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我要尿到你里面不准流出来_和男朋友分手那晚他不停要我

  • 作者: 阳光
  • 来源: 未知
  • 发表于2021-01-23 15:39
  • 被阅读
  • 回想起白玉兰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和放浪的样子,孙斌不由也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文学

     

    次日清晨,他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了。

     

     

    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嫂子不在,孙斌磨磨蹭蹭地从床上爬起来。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嫂子急匆匆从房门里跑出来去开了门。

     

     

    借着门缝,孙斌看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

     

     

    那人是他们村一个土队伍的包工头,叫郭长江。

     

     

    郭长江这人在村里名声差到不能直视,经常拿自己赚了俩钱要回馈村民们的幌子,去关爱村里的寡妇、寡女,这个关爱肯定没有字面上那么简单。

     

     

    孙斌记得自己还是傻子的时候,郭长江就经常来他家看望嫂子。

     

     

    当时以为郭长江好心,现在恢复后才知道他安得不是什么好心。

     

     

    多亏嫂子坚守妇道,不为利益所动,每次都让郭长江铩羽而归。

     

     

    何洁一看来人,脸色就黑了下来,连忙退回门里,想关门的时候,门被郭长江一只脚给卡住了。

     

     

    郭长江哼哼了几声,“小洁啊,你这是做什么,我就是来给阿斌送点好吃的,我们之间这么见外做什么?”

     

     

    郭长江的一只手也挤了进来,抓住了何洁的藕臂,在上面揩了两把油,笑得很猥琐,“快,把门打开,我们进去说。”

     

     

    “老郭,小斌没啥事了,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就先回吧。”何洁秀气的眉毛皱的紧,碍于对方的身份,委婉的拒绝了郭长江的好意。

     

     

    何洁心知肚明,郭长江送礼是假,想得到自己才是真,所以这东西是万万不能收,而且必须尽快把他赶走。

     

     

    万一被人看到了,就冲郭长江的名声和作为,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何洁的力气没有郭长江的,郭长江的手更放肆了,一双手顺着手臂都快攀上何洁的胸部了。

     

     

    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朝着自己窜了过来,郭长江朝那身影看去,发现是孙斌后,收敛了一些,笑呵呵道:“哟,是小斌啊,你还记得郭叔叔吗?叔叔听说你受伤了,我带了点东西来看看你。”

     

     

    何洁穿了条吊带裙,和郭长江拉扯的时候,那微翘的后挺暴露在空气中。

     

     

    孙斌看到那何洁那完美的娇躯,愣在了原地,下面又有了点反应

     

     

    不过很快,孙斌就回过神来,因为他发现郭长江趁他看呆的时候又在偷油,迅速跑上前,撞进郭长江和何洁之间。

     

     

    这一撞两人都没有站稳,顺势往后倒了下去。

     

     

    孙斌迅速充当了人肉坐垫,让何洁摔到自己身上。

     

     

    何洁也注意到了这点,在郭长江摔得嗷嗷叫爬不起来的时候,迅速从孙斌身上爬起来,将掉在肩膀上的吊带拎上去,“小斌,你没事吧?”

     

     

    “没事!”孙斌傻气地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自己的那个地方说道,“这个很......”

     

     

    话没说完,何洁脸上一阵绯红把孙斌的嘴捂上了,娇斥道:“不许胡说!别说话知道吗?”

     

     

    孙斌趁机亲了亲何洁的手心,向何洁眨眨眼。

     

     

    对于地上缓缓爬起来的郭长江,何洁没好气道:“老郭,你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还要给小斌做饭,就不送了。”

     

     

    何洁不想继续和郭长江继续纠缠,直接厨房的地方走去,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被何洁扔在门口的孙斌看都没看郭长江一眼,就想跟上嫂子。

     

     

    不想却被郭长江一把拉住,本就有点不爽的他,故意倒退踩了郭长江一脚。

     

     

    “哎哟——”郭长江松开孙斌,抱着自己的脚在那嗷嗷直叫,等痛缓解一点了,指着孙斌骂道,“你这傻娃!迟早被人弄死!”

     

     

    孙斌就站在那看着郭长江,一动也不动,一副我就是傻子的模样

     

     

    郭长江突然一改骂骂咧咧的态度,好声好气的跟孙斌说道:“小斌啊,我家里有好多玩具跟城里的零食,你想不想吃啊?”

     

     

    那种幼稚的东西,他看都不想看一眼。

     

     

    不过这郭长江突然讨好他,肯定有原因。

     

     

    不出孙斌所料,郭长江压低声音跟孙斌说道:“这样,你晚上把你家里的门开个缝,别关上,我晚上从那个缝里进来,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带过来,别让你嫂子知道,怎么样?”

     

     

    孙斌摇了摇头,用略微童真的话说道:“嫂子说了,小斌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

     

     

    郭长江钻空子道:“所以郭叔叔是偷偷给你,你不用告诉给嫂子听。”

     

     

    “晚上偷偷进来的叫小偷,你是小偷吗?”

     

     

    郭长江经常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半夜三更进那些寡妇的家,背地里好多人叫他‘村偷’。

     

     

    孙斌知道自己这么说,他肯定会发火。

     

     

    郭长江听了这话,脸上的假笑瞬间就没了,抬脚对着孙斌一踹,“狗娘养的傻缺,人话都听不懂,小心哪天跟你爹妈一样,死了都没人给收尸!早知道当初就把你这个兔崽子一起......”

     

     

    说到这他的话戛然而止,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孙斌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也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并且灵活地躲开了,捏了把地上的沙子往郭长江身上撒去,嫌不够还往他的篮子里的水果上撒了点,做了个鬼脸,往家里跑。

     

     

    大门关上的时候,孙斌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孙斌心里一阵狐疑,刚刚郭长江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内情?

     

     

    或者,跟自己父母的死有关系?

    对于父母和大哥的死,孙斌心里总是觉得有些蹊跷,死的太过不明不白。

     

     

    三年前大哥开着货车,在路上把一个老头儿给撞了。

     

     

    那会儿家里钱都凑给大哥买车了,哪还有钱赔偿人家,所以就东拼西借的欠了一腚饥荒。

     

     

    后来包工头郭长江找过来了,说是在外地有个挖矿的差事,一个劳力每月都能赚个万八千。

     

     

    当时孙斌家都快被追债的踩破门槛了,所以听到这事后老两口子立刻招呼上大哥过去了。

     

     

    后来也确实赚了些钱回来,把债务给清还的差不多了。

     

     

    到了年关的时候,孙斌跟何洁在家翘首盼望着那三口人回来。

     

     

    结果,郭长江直接找人带了三个骨灰盒回来,还有当地公安机关开具的矿难死亡证明。

     

     

    矿塌了,孙斌的父母和大哥一个都没活下来。

     

     

    而且因为是非法开采的私矿,矿主逃到了国外,连分补偿钱都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我要尿到你里面不准流出来_和男朋友分手那晚他不停要我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1085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