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心情随笔
文章内容页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陆辰修余沐恩

  • 作者: 炫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19-04-08
  • 被阅读
  •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陆辰修余沐恩

    第1章 收养

      凌晨三点,雷鸣交加,大雨滂沱。

    荒凉的郊区,一个被肮脏的泥泞所环绕的歌舞厅还在营业,里面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的龌龊的戏码。

    六岁的余沐恩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恐惧的双眼盯着舞台正中间,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母亲偶尔来这个歌舞厅表演,今天又喝多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被一群野蛮肮脏的男人围起来,她不知道他们对她做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表情会那么痛苦,然而台上每一声凄惨的叫声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使劲划在余沐恩的心脏上,让她心惊恐惧的发抖。

    “啪!”

    “啪啪!”

    那些人的手不停的打在余沐恩母亲的身体上,不断地发出令人惊悚的大笑,台下看戏的人似乎看的越发起劲,甚至有些都开始脱衣服,然后起哄大叫让台上的男人动作再快一点。

    余沐恩从未眨过一下的眼睛突然就滚出热泪,倔强的小手悄然攥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舞台正中间的灯光依然闪耀,可是蓦然间,少了女人凄厉的惨叫。

    台上的男人伸出手放在女人的鼻下,然后全都懵了,扔掉女人的身体,转眼间就跑的看不见身影。

    余沐恩这才看清楚,母亲的衣服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凌乱的头发散在地板上,浑身上下被浇满了啤酒,雪白的连衣裙渐渐开始渗出红色。

    余沐恩的身体好像开始不受控制,拖着僵硬的身体麻木的穿过人群,走到母亲身边。

    这种无措慌张又绝望的感受令她崩溃。

    她觉得,这个世界都开始变得黑暗了。

    ……

    警局。

    陈警官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才六岁的女孩,比平常女孩不知好看乖巧了多少倍,可怜她这么小却没有了父母,而且还没有身份,是个黑户。

    警局里正在为这个事情头疼,余沐恩已经在这住了三天了。

    这女孩一直没有父亲,母亲前几天又在歌厅被人施暴致死,上头领导说直接送女孩去福利院,可是但凡是见过余沐恩的警官,都不舍得送她走,所以一拖再拖。

    “陈警官,有人想要领养余沐恩,还是从国外来的,据说有些身份。”实习生小刘八卦的模样映进陈警官的眼里,他们下意识的看了看正在一旁乖巧吃饭的余沐恩,替她开心。

    “不管什么来头,只要能把沐恩照顾好,那就是好人家。”陈警官话毕,就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其中有一个人身姿挺拔,面无表情,冷漠疏远的气质盖过了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清冷又高贵,让人无法挪开视线,却又恐惧那双如尖利冰雕般的双眼。

    所有人被他的气场所控制,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他的视线锁定在右前方,一个正在小口吃饭的女孩身上,然后一步步走到她的身边。

    余沐恩放下手中的勺子,精致如洋娃娃般的小脸蛋儿胆怯的抬起,眼神中流露的不安像是受惊的小鹿,她愣愣地看着这个长得如神祗一样的男人走到自己面前,面无表情,却莫名让人感觉不到疏远。

    她看着他对自己伸出手,目光如远山般深邃悠远。

    接着,清冷的声音回荡在耳畔。

    “愿不愿意跟我走?”

    第2章 七叔

      余沐恩点点头,她并不知道跟他走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连警察都笑脸相迎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她就这样跟他回了家。

    当时的余沐恩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A市最神秘的风云人物,弹指间掌握着无数公司的生死,A市的财阀家族都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存在,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车内。

    “那以后我该叫你什么?”余沐恩眨巴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像极了洋娃娃。

    陆辰修愣了一下,他做了所有的准备接这个女孩子回家,却忘记了称谓。

    “少爷在家排行老七,不如你就叫七叔吧!”坐副驾驶的一位中年男人说道,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余沐恩。而这个男人是陆辰修的私人管家刘正启,他知道陆辰修所有的事情和心思。

