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小说写得很污的片段&离婚女叫我不戴套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5-15 14:17
  • 被阅读
  •  

    孙晓雪的声音甜美悦耳,此刻在电话里面更是热情洋溢,老宋听了之后,往日性感撩人的身影顿时在脑海当中浮现出来

     

     

    只是,时间已经这么晚,这个少妇还喊自己去她家做保洁卫生,该不会是在勾引自己吧?

     

     

    当老宋敲开孙晓雪的家门时,身穿一件半透明单薄睡裙的孙晓雪,推开门准备请他进屋,胸前的骄傲若隐若现,就像七月桃花,已是熟透久了就差人伸手去摘下品尝。

     

     

    随着开门幅度的加大,胸部数次差点从睡裙当中挣脱而出,只消她稍微弯下腰,必然春光乍泄一饱眼福。

     

     

    常年孤身一人的老光棍不停吞咽口水,小腹如烈火灼烧般炽热,疯了一样想要分分钟便将少妇孙晓雪搂在怀里面疯狂蹂躏。

     文学

     

     

    “宋哥,快进来吧。”孙晓雪见老宋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屋,心一急便将玉手搭放在老宋的身上,拉着他进屋。

     

     

    软若无骨的嫩手将老宋搞得浑身一激灵,孙晓雪实在太清纯可人了,手明明都已经放在老宋的胸膛上了,她也没有在意。

     

     

    说起话来精致的脸蛋上面眉飞色舞,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少妇魅惑。

     

     

    老宋被她拉了进来,趁她不注意,目光投射在睡裙的两侧边缘,半个胸部呈现了出来。

     

     

    白皙、光滑极致诱人的酥胸,老宋真的想要知道,品尝它会是什么滋味儿。

     

     

    “真是辛苦您了,这么晚还打扰您,快洗手坐下来吃饭。”孙晓雪回过头看到老宋痴迷的目光,立刻发觉自己的香软酥胸差点走光,一脸羞涩地紧了紧睡裙,轻轻按着老宋的肩膀,请他入座。

     

     

    这样的姿势交流非常容易令人想入非非,孙晓雪身上假若连睡裙也不存在,白嫩、柔软的脚丫裹着小白袜,站在老宋身后温柔倍至。

     

     

    “宋哥,你穿我老公的拖鞋吧。”老宋将鞋脱下来之后,孙晓雪蹲在老宋双腿之间为他拿出一双男士拖鞋,温柔说道。

     

     

    “怎么,你老公今天晚上不回来吗?”老宋心都提了起来,急声问道。

     

     

    孙晓雪小鸟依人地点着头,老宋看着秀色可人的孙晓雪,顿时心花怒放……

    孙晓雪对于老宋的印象非常好,为人老实,踏实肯干,虽然年纪确实已经有些大了,但是干起活儿却丝毫不会输给年轻小伙。

     

     

    那一身的腱子肉,无论哪一个女人看了都会产生一些想法。

     

     

    她平时闲在家无事可做,无聊乏味,老宋常常陪伴她聊天解闷,寂寞深闺娇艳少妇,一种久违了的简单与美好油然而生。

     

     

    就如同此刻,她甚至觉得老宋的眼睛会发光,和他对视,如有电流横穿直入。

     

     

    孙晓雪自然也不想承认那种感受,可是那种感受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着,酸酸麻麻的,就连骨头都跟着一起酥掉了。

     

     

    “宋哥,我看你的白背心都有些脏了,你脱下来我去放进洗衣机里面吧。”孙晓雪关切地说道。

     

     

    “哎哟,我这干活儿一身臭汗,哪里好意思让你给我洗呢,可不敢可不敢。”老宋捂着背心有些局促不安。

     

     

    孙晓雪还是强行为老宋脱下身上的背心,纤细玉手触碰到粗糙黝黑的身体上面之时,两个人同时间浑身颤抖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除了马上快要把持不住,实在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吐纳之间,香醇微暖的气流传入老宋的耳朵里面,他用力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孙晓雪的老公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火锅城,生意兴隆,然而那人三寸丁谷树皮,病病殃殃的,反观千娇百媚的孙晓雪,老宋都能够笑出声音来。

     

     

    试问,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病夫,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如玉娇妻呢?

