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暑假开农村小姑娘的包|第75章 用你的嘴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5-23 15:50
  • 被阅读
  • 据海内网05月23日报道: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xìng格有些腼腆,身材却很有料,再加上正处于哺rǔ期,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我们邻里相处的很好,她老公黄亿伟经常出差,留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不放心,就拜托我多照应。

    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可面对闫欣这种极品,我却很是眼馋。

    所以对于她老公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时常去她家转转,捎带手地帮点儿小忙,顺便瞧瞧那女人饱饱眼福。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张,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闫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文学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闫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有些懊恼,闫欣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她也一直当我是长辈,很尊重我,我却偷看她!

    “小欣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老张,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亿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闫欣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胸前的柔软蹭在了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被这一磨蹭心神dàng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nǎi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nǎi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闫欣低下了头,紧了紧胸前的衣服,脸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nǎi水没了都不知道?家里有没有nǎi粉?”

    见我这么说,闫欣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nǎi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闫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超市都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找个催rǔ师来帮揉揉你就有nǎi了,要是实在不行……”

    我看了眼她的胸前,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着话,孩子又哭了起来,安抚nǎi嘴治标不治本。

    闫欣一把抱起孩子,焦急地说道:“老张,怎么办呀?孩子又哭了,嗓子都哭哑了!”

    孩子越哭越来劲儿,闫欣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见她六神无主,我有些不忍心:“你赶紧换身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我刚转身,小家伙的哭声突然不那么大了,还断断续续的。

    我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孩子的脸憋得通红,连饿带哭,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邪念……

    快!倒点温水!先给孩子喂点儿!”见闫欣还愣着,强压下心头的那丝邪念,轻轻地推了把她的香肩。

    将孩子jiāo给我,闫欣急忙跑到厨房

    随着她小跑的步伐,胸前的高耸也在随之dàng漾,让我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她那。

    不一会儿,闫欣就拿着nǎi瓶小跑了过来,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到了一起,看得我老脸一红。

    “我看着她喝,你去换衣服吧,我开车拉你去医院。”

    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我错开话题连忙接过nǎi瓶,放在了小家伙的嘴里。

    可水是没有味儿的,这小家伙吃了几口后,就把nǎi嘴吐了出来,再怎么喂,他就是不吃,继续哭了起来。

    “老张,你是中医,一定会催rǔ,你帮我揉揉吧!看着他哭,我心疼!”

    闫欣哭着拉住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消释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孩子的担心。

    “催rǔ……我倒是会,可是……可是……我……”虽然这时候很想答应闫欣,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为难,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

    故作犹豫地看了眼哭着的孩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闫欣对我完全没有戒备,有的反而是惭愧和羞涩,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闫欣坐在沙发上。

    闫欣羞涩地把衣服掀开,将那雪白展现在我眼前,看到那诱人的高耸,我顿时愣住了,喉咙中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

    “老张,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愣神时,闫欣突然开口叫了我一声。

    “啊?可以,可以开始了!”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向她伸了过去。

    触手的那一刹那,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

    真软!

    不仅弹xìng十足,而且格外柔滑。

    当我的手触摸到她那敏感地带时,她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越来越绯红。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的虫子不时地咬我一口,痒痒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我紧了紧心神,强忍着心中的狂跳为她检查起来。

    检查的过程中,那持续不断异样的舒适和刺激,让我险些哼出了声!

    不过我最终还是强忍住了,一边按摩一边寻找问题,很快我敏锐地发现,在她的右胸中有两个不大的肿块,不出意外应该是rǔ腺堵了,导致nǎi水无法通畅。

    “小欣,你忍一忍,可能会有些疼!”我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嗯……”

    我手上用了劲儿,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激,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rǔ汁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涌了出来。

    “啊!老张,用力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我的动作,闫欣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的变成一种愉悦的潮红,喘息的口中竟发出了一声催促,听的我心头一跳。

    难不成这小娘们被我按出感觉来了?要不然怎么连这种羞耻的话都说出来了。

    “嗯——”