    陆辰修并未发声。

    余沐恩看不懂他的表情,心里有些紧张,两只小手不断地搅动着,咬了咬嘴唇。

    她害怕被抛弃的感觉,她害怕自己惹眼前的七叔不开心,然后再被抛弃一次。

    到家后,管家牵着余沐恩去了她的房间,这是余沐恩第一次看到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家,粉红色的凯蒂猫和黑红色的米奇摆满了一屋子,连地毯、床单、窗帘都是迪士尼公主。

    “这里是城堡吗?”余沐恩惊呆了,她实在是太喜欢这里了。

    管家刚想开口,陆辰修进来了。

    “你若觉得是,那便是了。”

    “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吗?”余沐恩睁大眼睛,满眼不可置信。

    “打开衣柜看看。”男人声线清冷,对她的问话不置可否。

    余沐恩把柜子打开,一瞬间被闪到了眼睛,站在前面久久挪不开脚步。

    满柜子的漂亮衣服和裙子,一件件都搭配好了,做工精致到让人能感觉每件都价值不菲。

    而这些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余沐恩觉得自己在做梦。

    陆辰修摸了摸余沐恩的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想要什么和我说,我都会满足你。”

    这一瞬间,陆辰修高贵非凡的模样刻进余沐恩的眼睛里,就像童话故事书里的王子。

    轰隆!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同时响起巨大的雷鸣声!

    本来愣愣看着陆辰修的余沐恩,一瞬间像炸了毛的兔子,她浑身开始发抖,额间冒出冷汗,下意识的就想躲到一处黑暗的角落里。

    “你怕打雷?”

    余沐恩的眼泪顺着眼角不断的滑落,委屈的点点头,“那个女人就是下雨打雷的时候死掉的……”

    那个女人并是不她的亲生母亲。

    陆辰修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七叔!”余沐恩突然冲上来抱住陆辰修!

    就在这一瞬间!陆辰修突然感觉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气,若隐若散。

    “我可不可以跟你睡……”九岁的余沐恩抽泣着小鼻子,可怜巴巴的乞求着。

    刘管家愣了一下,上前想把余沐恩从少爷身上拉下来,可是

    “好。”

    陆辰修淡淡的一个字,却打破了管家对陆辰修的认知!

    他可从来不喜欢和小孩子在一起的,甚至看见小孩就厌烦,可是却答应余沐恩陪她睡觉!而且余沐恩还是……

    然而,更令管家无法想象的事是,少爷这一陪,竟然陪了许多年。

    ……

    六年后,雨夜。

    窗外的雷声将余沐恩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将自己缩成一团。

    身边,陆辰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沐恩?”他轻轻靠过去,摸了摸余沐恩的额头,果不其然,都是冷汗。

    陆辰修将余沐恩捂在头上的被子掀开,把人整个带入自己怀里,手轻拍着余沐恩的后背:“好了,雷不响了,不怕。”

    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和背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余沐恩渐渐放松下来。

    她抓着陆辰修的衣襟,整个人蜷缩在男人的怀里,轻声呢喃:“七叔……”

    “嗯,我在。”

    陆辰修的声音沉稳有力,余沐恩放心的重新闭上眼睛。

    然而没过几秒钟,她的身体却瞬间僵硬了一瞬。

    捕捉到怀里小姑娘的不自然,陆辰修蹙了蹙眉头:“沐恩,不舒服吗?”

    怀里,余沐恩的脸憋得通红,似是不知道下定了多大决心,才抬起头。

    陆辰修垂眸就看到余沐恩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心下一紧:“怎么了,嗯?告诉七叔。”

    “七叔,我好像……尿裤子了……”余沐恩眼眶都红了

    这么大了,尿裤子什么的,实在是太丢人了啊。

    陆辰修整个人却一愣,随后将被子掀开,入目,便是一抹刺眼的鲜红。

    他瞳孔一瞬间缩了缩,第一反应是小姑娘受伤了,但是紧接着脑海里又回想起她的话心思百转千回,陆辰修才意识到,小姑娘不是受伤了,而是,成人了。”

    侥是淡定如陆辰修,这一会儿也有那么几秒钟的慌乱无措。

    然而也只是那么几秒,随后他便镇定下来,将小姑娘搂到了自己怀里:“沐恩别怕,不是尿裤子,是我们沐恩,变成大姑娘了。”

    “什么啊七叔?”沐恩好奇地顺着陆辰修的目光看过去,刚退下去的热度倏然又回到了脸上:“七叔……我……”

    “别怕,我让管家去买东西。”

    余沐恩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整个人恨不得变成一只鹌鹑钻到地里去。

    十几分钟后,管家敲响了房门,外面的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陆辰修接过东西,递给余沐恩:“知道怎么用吗?”

