们快去准备一些热水来吧。”

      朝花深知少主人的脾气:“少宫主,你还是心软了,对不对?”她嘻嘻笑了笑:“妹妹,走。趁主子还没改变心意,我们马上去准备热水,迟了怕救不了。”

      “好的。这人活该命大,今天碰上了我们少宫主,不然只能等死了。”夕拾说罢往外走:“这几天宫主不在,刚好可以救人。”

      女子听了,只是轻轻摇头,没有说话。她走过去取了一个烛台,靠近男子之后,将他脸上的湿发捋到一边,又用身上的绢帕擦拭他的脸庞,这才惊觉男子长得一点都不丑,根本不是夕拾说得那样。

      虽然他脸色苍白,又紧闭双目,可脸型俊朗。他剑眉入鬓,睫毛浓长,衣衫虽然湿透,可体型健硕。看他的双手,应该也是习武之人。

      女子正在探看,忽然听到嘤咛声,她马上退后一步,举着烛台说道:“你醒了?”

      男子果然幽然转醒,恍惚间仿佛看到一尊雕像屹立身边,再仔细一看,却是一位亭亭玉立的佳人。虽看不清容貌,只觉一股清气萦绕:“姑娘,是你救了在下么?”

      “你别动,你伤得不轻呢。”女子轻声问道:“你是谁?为何会跌下山崖?”这是她比较关心的。

      秦钰锒思维很清晰,却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就称呼我阿锒吧。”

      “阿锒?”女子微微不悦:“这不是你的真名吧?”她有些置气,说道:“也罢,既然不肯说出真名实姓,那本姑娘就不救你了!”

      “啊!”秦钰锒忽然浑身抽搐起来,面部狰狞,表情异常痛苦:“我、我好难受,啊,这是?”

      女子见状,马上走过去伸手点了几处穴道,又探了探他的脉搏,这才惊道:“你中毒不浅呐!”

      秦钰锒大口喘气,思绪尚好未乱。他终于逐渐平稳下来,虚弱说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在下是被人下毒暗害,才会不敌对方跳下悬崖。”他歇了几口气,又说道:“倘若不得救,绝对不会连累姑娘。”

      “谁说我救不了你的?”女子娇声说道:“别把本姑娘看扁了!”说罢,她走到一排书架面前,伸手取下一个小瓷瓶,从瓶内倒了一颗药丸出来,走到男子跟前说:“你先将它吃了,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外伤稍后再医。”她非常笃定的神色。

      秦钰锒立即乖乖接过药丸吞下,隔了片刻,说道:“多谢姑娘。不知姑娘芳名?”他只看到她的柳叶眉和水汪汪的眼眸,很好好奇她的长相,这也是人之常情。

      知道他在盯着自己看,女子往后一退,说道:“大胆!本宫主岂是你能偷窥的!”她背过身去,心中快跳几分。

      “在下唐突,得罪了姑娘。可在下没恶意,又深受重伤。”秦钰锒只好将目光放在别处:“这是哪儿?我只记得自己跳下悬崖,然后跌入水中,见有人坐在水里才喊了救命,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

      “山洞。”女子缓缓说道:“这里是万秀宫的后山,你已在万秀派管辖之内。”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本姑娘姓龙,你就喊我龙姑娘吧。”

      秦钰锒想要起身行礼不得,只好说道:“恕在下冒昧,不能下地给龙姑娘行礼。”

      见他如此彬彬有礼,龙吟这才好过些,声音也平静下来:“哪里。你受伤了就乖乖躺着吧。不过,你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吗?”

      “不知道。”秦钰锒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龙吟没有勉强他,正要说话,就见朝花夕拾回来了。她们一个手里端着热水,一个手里拿着绢帕纱布之类。

      夕拾见人醒了,立刻凑了上去:“妈呀,原来你不丑啊!”她噗嗤一笑:“我还以为你很丑呢。”她看着自家主子:“少宫主,这位公子很俊朗哦。”看不清主子的反应,她马上就说:“对不住,奴婢失言了。”

      朝花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夕拾,你瞎说什么呢!忘了宫规啦?”

      “这两位是?”秦钰锒随口问,眼睛却是看着龙姑娘的。

      “她们是我的婢女朝花和夕拾。”龙吟对她们说:“你们将东西放下,然后到洞口把守。”

      朝花立即就说:“少宫主,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我们可以帮忙的。”她看着男子:“他的伤到底重不重?”

