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名家随笔
文章内容页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留在记忆里不舍的才是最真

  • 作者: 美文社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4-08
  • 被阅读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留在记忆里不舍的才是最真

    每个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已的戏曲,不是因为曲调的旋律有多动听或是词意写的有多美,而是因为这首谱曲里有着自己的故事!故事里美好的期盼,会成为梦想,然后渴望将梦想变成现实,将曲意的虚幻化为真实。从此人生会因梦想而美好。

     

      对于如今这个时代观戏的人,看戏大凡都是嗤之以鼻的吧。而我,却是例外!在家乡每年三月初三都会在青山脚下搭一戏场,以唱戏的方式给这个季节添增许多感恩的曲调,人们会纷纷以看戏的名义,邀请迎接亲戚朋友来家看戏,最为感人的是,从别村嫁到邻戏场近居的老人,会以此传统节目接娘家老人过来听戏,老人都对戏曲情有独钟。在我看来,人到老年其实都挺孤独的,他们都勤劳朴实惯了,不会像小年轻样故意应邀相聚,更不会平时去外嫁姑娘家小住,而在这个传统节日里,各家都各自接老人来观戏,以补自己的孝心,老人们也借此机会见见面,联络联络那老一辈人久违的感情。讲讲那过去的话,问问现在的生活,戏场里她们那深遂含泪的目光和互相摸索彼此手心的颤抖样子,最为让人动容!

     

      年轻人相约看戏,多数都是借戏约牌局,要么就是为了陪伴老人增添气氛,然后自己却做了低头族。正真去品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与朋友们聊天,我从不避讳我对楚剧的挚爱,尽管我完全明白他们张大的嘴巴,瞪圆的眼睛里所包含的全部内容。我在接纳了他们一切的惊讶,不解,甚至还会自我沉迷在台上演绎的戏曲人生里,一字一顿地告诉他们:“我爱看戏!”我喜欢陪母亲看戏,就如同母亲和几个姨为接外婆来听戏张罗着吃住一样,乐此不疲,外婆耳朵不好,戏场里母亲总会不厌其烦的给她讲解到那一段又到那一段了,外婆总似懂非懂的嗯啊哦的应答,不时还惹出旁边老人们一场笑话,今年的三月三,外婆不在了。看到戏场内老人互相慰问的场景里,耳畔也回想起外婆的声音:"嗯……您几个后人了啊,几个孙儿了啊,儿子媳妇儿还好社(家乡土语),然后不管怎样都夸赞人家八字几好几好!母亲看到身边颤颤巍巍来看戏的老人,目光中也泛起了泪花,我挽起母亲臂膀,靠在她身上,然后目光投向戏台上默默思绪着。

     

      同伴都是把长辈们安顿好场地后,都三五两群的奔牌局聊天去了,唯我跟身边这些乡下爹爹婆婆们却打成一片,在戏还没开场前,就像跟她们很熟样,喜欢听她们讲那过去的事。 待开场后,我也会像个老婆婆样,跟来看戏听戏的乡亲们用很朴实的语言与她们讲解戏曲人生。这是现在,从前的我对自己这一嗜好还真有点羞于承认。或许是怕被冠以“老古董”的名号,又或是怕自己这个独特的爱好把自己推入异类的行列?也许都有吧。而现在,我可以身着潮装从容自若地穿梭于一堆一堆的灰衣布鞋,满头银丝的老翁老妪之间,不去顾及自己的格格不入,寻找最佳位置,只为好好看一场戏。对于我来说,白天看戏的兴致远远次于夜晚。农村白天的戏院人声嘈杂,各种小吃摊叫卖声此起彼伏,不爱看戏的小孩儿小青年满世界乱窜,若遇上天气干燥,空气中烟尘缭绕,总让人静不下心神。不像夜晚,爱热闹的孩子们回家睡觉了,单留下卖瓜子的小摊支起一盏灯,场地里黑压压坐满了人,耳朵里只有嗑瓜子的噼噼啪啪和表演开场前的窃窃私语。夜色朦胧,唯有戏台上灯火灿烂,在天空的黑幕下耀眼如瑶池仙境,似梦似幻,让人恨不得腋下生双翼,飞到台上,一看究竟!真的,若能在离戏台不远处占到一个好位置,对于看戏的人是再幸福不过的事儿了。我不仅喜欢演员华丽的服饰,更想要看清他们俊俏的容颜。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最让我着迷的是女扮男装的小生。而且,一定要是女扮男装,她们扮相俊美,剑眉星目,英姿勃发,刚中带柔,不魁梧但却挺拔,唱腔粗犷中揉入了娇俏,声音宽厚而细腻。唱念作打一台表演几乎勾走了我的魂魄,以致很多年来,女扮男装的表演都是我的一个痴梦。

      懂戏的老戏迷们大概更愿意把“看戏”叫做“听戏”吧。因为戏曲毕竟是声音的艺术。小时候的我却是不会听的,只一味关注演员们华美的装饰,脸上的油彩,甚至在近处看他们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看他们舞动的水袖,满头的珠翠,头插的翎子,厚底的皂靴,甚至探起身子,看他们在戏台一侧候场以及下场后的样子。小时候父亲知道我对戏曲的痴迷,不管白天多忙多累也不忘晚上带我去赶一场子,或许是有些戏曲天赋吧,我尽会有模有样的模仿唱戏,那身段那唱腔,在儿时的记忆里总被长辈们赞不绝口。事到如今三月三,家乡渡槽下搭戏场时,邻村的长辈们遇上父母,都还连说带笑谈起我小时候,身披花色床单,在门口石板上扮演戏中小生的模样,甚至在农忙闲暇时,泡上一杯清茶,都约几个戏迷逗弄我来一段,解解乏与馋,想想那时怎么就不知羞涩,还自我陶醉的演绎的有模有样!慢慢长大后,我不知不觉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听觉。我渐渐能听出来差演员与好演员的不同。好演员的声音高亢激越,收放自如,从低沉到明亮自然流畅如平滑的丝绸,亦如洁白的美玉不掺任何杂质。吐字清晰,一板一眼穿透耳鼓,字字溅落在人的心间。愈是看似无意义的“嘿”“哟”“咦”“呀”就愈见其演唱功力。每到这时,台下定是掌声伴着叫好声齐齐响起。倾尽全力的艺术交付与聚精会神的懂得欣赏彼此回应,这样和谐的场景总让我无比感动和欣慰……

     

      传统的东西,总是会在时光的冲刷中慢慢被人们遗忘,人们常说百无一用是情深,而我却依旧对这些东西念念不舍,生活中,曾经历经的无数细节,很多看似无关痛痒,可长期累积下来后,会成显许多意想不到的成长,成长的岁月里,我从未变化过本真,只是越来越清晰的成为了自已,也会成显出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人品。如果我们的生活非常平庸,回念过往,心慕余生时,那些走走停停的美好过往和热爱,能够留在记忆里不舍的才是最真,那份本真会让平庸生出希望的芽,让我们的生活不再那么的地无聊。

      本文标题: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留在记忆里不舍的才是最真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3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