    心中一阵激动,我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力道,闫欣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闫欣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脸上红的仿佛能滴血。

    虽然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闫欣这样,虽然心头充满了想法,可我却没敢再继续用力。

    按照之前的力道,直到肿块被全部揉开,才放开手。

    闫欣感觉胸口的手已经离开,赶紧睁开眼睛,满脸的羞红,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老张!”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只觉得老脸格外滚烫。

    闫欣赶紧抱起来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起这嗓子都哭哑了的小家伙。

    本来精神有些萎靡的小家伙,闻到那独特的味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就开吃了。

    看着真香!

    我突然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nǎi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我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敢凑上去,肯定会被闫欣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一旦被捅出去,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不过虽然不能亲自去尝尝那滋味,可并不妨碍我看着这难得的福利,饱饱眼福。

    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小脸上变得有些疲倦,靠在闫欣的胸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我突然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

    “老张,我感觉舒服了不少,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闫欣脸色依旧有些潮红,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那就好……”尴尬地回了句,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老张,谢谢你!”

    闫欣红着脸看了我眼,声音夹带着颤抖,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没太注意,现在一冷静下来,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

    “一会儿烫个毛巾,趁热再敷下,这几天注意休息。”

    我看着一脸娇羞的闫欣,压制住身体的那股子冲动,眼见闫欣打算将孩子放回婴儿床,简单jiāo待几句,不敢继续呆下去,就打算准备走人。

    “老张,疼,疼!”

    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又叫了起来,连忙转过身。

    “怎么了?哪里疼?”看着从一脸通红变成苍白的闫欣,我没多想连忙扶着她坐下。

    “这里疼,非常胀。啊……”

    闫欣指着胸前,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双峰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胀得发青,nǎi水成线流着。

    “小欣,你这是涨nǎi了,要是不赶紧把堵在里面的nǎi排出来,可能会……”

    我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老张……会怎么样?”看到我的样子,闫欣痛苦的脸上透着一丝慌乱,连忙问道。

    “可能会引起rǔ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会要动手术……”

    “那老张你快帮我疏导一下啊!”

    还没等我说完,闫欣就紧张地一下抓住了我手,感受到她柔软的玉手,我的心中顿时有些dàng漾。

    “好好,小欣你别急,叔这就帮你!”我赶紧安慰了她一句,强压下心中的颤抖将手放了上去,心中那丝邪念愈演愈烈。

    “老张,可以了吗,怎么越来越疼了……”在我一边享受一边刻意避开那些穴位后,闫欣很快就忍不住,带着一丝哭腔地问道。

    “小欣,可能是回nǎirǔ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有些无奈地样子。

    “老张,那我怎么办啊?”被我说的这么严重,闫欣都有些快要崩溃了。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看着眼前这诱人的雪白,我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小欣,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推拿的话没法将nǎi排出来,就只能用吸力疏导了。”

    看到闫欣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

    “没……没有,老张,我没有误会你,我只是……”

    听到我的解释,闫欣也生怕我误会,可说着说着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小欣,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好运钟情于我了,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闫欣的身体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老张,你……你来吸吧!”

    咬了咬xìng感的薄唇,闫欣似乎下定了决心,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诱人的地方展现在我眼前。

    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了我这过分的要求!

    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小欣你放心,叔一定会帮你把nǎi排出来的!”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都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两眼炙热地愣盯了会,我缓缓蹲跪在了她的面前,噘着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啊!”

    随着我这一凑,闫欣的身体很快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小嘴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给她疏导,毕竟这样难得的机会可是我费劲脑子好不容易才争取的,自然得好好享受享受。

    刚才之所以没有疏导成功,那是因为我刻意避开了那些敏感的穴位。

    不然只要随便来个人,乱按一气也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没有专业的手法的话,会给身体留下很多的隐患,这才是关键的。

    “老张,好了吗……好难受……”

    在我享受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闫欣伴随着一声颤抖的轻哼,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

    “小欣,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搂着她的芊芊玉腰,我没有继续使坏,将手放了上去,在其中一个穴位轻按了一会后,那股早就憋了很久的热流顿时如开闸一般冲了出来。

    “嘶!”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闫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嘶。

    原本盘踞在胸前的阵阵剧痛,也随之四散而去,一股正常的红晕一下从她脸上朝四边扩散,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生出了一丝得意!