     

     

    尽管孙晓雪温润如玉,不像是外面那些乱搞的女人,可是老宋还是禁不住揣测,她十有八九应该是有情人的。

     

     

    老宋四十不惑,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维持生计,按照俗话说,是一个老光棍。

     

     

    前阵子老宋因工作结识少妇孙晓雪,老实本分的他常常与佳人共处一室,控制不住地春心泛滥。

     

     

    孙晓雪走进卫生间之后,老宋感觉神魂颠倒,热得像是快要着火一样。

     

     

    他推开面前碗筷,起身将窗子推开,不经意之间看到窗角摆放着一条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拿起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楚看到中间部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

     

     

    放在鼻子边用力一闻,那味道味简直是沁老宋心脾,他知道这条内裤是孙晓雪穿过的,只是,究竟是为什么会脱在这里却不得而知。

     

     

    老宋的思绪飘远了:莫非是孙晓雪趁着老公不在家,与小情人来家里面幽会,如饥似渴疯狂亲热倚在窗前干那事的时候,情急脱下来事后忘记收起来……

     

     

    在老宋的认识当中,孙晓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活力四射又深通男女之道,对于性的渴求丝毫不亚于狼对于肉的需求,那么,自己会不会也能够得到这个少妇的一些滋润呢?

    孙晓雪被这阵莫名电流激荡得心中小鹿乱撞,嘴上仍旧与老宋热情交流着,但是已不敢再直视他双眼。

     

     

    “宋哥,你先填饱肚子,完事儿之后再干活也不迟。”孙晓雪匆忙转过身整理餐桌说着。

     

     

    老宋坐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看,披在娇躯上的睡裙实在是太单薄了,又因为淡粉色,肌肤更是显得白皙、嫩滑。

     

     

    白嫩的脚丫上面踏着一双天蓝色的小拖鞋,形如嫩葱的十根脚趾,指甲上面涂抹了神秘忧郁的深蓝色。

     

     

    低头,弯腰,下蹲,提臀,在举止间歇里,私密部位隐隐约约地在老宋眼前闪过。

     

     

    整理完之后,孙晓雪坐在老宋身旁,温柔笑说:“宋哥,在我家里别拘束。”

     

     

    老宋用筷子夹起锅里的一截龙虾,认真说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里的马桶上水处有些生锈,吃完饭我先修理一下。”

     

     

    孙晓雪见他连龙虾也不会吃,于是便伸着玉手帮他剥皮,一脸娇笑说道:“宋哥你人真好,干起活来勤勤恳恳的,比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强太多了。认识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孙晓雪的一条玉臂搭在老宋肩上,用手捏着一块龙虾肉,笑意吟吟地来喂他吃:“我的好大哥张开嘴,龙虾是这样吃的。”

     

     

    她翘着二郎腿,大腿根部的那处部位若隐若现,阵阵幽香自那处随微凉夜风飘荡过来。

     

     

    老宋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裙居然是这样单薄短浅,二郎腿一翘起,大腿根部的隐秘部位都暴露出来了。

     

     

    老宋生怕看走了眼,双眼死死盯着看,看得他精神抖擞口干舌燥。

     

     

    孙晓雪正要喂他,发现他的眼神正在看自己,正纳闷间,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走光了。

     

     

    双手按住裙角,急忙遮羞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老宋牛仔裤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炸裂的视觉效果分分钟就像是要裂开一样,她的脸顿时红透了,樱桃小嘴大大地张着,微微蹙着秀眉。

     

     

    孙晓雪内心是非常诧异,老宋一大把年纪,按理说那方面应当是力不从心才对,又为何会那样雄壮澎湃呢?年轻小伙又有几个能够比拟?

     

     

    孙晓雪臊得不行,不可思议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落荒而逃似的离开餐桌,借口说道:“宋哥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卧室躺躺。”

     

     

    老宋还感觉奇怪,低头一看自己裤裆,后悔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老脸可算是挂不住了。

     

     

    可是说到底,孙晓雪是一个良家,作为良家最需要的东西自然是不言自明,她也是需要男人的。

     

     

    回想着孙晓雪不经意间刚才走漏的春光,老宋压根按捺不住心思,连忙起身跟随孙晓雪来到卧室门口。

     

     

    孙晓雪正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怔怔出神,老宋站在门口一脸认真地巡视卧室,环顾四周。

     

     

    “宋哥……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孙晓雪一动也不敢动,看着站在门口的老宋,困惑之余,想到他裤裆内里隐藏着的庞然大物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自己是一个正常女人,正常女人脑子里面大部分时间想得也是男女之事,其中带来多么醉人的强烈快感。

     

     

