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妻子误把小偷当老公激战三个小时|我和同事插得妻子大叫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5-23 15:50
  • 被阅读
  • 桂芳嫂,隔着衣服效果不大好,掀上去吧?”

    按了一会,见时机成熟了,李耐故意皱眉,叹了口气问道。

    李耐没有撒谎,他在大学里的确学过按摩,所以这几下按的张桂芳极为舒服,因此张桂芳也没多犹豫,轻轻嗯一声,答应了。

    李耐见状,胆子更大,直接从炕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张桂芳身后,俯身去揪她包在打底裤里的短袖下摆。

    张桂芳两腿微微岔开,李耐站在中间,再加上向前俯身的动作,直接便抵在了她的腿根处。

    张桂芳俏脸绯红一片,只感觉似乎被一根火热坚硬的棍子顶着般,小腹处一片酥痒难耐,忍不住轻哼一声。

    再看此时的李耐,怎一个爽字了得?他又微微向前顶了顶,甚至都能隐约感觉到柔软的形状,而且湿热湿热的,张桂芳那里恐怕早就泛滥成灾了。

    将张桂芳的短袖下摆从裤子里揪出来,往上一掀,便看到了她白嫩的腰部。

     文学

    因为常年干农活的缘故,张桂芳的腰部竟然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纤细紧致,让李耐食指大动。

    “嫂子,起来跪着!”

    李耐忽然间开口说道。

    “啊……什么?”张桂芳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低声问道。

    “你跪在炕上,上半身直起来,我可以前后一起按。”李耐笑眯眯道。

    说完,李耐也不等张桂芳同意,直接伸手一左一右把住了她的纤腰,然后往后一拽。

    张桂芳更是被李耐撩拨的心神荡漾,眼眸微闭。

    在李耐的帮助下,张桂芳脱鞋转了个身跪在炕沿上,跟他面对面。

    那对沉甸甸的柔软近在眼前,李耐甚至能嗅到张桂芳身上的幽香,当即更加亢奋。

    他伸手环住了张桂芳的腰身,摩挲几下之后便滑到了后腰部位,整个人也逐渐前倾,最终脸蛋都贴在了张桂芳白嫩的肚子上。

    张桂芳只感觉李耐呼出的热气打在腰身上,滚烫酥麻,嘤咛一声,双手便下意识地扶住了李耐的肩膀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的心思都早就不在按摩上了,李耐又象征性地帮她按了几下腰后,两只大手忽然间向下,直接捏住了张桂芳弹力十足的挺翘臀瓣!

    无比舒爽的感觉传来,张桂芳忍不住哼了一声,旋即眼中浮现了些许慌乱:“耐子,你……你干啥呢,好好按摩,别捏嫂子屁股呀!”

    说着,便扭动着腰身想要从李耐手中挣脱。

    “我说了,嫂子你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我都能帮。”

    “我知道,铁柱哥满足不了你,我可以……嫂子,难道你不想要?”

    李耐喘着粗气,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张桂芳屁股上摸索,同时直接抬头,用下巴拱开了张桂芳的衣领,把脑袋直接埋在了那之间

    张桂芳饥渴许久,哪受得了这个?

    李耐身体结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还长得不赖,比起自家那王铁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能跟他睡一觉的话……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做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短袖和罩子都推了上去。

    丰满白腻的柔软颤颤巍巍,散发着诱人幽香,李耐左手抓着一只,将其含住吸吮了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着裤边滑了进去开始摸索。

    “咚咚咚!”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

    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

    “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

    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

    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奶奶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

    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

    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学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衣衫不整,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嫂子,没憋坏吧?”

    张桂芳摇了摇头。她的罩子之前就被李耐推了上去,这一摇头,也在跟着晃动,白花花一片。

    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张嘴将其一口含住。

    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索取,让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门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猫在挠一样,想了想后还是折了回来,想要一探究竟。

    刚走到小诊所门口,一阵隐隐约约的哼唧声就从里面飘了出来,让杨小雪一愣。

    这声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个女人,难道之前李耐不让进里屋,是因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还有这种声音……饶是杨小雪未经人事,也猜出了点什么,一张俏脸顿时臊得通红。

    “呸,这个李耐真不要脸!”

    杨小雪在心底唾骂一声,本想着立即转身离开的,但那哼哼唧唧的声音却仿佛有种莫名的魔力,让她怎么都移不动道。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杨小雪轻手轻脚掀起门帘,踮脚朝里面看去。

    小诊所的门是木门,上面有块玻璃,透过玻璃能看清楚里面。送走杨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记带上里屋的门了,因此杨小雪竟然真的能隐约瞟见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杨小雪的心跳顿时就剧烈了起来,只感觉面颊发烫、身子发软,小腹处也升起了一丝异样之感

    屋子里,张桂芳的黑色打底裤已经被褪到了膝盖处,她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则是撅着屁股半跪在炕沿,从杨小雪的角度看去,李耐整个脑袋都被张桂芳的双腿夹着,姿势极度诱惑。

    此时的李耐,正在用手指把玩着张桂芳,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门外偷窥?