    对于我这种老中医而言,解决这种事不过是小问题,只不过为了享受这种福利才搞的这么麻烦,现在享受到了,更不能浪费了。

    “嗯、啊!”

    在我刻意的撩拨下,闫欣美妙的哼吟声也大了起来,双手竟然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按在她胸前。

    而且她的身体不自觉扭动的同时,那双玉手竟然在我身上游走了起来……

    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开始动情了。

    所以面对闫欣的主动,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地迎合起来,很快就抱着她慢慢地倒在沙发上,嘴唇慢慢地向着颈部移动,接着是下额……

    “哇……哇……”

    当我马上就要亲到她的香唇时,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

    闫欣猛地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快速地推开我,羞涩地跑向孩子,身体颤抖不停。

    我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小欣,孩子怎么了?”我忐忑地问道。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声地说道:“没,没事,可能是睡惊到了。”

    “小欣,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一会还胀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容易再次造成堵塞,再搓揉的话会更疼,弄不好就只能动手术把它割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重复了之前说的严重后果,因为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真的吗?老张,你可别吓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闫欣潮红的脸色再度变的有些发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

    “叔是医生,怎么可能骗你呢!疏导一次不代表永的解决,再说,咱左右住着都这么长时间了,叔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故作生气,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更何况我还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叔不怪你的,再怎么说我也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如果一会实在挺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我头也没不回,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老脸禁不住都有些发红,太不要脸了!

    回到家,我赶紧冲了个冷水澡,躺在床上还是失眠了。

    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闫欣那动人的娇躯,久未躁动的yù望疯狂地叫嚣着,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晚上基本没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闫欣,挥之不去。

    可是白等了一晚,闫欣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闫欣就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就连面也没有见过。

    第五天心中空dàngdàng的我不到八点就睡了,半夜被尿憋醒,从卫生间回来后扫了眼手机,闫欣的微信头像一直在闪动着。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到了静音,看到她的信息后,我感觉错过了全世界。

    九点零五分:“老张,睡了吗?”

    十点十二分:“老张,有事找你,回个话可以吗?”

    十点五十一分:“老张,在吗?”

    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最后一次消息已经过去十几分钟,赶紧给她回了条消息:“不好意思,这几天太累了,今天睡的早。怎么了,小欣,有事吗?”

    我本来有些忐忑,可却没想到下一秒闫欣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对不起老张,打扰您休息了。”

    “没事,这几天太忙,忘记问你了,你好些了吗?”我压下心头的激动,继续回复着。

    “叔,你能再帮帮我吗?前几天买了个吸nǎi器,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坏了,我现在胀得很疼,你看你有时间吗?”接着一个羞涩的表情。

    我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敢情她买了吸nǎi器啊,怪不得不来找我!

    “有时间,我现在就过去。”

    放下手机,激动得浑身发烫的我,毫不犹豫就出门朝她家走去

    几步就走到她家门口,我发现闫欣早已经打开了房门,她穿了件粉色的吊带连衣裙睡衣,衣摆很短,刚过大腿根部。

    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溢出的nǎi水浸湿,看上去很是撩人

    “叔,你怎么不穿件衣服呢!”闫欣羞涩地低着头,她这一开口,我这才反应过来,老脸有些发烫。

    太过激动,我直接穿着内裤就跑了过来。

    刚才兴奋得满脑子都是闫欣那动人的模样,哪还想着那么多。

    “担心你太疼了,所以就……,要不叔现在回去给穿上。”不过看到闫欣这娇羞的模样,我装腔作势就要回去。

    “不,不用了!叔你进来吧!”