    余沐恩下了地,咬紧嘴唇,声音细不可闻:“知道的。”

    随后便钻进了卫生间。

    “沐恩!”

    “嗯?”余沐恩把头探出来。

    “穿鞋。”

    “哦……”余沐恩听话的穿上棉拖鞋。

    五分钟后,余沐恩还没出来,一直守在门外的陆辰修不放心地敲了敲门:“沐恩?”

    “七叔,我就好。”

    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陆辰修皱了皱眉,随后一拧把手,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余沐恩正在奋力搓洗自己的内裤……

    什么血染床单这种事情,真的太羞愤了啊!

    骤然间看到跻身进来的高大身影,余沐恩下意识地把手里的东西藏到身后:“七叔,你怎么进来了!”

    陆辰修皱着眉:“这个时候不要碰凉水,这些东西放着让管家来就好。”

    余沐恩摇头:“不要,这种事情让管家做多难为情啊。”

    陆辰修似乎轻笑了一下,随后没再多说别的,反而伸手接过余沐恩手里正在搓洗的东西,三下两下洗干净,挂了起来。

    “七叔,你……”余沐恩已经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陆辰修会为她做这种事情,那可是……而且还是沾了血的……

    这会儿她的脸已经红到快要爆炸了。

    “好了,睡觉。”陆辰修一把将尚且愣着的余沐恩抱起来,送回床上。

    房间里,床品已经被被管家换过一次了,没了血腥味儿,床上反而都是好闻的阳光的味道。

    但是想到自己留下的到底还是被人看到了,余沐恩就恨不得撞墙……

    陆辰修却似乎并不在意的模样,他的大手抚到余沐恩的小腹上:“怎么样,肚子难受吗?”

    不说还好,一说余沐恩才感觉到小腹传来的一阵阵胀痛,有点像在痉挛。

    而且这种疼痛还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

    余沐恩将自己送进陆辰修的怀里:“七叔,疼……”

    陆辰修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余沐恩,将人往怀里带得紧了一些,同时吩咐管家送上来了红糖姜水和热水袋。

    喝了姜水,捂上热水袋了的余沐恩感觉好受了不少。

    陆辰修的大手就在她的后腰上来回摩挲,温度熨帖。

    迷迷糊糊中,余沐恩终于闭上了眼睛:“七叔,我睡了,晚安。”

    陆辰修扬了扬嘴角:“睡吧,我的好女孩儿。”

    第3章 隐忍

      时光飞逝,转眼又过了四年。

    “七叔!我上学迟到了!我先走啦!”

    余沐恩自从来月经后,陆辰修就不让她和自己住在一块儿了。

    但是昨晚下雨,每到这个时候,她还是会和陆辰修一起睡,而每次和陆辰修睡自己就会睡的特别安稳,导致早上赖床!

    所以今天,不可避免的,她又起晚了!

    她慌张的从管家手中拿过校服披上,前脚刚迈出玄关。

    “站住,先吃饭。”

    陆辰修叫住了她。

    “七叔……我真的要迟到了……”余沐恩急死了,又有些委屈,她可不想在上课时间进入教室,多丢人啊……

    陆辰修微微叹气,颔首示意她可以走了。

    “谢谢七叔!”余沐恩笑着,突然伸出两只胳膊举到头顶比出一个爱心来,“爱你喔!”