      “不用。你们就在洞口守着吧,我怕有什么风吹草动。有你们看着我放心些。”龙吟解释了一下。

      两位婢女没有反对,双双出去了。

    第二章 肌肤亲密

      秦钰锒平躺在榻上,龙吟见状就说:“你把衣衫脱了吧。”面纱下的脸庞已经红润起来,这种状况她还是初次遇上,却不得不这么做。

      “啊?”秦钰锒倒是愣住,然后盯着她的面纱:“龙姑娘,你确定要在下宽衣解带么?”艳遇来得太快,却不是时候。

      知道他想歪了,龙吟娇嗔:“你想到哪儿去了?!若不脱了衣衫,我又怎能给你医治包扎。你以为你这是轻伤么?”她赌气说:“罢了!就让你疼死算了。”她转身,走出几步。

      君子坦荡荡,秦钰锒这才微微一笑,说道:“那就有劳龙姑娘了。”他动手宽衣,露出精壮结实的体格,只是几个伤口格外醒目,有两处还在往外流血。

      龙吟深深呼吸了几次,尽量对他的身体视而不见。她用洁白的巾帕擦拭他的伤口,动作非常轻柔,免不了碰到他的肌肤,却感觉自己手背一片火烫,心说不妙。他的体温正在上升,绝对不是好现象。

      秦钰锒躺在那里,感觉口干舌燥,越发觉得不适。没过一会儿,他忽然心猿意马起来。这也难怪,他正值双十年华,面对恩人的施以援手,他忍不住浮想联翩。他看着她的眉眼,想象着面纱底下拥有动人心魄的容颜。

      龙吟刻意不去理会他的目光,低头悉心清理他的伤口,然后仔细进行包扎,每一下都很小心,生怕触碰到他的伤口。救人一命是好事,她不希望半途而废。

      忽然,秦钰锒一坐而起,他猛然抱住龙姑娘,说了几句胡话,好似狂性大发,试图侵占她的身体。几下没有成功,自然被龙吟制服,终于昏厥过去。

      朝花听到响动,急急而来:“少宫主,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动静这么大?”

      龙吟看着他,轻轻吐气:“已经没事了。他毒性发作出现了幻觉,不能怪他。”她悄悄红了脸颊,好在有面纱挡着,旁人才未发现。她从未与男子如此亲密,不想今天为了救人却破了例。

      “哦,我还以为他见色心起呢,可千万不能是个白眼狼啊。”朝花说道:“不过,如果他敢乱来,主子也是不会轻饶他的。”

      “知道就好!”龙吟嗔了她一眼:“去,找跟绳子来。”

      “绳子做什么?绑了他吗?”朝夕连声问道。

      “少废话,去吧。”龙吟懒得解释,见朝夕走开,这才看着榻上的阿锒。他到底是何来历?虽然只穿着粗布衣衫,为何会透出一股贵气。她有注意到他的手指,那上面赫然带着一枚形状奇特的戒子。

      当秦钰锒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五花大绑,身上还是原来的衣衫。他试着动了动,说道:“龙姑娘,刚才在下是不是冒犯了你?”看她不点头又不摇头,他只好说:“在下不是有意为之,请姑娘莫怪!”

      龙吟走到他身边,说道:“你想多了,我没有怪你。”

      “真的?”秦钰锒的双目对上她的两汪清泉:“那就多谢姑娘了。女子清白事大,的确是我唐突了。”

      他的确是正人君子,这不由让龙吟对他多了一丝信任。娘亲总说世上男儿多薄幸,多半都是坏人,可眼前此人倒是不错。

      “龙姑娘,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秦钰锒问。

      “快到子时了吧。”龙吟微微一笑,声音不由变柔:“你且好好休息,待伤势稳定,我再想法子给你解毒。”

      秦钰锒眼前一亮:“姑娘莫不是神医?”

      “只是略通医术而已。”龙吟很是谦虚:“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你要去哪儿?就这么将我绑着么?”秦钰锒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龙姑娘,在这里陪着在下可好?”

      “不!”龙吟说道:“男女有别,倘若让第五个人知道,我就说不清楚了。”心里,她还是忌惮娘亲的。就算她再宠爱自己,可若犯事也是会重重惩罚的。

      隐约响起几声雷鸣。

      朝花再次进来:“少宫主,外面下大雨了,变天好快啊。”

      龙吟听了,顿生尴尬,说道:“那好吧,今晚我们三人就留在隔壁山洞过夜。”她看了一眼秦钰锒:“至于你,就老老实实绑着吧。”