    闫欣连忙摆手,红着脸转身向着沙发走去。

    心中暗喜,我紧随其后关好门后,走到她的跟前,说道:“小欣,孩子睡了吗?”

    我扫了眼客厅的婴儿床,没见到小家伙,上次就是被她给打断了的,我还真怕等会那小家伙再来那么一次。

    “嗯,睡了,在他的小房间里。”闫欣声如蚊音,看我的眼神有些躲闪。

    “那咱们开始吧,不过,小欣,这沙发有点不舒服,你看能不能进卧室?”听到她的回答我心中大定,看了眼沙发故意说道。

    闫欣听到这话,本能地抬头看了我一眼,脸色比刚才红得还严重。

    不过她并没有拒绝,红着脸点点头,转身慢慢地向着卧室走去,从后面看到她那婀娜的身姿,一想到马上就能尝到这尤物的滋味,心头就一阵火热。

    卧室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闫欣一脸娇羞地坐在床边,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

    我迈着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双腿,再次地蹲跪在她的面前,颤抖着双手,慢慢地掀起她的睡裙。

    入眼是半透明的白色内裤,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里面那神秘的风景线。

    不过我没敢一直盯着那里看,而是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胸前,不过看到他那由上至下的吊带连体睡裙,感觉等会cāo作肯定会很不方便。

    “小欣,睡裙可以直接脱掉吗?不然可能cāo作起来不太方便。”

    可能是因为我心中那难以启齿的小心思,我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而且磕磕巴巴,说完我老脸不自觉就红了。

    “嗯……”

    娇羞地看了眼我,闫欣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略微一顿就闭着眼睛,轻轻地点下头,然后把两只玉臂抬了起来。

    看到闫欣这幅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我站起身就凑了上去。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我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近距离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随着睡裙被脱下,展现在我眼前的,除了胸前和下面的两片遮掩,其他的一切曼妙风景都尽情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面对闫欣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脖颈,平坦无一丝赘ròu的小腹,那两条修长的玉腿,我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这身材真是太诱人了。

    虽然经过了生产,可这尤物的身材却未曾受到半分影响,甚至还多出了几分成熟韵味。

    “老张,准备好了吗?”

    正当我两眼火热地尽情欣赏这一切时,见我还没动作,闫欣微闭的美眸轻颤了一下,脸上涨得通红地问了声。

    “啊……好,叔这就开始!”

    我脸上一热,连忙定了定神。

    看着将那两团勒得紧紧的黑色蕾丝文胸,两手微微颤抖地伸了过去。

    虽然之前已经与闫欣这曼妙的部位接触过了,可或许因为有这黑色蕾丝的包裹,产生的朦胧美看上去更加诱人。

    “小欣,我先帮你把扣子解开……”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可我没有鲁莽的下手。

    “嗯。”

    发出了声细如蚊吟的羞涩应答,闫欣红着脸轻轻一点头,把头扭向了一侧。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香软,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将手环抱了过去,几乎将她的娇躯搂在了怀中。

    这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我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我呼出的热气喷在闫欣的脖子上,似乎刺激到了她,不仅让她的俏脸变得更加通红,就连身子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当扣子解开,看到那诱人的晕白,我兴奋的老脸通红,好在她双眼微闭着,不敢睁开,这让我心中的忐忑逐渐变成了大胆。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跳,我将嘴凑了上去。

    当我碰到那关键的一刹那,闫欣浑身一震,此起彼伏的颤抖了起来,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声哼吟。

    哪怕已经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可再度发生这样的事,依旧让我这老家伙格外兴奋。

    可这样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已经不满足这样的享受!

    闭上双眼深深地享受一次后,我强忍着心中的渴望,慢慢直起身子,起身扶着闫欣躺在了床上。

    “小欣,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也不能天天过来帮你,而且时间长了对你,对孩子都不好。”我坐在床边,故作一本正经担忧地说道。

    “老张,有什么办法吗?”闫欣赶忙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慌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暑假开农村小姑娘的包|第75章 用你的嘴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388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