    随着手指的动作,“啧啧”的轻微水声不断在耳畔响起,张桂芳美眸微闭,小嘴微张,喷香的娇躯轻轻颤抖着,时不时会发出一两声压抑的哼叫。

    趴在门上偷看的杨小雪将这一切都尽收眼中,只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有一波接一波的怪异感觉席卷全身。

    小腹处越来越火热,那个地方早就泛滥成灾,杨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婶子平时都喜欢开这种玩笑呢!

    看着看着,杨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胸口和腿根处探去,她只感觉体内似乎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噬咬,又麻又痒,只有揉揉才能缓和。

    然而她这一动之下,手肘却不小心顶在了木门上,顿时“登”的一声响。

    这响声让屋内屋外的三人皆是一个激灵,张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却被这道声音吓了一大跳,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推开了李耐,手忙脚乱地去提裤子。

    “谁?”

    李耐心里窝火到了极点,好事接二连三被人打断,他现在都有砍人的冲动了。

    怀着一腔火气冲出小诊所,却没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扫了两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墙角。

    难道是她?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缓缓勾了起来。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张桂芳已经把裤子提了起来,通红的俏脸上满是惊慌。

    “没事,应该是谁家的狗来闹了。”李耐摆了摆手。

    接连两次没办成好事,别说张桂芳了,连李耐自己的兴致都消退了大半,气氛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当中。

    “耐子,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饭……”张桂芳俏脸通红,低声道。

    “嫂子,要不我们再试试?”

    到嘴的鸭子要飞,李耐还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张桂芳却接连摇头,很显然,今天是没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那地步了,再进一步深入交流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刚刚爽过,不急在这一时,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没有强求。

    又给张桂芳称了两斤好鸡蛋,也没收她钱,后者脸上这才出现了一丝笑容

    “桂芳嫂,按摩还有俩疗程呢,改天我再帮你!”

    李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说!”

    张桂芳哼了声,风情万种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动着丰腴的大屁股出了门。

    送走了张桂芳,李耐就抓紧时间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烦。

    正收拾的时候,门口挂着的铃铛却再一次响起。

    李耐皱了皱眉头,嘀咕一声,今天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来了来了!”

    李耐吆喝着走出里屋,却看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早应该离开的杨小雪,刚才在路边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严重怀疑是这妮子。

    杨小雪俏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冷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发毛,急忙咧开嘴笑了笑:“小雪,还有啥事儿?”

    “我看到桂芳嫂子从你这出去了。”

    杨小雪忽然开口

    杨小雪轻飘飘一句话,却让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变了脸色。

    “刚才你支支吾吾的,原来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张呢!”

    “桂芳嫂是有夫之妇,你竟然跟她干那种不要脸的事!”

    杨小雪冷哼一声,眸子中掠过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脸上满是鄙夷:“我原本以为你上过大学,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样,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听,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张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场了;而喜,却是因为杨小雪既然会这么说,那对自己的感觉,肯定是跟别人不一样的!

    如果她不在乎,哪还会管自己干啥?

    “小雪,你真的误会我了。”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转,脸色一萎,苦笑着说。

    “误会?我站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

    说到这里,杨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脸色顿时一阵潮红:“我亲眼看到,桂芳嫂把裤子脱了,你……”

    “你知道的,我是医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让我帮忙看病的!”

    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不成?”

    见这家伙还死鸭子嘴硬,杨小雪对他愈发厌恶。

    “当然有了,女人的那个地方也是会生病的,我刚才就是在帮桂芳嫂检查呢!”

    李耐心思转动,脱口而出道。

    “我这不刚回家不久么,决定进行一次免费普查活动,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来我这进行一次免费检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个客人。”

    杨小雪闻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业,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个地方的确是会生病的,检查也说得过去……难道是自己误会这家伙了?

    这么一想,杨小雪的心思顿时有些动摇了,但还是冷声道:“既然是检查,那我去的时候,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来?”

    “检查那里,换谁来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杨小雪的小腹处,无奈道。

    “小雪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来检查,希望被别人看到么?”

    杨小雪闻言顿时面红耳赤,轻唾了一口:“流氓!”

    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话了,李耐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你一个男的,却要帮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

    “在城市里,男医生干这个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脸色一正:“身为医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

    “你来的时候桂芳嫂子刚脱了裤子,要是被你撞见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检查身体,也解释不清楚,还不如藏起来呢!所以……”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说的都是真的?”杨小雪脸色缓和了下来,半信半疑问道。

    “当然了!”李耐点了点头,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厉害的……”

    杨小雪虽然未经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当即便明白了李耐话里的意思,俏脸更是红得要滴血。

    而且听李耐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之前在门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胀胀,似乎真的不小……

    呸,杨小雪你想什么呢?

    杨小雪一个激灵,急忙止住了念头。

    “小雪,咱们农村人的卫生观念比较淡薄,特别是女性。因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数,所以我这个检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尽早发现,尽早治疗。”

    “说起来,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李耐随口说了一句,视线不自禁往杨小雪身上飘去。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

    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

    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

    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杨小雪竟然真的答应了,李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急忙笑眯眯地将她迎进了小诊所。

    “李耐,把门和窗都关好。”

    刚一进屋,杨小雪就羞红着小脸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检查身体被别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

    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带,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

    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嗯……”

    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妻子误把小偷当老公激战三个小时|我和同事插得妻子大叫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388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