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公主性奴调教黄文:我插了语文课代表身体

  • 作者: 晴天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4-28 17:12
  • 被阅读
  •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弄出来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哪里弄咯!如果是用脚的话,三百。如果用手,四百。如果用嘴,六百。这里也可以弄,五百。”她挺了下xiōng。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文学

    “我想你用手跟这里帮我。”老罗指她那对。

    不要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那老货太腥了,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帮我弄,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味道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润滑,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放出来。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嫩的,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竖着半天高,走近了蹲下观察,小手抓着翻看,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大了吧?我做这个这么久,第二大的都没你一半大。”

    老罗被她滑嫩冰凉的小手触着,一哆嗦,舒服得不行,夹紧菊花忍耐,喘着粗气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吐了,弄了她一身,气得她加收了几百块钱才平息了怒火。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做了这么久这个,为了学习技能,她小电影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把自己填满,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脱衣服?”

    小雅感觉自己底下都一塌糊涂了,把腿夹得紧紧的,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是想用手就把老罗弄出来,到时候就不用脱衣服用那对给老罗夹了,还能找借口说是老罗自己不行,不关她的事,然后顺便把全套的钱收了。最多事后再脱衣服让他看一下,多省事。

    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出来了,底下那样很不舒服,她想脱了再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被淡黄色罩罩包裹的那对。

    老罗一看就激动,居然又涨大了几分。

    小雅那对实在太诱人了,又大又挺,感觉就算少了罩罩的支撑也不会往下掉。

    上面雪bái fěn嫩的,干净得都能瞧见青筋。

    老罗幻想着呆会儿被她夹着的感觉,顿时就是一哆嗦。

    小雅见了一喜,往上托了下问老罗说:“罗大爷,我这个好看吧?”

    老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纳纳的说:“好看。”

    “那你想不想摸一下?”

    老罗说:“收钱吗?”

    小雅气死:“免费的你给我玩啊!”

    老罗摸一把自己的xiōng说:“可以啊!不过手感没你的好。”

    小雅抓狂啊啊直叫唤,那两坨晃得老罗差点流鼻血。

    她不想跟老罗说话了,但也没那么痛快放出来,戴着罩罩就给老罗夹。

    老罗是真能忍,她累个半死老罗都还是那么精神,一点要吐的意思都没有。

    她感觉不行了,却还是不想脱光自己,因为她以前试过在一个大叔面前脱光,那大叔差点没把她吃了,所以她对这个挺谨慎的。

    要不是看老罗年纪这么大,她也不会告诉老罗自己有脱光的服务。

    现在好了,她感觉刺激还是不够,一瞄自己下面,计上心头,然后掀开裙子跨步上沙发,对准方位跪在老罗的身体上方,跟老罗说:“罗大爷,这个是送的,我可以穿着内内给你这样弄一下,但是你不能主动碰我,听到没有。”

    不想脱衣服,就只有牺牲一些东西。其实她自己也yǎng得不行了,想蹭一下解解馋,才想到这招的。

    虽然小雅还没坐下,老罗高高竖起的还是抵住了小雅的底下,他感觉自己被一片温暖包裹,还有那滑腻的触感,似乎是小雅来事了。

    想到这儿,老罗激动得不行,他刚想往上一下就被小雅提醒,只好停下行动说:“行,你弄吧。”

    小雅被抵着,自己的脚也是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坐了下去。

    感觉到老罗被她压弯,然后滑到她底下压着,小雅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bào发的临界点。

    她只滑动了两下,自己先不行了,优美的吟唱从深喉发出,身子都酥了,恨不得扒开让老罗进去。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么说都一把年纪了,他对吃了小雅这么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压力的,换作她妈就没关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妈妈,老罗就想到早上的事。

    这可太尴尬了,居然让小雅的妈妈看到他那样。也不知道小雅的妈妈会怎么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吧,大早上的做这样的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心理变态。

    不过小雅的妈妈是真漂亮,虽然三四十岁了,但看着也才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也比小雅饱满,只是xìng子跟老罗一样,不太爱跟人说话。

    可能也就因为这样的xìng子,才教育了一个小雅这样奇怪的孩子吧。

    “哦!yǎng!罗大爷,你別动行不行?你再动我就加你钱了。”小雅的声音把老罗拉了回来,他才注意到自己在轻轻挺腰。

    老罗刚想道歉,谁知小雅抓狂的说:“不管了,我要做。”说着她抬了起来,把裙子掀开,然后把内内扒拉到一边。

    久违的粉嫩就在眼前,老罗瞧着都魔障了,不等她坐下就失控的往上一挺……

    谁知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开了,然后柳颜口瞪目呆的看着两人,手里提的菜掉到了地上……

    很快红晕浮到脸上,紧接着怒竖眉头,柳颜通通通走过来,推小雅一把说:“你下来,赶紧回家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把衣服塞到小雅的怀里,把她推了出去,门啪的一声拍上了。

    回头见老罗还傻傻的看着她,柳颜瞄一眼他那愤怒的老物件,脸红得都要溢出汁来了,她走过来拿衣服给老罗盖上,语气不善的说:“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说话时面若han霜。