    陆辰修怔住,精美的唇线轻轻挑起,这丫头最近真是越发调皮,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他看向刘管家,刘管家明白,老规矩,把早饭打包给余沐恩车上吃。

    只是,他现在越发担心少爷对余沐恩会产生不可言说的感情,如此一来,那件他们煞费苦心经营的计划就会覆灭,一切都会崩盘。

    ……

    学校。

    余沐恩总算是赶在上课铃打响之前进入了教室,刚进教室,楚晞就帮她把书包接过来:“怎么又急匆匆的,来这么晚。”

    “今早起晚啦!”余沐恩冲着楚晞吐了吐舌头。

    楚晞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混混,家世好长相好,身边的女朋友就没有断过,还都是那种烫头发抽烟喝酒的社会女孩。

    本来她和楚晞这种人是扯不上交集的,但是却因为有一次上课老师提问楚晞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而她作为同桌看不过去小心的提示了他一次后,他们似乎就结下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革命友谊。

    楚晞从那次后就开始主动和她说话,久而久之,他变成了余沐恩在班里少有的朋友。

    在位子上坐定,老师还没进来,余沐恩却就听到后面有几个女生在交头接耳地嘲笑她。

    “又差点迟到,说不准是昨天伺候哪个土豪给累的,我听我爸说现在有钱人都喜欢找年龄小的小姑娘!”

    这句话引得周围人都哈哈大笑,说话的女生叫曾琪,是曾家的千金,向来傲气,看不得别人比她优秀。

    而余沐恩,就是她最大的眼中钉。

    这个学校里没有人知道余沐恩的身份,平时送余沐恩上学的车很普通,只是偶尔会看到她从一辆豪华商务车上下来。甚至曾琪私底下让她爸去查余沐恩的资料,也没查出来个结果。

    “曾琪,她昨晚不会伺候的是你爸吧!”此话一出,曾琪差点翻脸,上去就是一巴掌!

    “闭嘴!我爸才瞧不上她!”

    那女孩吓到了,知道自己家的身份地位远不如曾琪,而且以后说不定还要指望她,立马低头认错,悻悻的躲到后面去了。

    余沐恩知道后面的嘈杂声都是关于她的,但她从来不惹事,默默的在学校里当个小透明,因为她害怕给七叔惹上麻烦。

    在她第一天见到陆辰修的时候,他就说过,她的情况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更不能让人知道七叔又是谁。

    “喂!你这嘴天天那么损,也没见有人搭理你,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有意思吗?”

    余沐恩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也不会说。

    对待曾琦的嘲讽,楚晞第一个看不过去,果不其然,楚晞话一处,搞得所有男生都哄堂大笑,仿佛曾琪真的是个笑话。

    “就是啊,你少说两句吧,也不知道你哪儿来那么多气要往人家身上撒!”

    余沐恩性格好,学习好,又是大家公认选举的校花,哪个男生不喜欢?

    余沐恩听到楚晞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别和她一般计较了。

    “我今天还真就要撒气了!”曾琪恼羞成怒,她喜欢楚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楚晞却帮着她最讨厌的女生讲话!

    “余沐恩!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余沐恩向大事化小,曾琪却不愿意,她直接冲到余沐恩桌前,在余沐恩还没看清的状态下,嚣张的将余沐恩的桌子掀翻,并且狠狠地揪住余沐恩的头发!

    余沐恩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本还有些懵的脑袋在头皮的扯痛下瞬间清醒!

    好痛!

    “松手!”楚晞见状,踢开自己的桌子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满脸的不爽和狠劲。

    曾琪虽然嚣张跋扈,可是终究是害怕楚晞的,她强憋着屈辱的眼泪使劲甩掉余沐恩的头发。

    “余沐恩,你给我等着!”曾琪咬牙,她对余沐恩的讨厌又多了一倍!

    余沐恩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她多想还手啊,可是她不能。

    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她一言不发,默默的蹲下去收拾地上凌乱的课本。

    “我帮你。”楚晞走过来将余沐恩的课桌扶起来,余沐恩感激的看着他,虽然他们离得近,但这也是她第一次好好看楚晞的样貌,似乎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楚晞长得也挺好看的。

    “哎哟喂,小混混爱上乖乖女啦?这不是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嘛!”和楚晞关系好的都开始瞎起哄。

    “去你妹的!”楚晞随手抄起黑板擦就扔过去!

    然后他偷瞄了一眼余沐恩,发现她深深低着脑袋,透过黑色的长发隐约能看到她羞红的脸。

    本文标题: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陆辰修余沐恩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63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