      朝花夕拾陪着少宫主来到隔壁洞穴,这里小了很多,地上铺着草席,四处通风,能听到下雨的声音,因已习惯了这里的气候,倒也不觉得冷了。

      “少宫主,这里太挤了,你还是去隔壁吧。反正他被绑住,玩不出什么花样的。”朝花对少宫主说。

      “少宫主,你为什么绑着他呀?姐姐说他发狂了。”夕拾说道。

      “他身上的毒能致幻,也可能导致自残,必须用绳子绑着他。待明天我去找点解药,看能不能将他治好。”龙吟说道:“解毒是最难的,只能看他的造化。”

      “这么说,他还有可能死啊。”夕拾很惋惜的样子:“真是可惜,他长得还不错呢。”说罢,痴痴笑着。

      “不会的,人到了我手里,我岂能让他轻易就死?”龙吟就说:“况且,救人是积德,娘亲害人很多,我想为她积点德。”

      “我说嘛,咱们少宫主就是不简单呢!”朝花立即说道:“不过我们要小心些,倘若让宫主知道了,会掉脑袋的。”她苦下脸来,不敢去想那个场面。

      “所以我们收留陌生男子的事,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懂吗?”龙吟看着她们,神情很严肃:“如果你们走漏风声,我们三人一起完蛋。”她比了一个砍脑袋的姿势。

      夕拾胆小,说道:“万一真让大家知道了,我们会不会性命不保啊?”

      “娘亲说一不二,很难说呢。”龙吟往最坏处想:“大不了她废了我的武功,或者罚我几天不吃不喝。”

      “那我们呢?”夕拾小声问。

      朝花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你怎么这么啰嗦啊!央求少宫主救人的是你,这会儿胆小怕事的还是你!”她忍不住吐槽。

      “我——”夕拾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再说话。

      想到阿锒刚才那直愣愣的目光,龙吟觉得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一想不对,马上起身说:“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怎么啦?他不是被绑住了嘛,不会有事的。”夕拾不满道:“少宫主,你还是安分点吧,宫主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现在怕已经晚了。”龙吟对她们两人说:“你们待在这里,我过去看看。放心,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好吧。”姐妹两只好点头,互相靠在一起闭目养神。

      秦钰锒根本就睡不着,听到脚步声,就问:“龙姑娘,是你么?这里的烛火刚熄灭了,小心脚下湿滑。”

      龙吟重又点燃烛火,走到近处问道:“你觉得如何?”

      “口渴。”秦钰锒显得心不在焉:“还有胸口发烫,人难受。”他有些昏沉,却怎么都无法入眠,尤其是坐着被绑住手脚,就更加艰难。

      “你要吃的苦才开始呢。”龙吟给他递水:“喝吧,这是山泉水,很甜的。”她亲自端着喂他喝,感觉格外亲密。

      秦钰锒连谢谢都没说,就大口大口喝了个痛快,直到一碗见底,他才恢复了点精神:“是不是中毒的缘故?”他抬头看着她:“龙姑娘,你为什么一直蒙着面纱?”尽管身体不适,他的好奇心仍在。

      龙吟不悦,怒道:“为何要知道我的容貌?!娘亲说得没错,你们男子就只喜欢美貌的女子。难道看人只看表面么?真是肤浅又愚蠢!”

      秦钰锒本就难受,被她这么一说,就更加觉得不自在:“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好奇而已,并无伤害姑娘的意思。若你觉得冒犯,在下还是只能道歉。对不住了,龙姑娘。”

      龙吟坐在石椅上,说道:“罢了,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是多让你说几句话吧,若天亮死了,也不枉此生了。”

      秦钰锒一听,悲从心生,却不能告诉她缘由:“姑娘,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你能答应么?”

      “是什么?我要知道了才回答。”龙吟看着他虚弱的样子:“你中毒不轻,不宜胡思乱想。”

      “我想有人陪着看日出。”秦钰锒说出心愿:“因为我的家乡在东边,所以我想看看东边的太阳。”如果命该如此,他纵然不服气也是枉然,随遇而安就好。

      龙吟被他的话震慑了一下,问道:“你不是大元国子民?”万秀派乃是大元国中最大的帮派,一时无二。

      秦钰锒微微点头,说道:“恕在下不能告知实情,倘若幸存,定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他认真说。

      “我才不要你报答呢。”龙吟毕竟年轻,在陌生男子面前总是容易脸红,她一再庆幸有轻纱遮脸,才不会让他看到自己的羞窘。

      “啊,我好难受。”秦钰锒忽然想运功抵御。

      “不可,不可!”龙吟发现了他的举动,立即说道:“切不可运功,否则经脉逆行,你必死无疑了。”她善意提醒,忍不住为他担心起来。

    本文标题:“我是不是变成姑娘了?”——毒妃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3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