    老罗坐直紧张的一捂,这会儿才知道坏事了。

    好死不死,弄这事居然让柳颜看到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说是jiāo易吧,不好。说是两情相悦吧,不可能。

    “你……你怎么回来了?”老罗试图转移话题。

    柳颜中午回来是因为感觉早上对老罗太严厉了。

    虽然说老罗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但那始终是长辈,她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所以想中午回来给老罗做顿饭,相当于给老罗道歉。

    谁知一回来就看到老罗做这么离经叛道的事,她都气坏了,不知道说老罗什么好。

    “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对得起楼上的褚阿姨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

    老罗都懵了,他自己也后悔啊,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幸好刚才没有进去,不过也差不多了,算是黄土埋半截。

    他还记得刚刚的触感,很紧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被柳颜一训,竟然缩着脖子小声吐槽说:“那还不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柳颜居然听到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想到早上老罗拿她内内做坏事的事,再往前回溯,那声巨大的门响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就羞得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问老罗说:“叔,今天早上你是不是看到我做那个了?”

    “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罗也不否认。

    “那我的事跟你和小雅有什么关系?”

    老罗觉得还是坦白的好,于是自顾自的说:“我都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见到你那样就受不了。早上的事,还有小雅,我承认我都做错了,可我就是忍不住,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起,小颜,叔不是什么好人,让你失望了。我这就搬走,以后不会回来了,这样楼上的褚阿姨那边就妨碍不到你了。放心,我会让小雅闭嘴的。”

    “叔,你说什么呢?谁说要赶你走了?”柳颜急了。

    老罗低着头说:“你就是不赶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啊!我都对你做那样的混账事了。我今天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小雅只是个意外。”

    “不行,你不能走。这事要怪也应该怪我,我不应该忍不住做那个让你看到。”柳颜脸红红的说。

    老罗听了沉默。

    柳颜突然问他说:“叔,你跟小雅……你们……怎么回事?”

    老罗老脸一红,想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事实,但是你能不能帮忙保守秘密?”

    柳颜点头,很肯定的说:“能。”

    是这样的,你褚阿姨应该不知道小雅在做这个。”老罗也不隐瞒,直接把小雅在做的事说出来了,他怕柳颜还是忍不住多嘴,就跟她说小雅是为了分担她们家的生活压力才这么做的,是个好孩子,让柳颜不要伤害她。

    柳颜听了以后果然很感动,但老罗后面一句话就让她吃味了。

    老罗说:“我是怕我又会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才找小雅解决一下的,我……”老罗说不下去了,脸涨得通红

    柳颜脱口而出说:“那不行,你以后不能找小雅了,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找我……”她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但却不后悔,硬着头皮往下说:“……我没关系的,反正都让你看了。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好说话。你要是还找小雅的话,让褚阿姨知道了怎么办?”

    老罗都震惊了,柳颜为他居然肯做出这样的牺牲。

    他想了想摇头说:“不行,我不能动你,你能管我叫叔,咱们就得划清界限,可不能乱来。”

    柳颜脸红说:“我又不是跟你做,这叫什么动。而且,我跟大鹏都离了,跟你怎么样都没事,你又不真是我叔,咱们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我不想嫁人了,自己一个人孤单。你没儿子照顾,我正好捡个长辈找点依靠。”

    “这……这样啊!那好吧。”

    老罗窘得不行,他还以为柳颜是要跟他做呢,结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刚刚都幻想到自己把柳颜压在身下的情景了,那种异样的刺激搞得他热血沸腾的,一直没消退的老伙计一挺,就引起了柳颜的注意。

    柳颜很不好意思,但觉得自己是晚辈,老罗不好意思开口,就得她来,于是走近蹲下,隔衣握着老罗说:“叔,我帮你弄出来吧。”

    她叔啊叔的叫,搞得老罗浑身都像着了火一样,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爱称了,于是再次鼓胀,一下子就把柳颜的手撑开了。

    柳颜吓一跳,老罗低着头不好意思吱声。

    “叔,那我来了。”

    柳颜上手弄,技术比小雅差多了,不过老罗对这前儿媳fù眼馋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自然是觉得柳颜的感觉更好,尤其是瞄到柳颜的裙筒正对着他,里头的白色内内隐隐约约的。

    柳颜注意到了,不仅不遮挡,反而又开了一些,方便老罗看以刺激他快点出来。而她自己,也因为这个动作,底下居然直接泛滥了,也不知道老罗看没看到。

    老罗这牲口,可能是这些年憋太狠都堵道了,硬是不出来。

    柳颜弄得手都酸了,松了下手腕跟老罗说:“叔,你不要控制啊,要不然我怎么弄。”

    老罗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控制啊!可能是刺激不够,它就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柳颜看老罗不像骗她,稍一沉吟,脸竟红得似火,跟老罗说:“叔,我换別的办法帮你吧。”说着站起来,脱起了衣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公主性奴调教黄文:我插了语文课代表身体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169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