    老宋缓缓走到孙晓雪面前,朝着她的身体一双大手犹如大网罩下。

     

     

    孙晓雪似乎已经知道老宋想要干什么,她心中隐隐地既是兴奋又是期待,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眼神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一对美眸眨也不眨,盯着老宋裤裆处看,狂咽口水。

    “晓雪,你宋哥我是一个好人,而且虽然上了年纪,干体力活也不照小伙子差,你看你宋哥我身上的肌肉,男人不男人?”老宋将袖子挽了上去,在孙晓雪的眼前展示着发达肌肉。

     

     

    孙晓雪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老宋尽情展示雄壮、魁梧的身体,她情不自禁地点着头说:“宋哥是一个好人我是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宋哥的身体保持得这么好”

     

     

    孙晓雪回想每次老公干那事儿的时候,都非常癫狂,恨不得一秒钟之内将秀色可餐的她扒个精光。

     

     

    她总是满不情愿,加之她老公的那玩意儿和小学生无异,每次都是一两分钟匆匆结束,根本无法让她满意。

     

     

    久而久之,孙晓雪甚至都懒得看自己老公一眼,内心深处对干那事儿饥渴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不过,看着老宋强壮的身体,以及那裤裆处厚实的本钱,心里忽然非常渴望,如果当年嫁对了人,日日夜夜被老公……

     

     

    这么想着,孙晓雪感觉浑身上下的关节处都酸酸麻麻的,小腹内里也是又热又胀。

     

     

    不光如此而已,单单是那结实有力的大手就将她内心搅得翻江倒海,汹涌澎湃。

     

     

    “晓雪,有事情叫我,我先出去给你家打扫卫生了。”老宋将‘有事情叫我’这五个字咬得死死的,他在给孙晓雪传递一种讯息。

     

     

    即是‘你如果想要,我完全可以满足你,我伺候好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的,宋哥,你去干活吧。”孙晓雪已经按捺不住身体当中的欲火了,再不解决一下,说不定都会昏过去。

     

     

    老宋走出去之后,身在一片昏暗当中的她,疯了一样颤抖着将手伸到下面......

     

     

    老宋在客厅里面用力拖地,饥渴难耐的他自然是明白方才孙晓雪眼神当中的含义,空虚少妇欲求不满是板上钉钉的了。

     

     

    就她那位病病殃殃的老公,能够满足人高马大的孙晓雪,他老宋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纵然他在异性面前一向自卑,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关键还一把年纪,但是奈何身体结实、本钱巨大,那方面的本事一向是毫不含糊。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老宋虽然不是少年,但是对于干那事儿却是研究得很透彻,各大两性网站上面都留下他饥渴难耐的身影,由于早些年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经常找小姐。

     

     

    天南海北以那事儿维生的小姐们个个都被老宋搞得死去活来,他无论在哪座城市打工,只要工资一到账必然冲进红灯区,将得来的本事悉数用在那些小姐们的身上。

     

     

    被他干过的小姐们有一个算一个,提起老宋,或是大肆称赞或是破口大骂。

     

     

    赞得是他本钱过于强大。

     

     

    骂得是他只要得到女人,就会用尽精力。

     

     

    最近几年老宋并没有向早些年那样,将赚来的钱全部砸在小姐身上,因为他打算存些钱以备日后做些小本生意不必再四处奔波。

     

     

    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以后着想。

     

     

    此刻,他一边拖着地板,一边暗自心花怒放,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多下点力气,说不定真的能将寂寞少妇揽入怀中,大干特干解决一段饥渴时光!

    躺在床上的孙晓雪娇躯不停颤抖着,嘴边发出轻哼声,赤着白嫩玉足用力蹭着,床单凌乱成一片。

     

     

    最终,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疯狂抽搐,这才算是彻底解脱。

     

     

    稍顷,她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很是难为情地发现全身痕迹。

     

     

    “晓雪啊,我已经给你洗完了,你……”老宋赤膊站在门口无意间看到这一幕,馋得他一大滩口水猛地吞咽了下去。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声音,顿时情绪达到兴奋至高点,整张俏脸红彤彤的。

     

     

    如同是酝酿已久的惊涛骇浪冲破最后一堵屏障,疯了一样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老宋突然出现在门口,她甚至都能被“洪流”冲得彻底昏过去。

     

     

    老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对硕大的前胸,平坦光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蛮腰,浑圆撅挺的翘臀,小腹下面那片神秘圣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小说写得很污的片段&离婚女叫我不戴套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260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