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文章内容页

china 农村妇女nomex _相亲当天就做了

  • 作者: 阳光
  • 来源: 未知
  • 发表于2021-01-09 16:50
  • 被阅读
  •  

    黄琴点了点头,也有点担心刘玲玲的安危,两人赶紧开车往刘玲玲家去了。

    老王跟黄琴两人都是开车来的,这会只能一人开一辆分开走,老王上了车之后,就赶紧给刘玲玲打了电话。

    可这一打才发现,刘玲玲已经把他拉黑了

     文学

     

    !他打开微信发了个表情过去,发现微信也拉黑了。

    这下老王是真的意识到事情不妙了,他了解刘玲玲这个人,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有什么事都不会往心里去,就算是真的讨厌他,在拉黑之前肯定会大骂他一顿,绝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拉黑。

    可老王也想不通,如果她真的出事,为什么不向他求救,反而把他拉黑了?难道就因为那天晚上他没有接那个电话?

    老王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他心里不禁也有点后悔,早知道那天晚上说什么也要出去找她了。

    黄琴把车开的很快,一路上又是急刹又是急转弯的,弄得跟在她后面的老王给他抹了几次冷汗,要不是事态紧急,老王肯定要好好教育一下她了!

    果然是走了后门的,这开车技术就是不行!老王想着,哪天得约黄琴出来再私下教她一下,不然她这样上路迟早得出事。

    两人很快就到了刘玲玲家那片老房区附近,由于小巷子没法开车进去,两人只能把车停在外面走进去。

    黄琴只记得她的门牌号,但不知道怎么走,好在老王以前在这片区域生活了好几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两人很快来到刘玲玲家的楼下,老王特意留心看了一下楼梯口停车的地方,发现刘玲玲的摩托车就停在那里,不过摩托车上积了好多灰尘和落叶,估计放在这里好几天没开了。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那股不好的感觉更强烈了。他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去,很快就找到刘玲玲家的大门。

    他抬手想敲门,却发现房门虚掩着,还露出一大条缝,他直接推开门探头一看,在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顿时就呆住了。

    只见屋里有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正仰着头闭着眼里,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呜咽,而轮椅的前面,有个穿着一身类似护士服的女人正蹲在他面前,头颅正在他的腿间……

    老王的嘴巴张成了O型,身后的黄琴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想出声,老王赶紧转身捂住她的嘴巴!

    “嘘!先别说话。”

    老王捂着黄琴的嘴巴轻声说道,黄琴眼带疑惑,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老王伸手指着楼梯口示意她下去再说。

    两人轻手轻脚得走下去,黄琴以为刘玲玲家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焦急问:

    “教练,刚才是怎么了?是不是玲玲家出事了?我们要不要报警?”

    老王忍不住老脸一红,心想自己怎老是遇上别人在做这档子事?他偷偷瞄了黄琴一眼,心想今天要不是跟这丫头一起来的,他可就又有眼福了。

    他干咳了一声,别开眼说:

    “没事,是因为玲玲家的护工正在给她爸“擦身体”,我怕你看到尴尬,就赶紧让你先下来了。”

    虽然是用嘴来的……

    黄琴恍然大悟,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点了点头,矜持地说:

    “那教练你自己上去吧,玲玲估计也不在家,我在这等你,你问下她家人看看知不知道玲玲最近在哪里。”

    老王见黄琴一副害羞样子,心里暗笑,还好刚才及时制止了她,要是被她看到那画面,对她来说,单纯的心灵不知道得受到多大的冲击……

    不过,也正是因为黄琴这么善良又单纯,才让老王对她痴迷不已,也乐意去保护她这份单纯的心思

    老王交代了黄琴在楼下等他,这才再次折返回来,他一边走上去一边想,那护工少妇还真是饥渴难耐,之前勾引他不成,这次来到刘玲玲家,居然连她生病的老爸都不放过,就不怕把她爸给榨空了吗?

    老王这次刻意放轻了脚步,很快就走到门边了,他悄悄探头看过去,果然看到正在忘我运动的两个人。

    不过,准确的说是那护工少妇一个人在动……

    只见她跨坐在刘玲玲她爸的轮椅上,两人面对面交叠,那护工的手攀着她爸的肩膀,身子在动。

    她仰着头,像饥渴的鱼一样张着嘴巴叫着:

    “啊……好舒服……快,摸我这里……”

    她说着,拉起刘玲玲她爸的一只手按在上身处,示意他可以大力。

    刘玲玲她爸顿时涨红了脸,大力几下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埋头,像小孩纸一样嗤嗤起来。

    那护工少妇的叫声顿时拔高了几度,她忍不住双手抱住刘玲玲他爸的头,白皙的手指全陷进了他的头发里。

    老王本来想等他俩完事之后再出声提醒,毕竟打断人家的好事也是不道德的,但眼看着楼梯口走上来一个邻居,还往这边走了过来,老王也没办法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对不起啊!打扰了。”

    老王进去之后赶紧把门关了,笑呵呵说道。

    那两人正玩得尽兴,见老王忽然冒出来,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只见那护工少妇赶紧从刘玲玲她爸身上起来,老王听到“啵”的一声。

    那护工小曾一看是老王,羞得赶紧捡起衣服遮住自己,脸上燥得能滴出血来了。

    “大……大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刘玲玲她爸也是吓得不轻,老王瞅着他当场就软下去了,心里顿时有点发虚,心想这刘玲玲他爸以后不会就这么抬不起来吧?

    刘玲玲她爸也是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他一边拿衣服遮住自己一边磕磕绊绊说:

    “小……小曾,这位……是谁?”

    那小曾红着脸揪紧了衣服说道:

    “这位就是请我来这里做护工的王大哥,他是玲玲的驾校教练。”

    刘玲玲她爸面露恍然,随即看向老王,面带尴尬道:

    “王教练,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等我们整理一下衣服……”

    老王干咳一声,心下暗笑,赶紧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那小曾就红着脸来给他开门了。

    两人虽然穿戴整齐了,但那股尴尬的气氛还在,老王瞄了刘玲玲她爸一眼,见他坐在轮椅上,身型十分瘦弱,面上也有点青黑色,估摸着最近没少做那事,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老王本来请个护工来,就是想分担一下刘玲玲的辛苦,顺便能让她爸得到更专业的照顾,可没想到这护工堪比白骨精,差点把人给榨空了!

    想到这,老王的脸当即就沉下来了,他板着脸看向小曾,沉声说道:

    “小曾,本来这事我是没立场说你什么的,但因为你是我请过

    的,我也必须得为玲玲她爸负责。你别怪大哥说的不好听,你看看玲玲她爸都成什么样了?你再这样下去,她爸的身体就得被你掏空了!”

    那小曾听老王这么一说,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差点没哭了。她红着眼眶看了玲玲她爸一眼,正要说话,她爸倒是抢先说了。

    “王教练,这事你别怪小曾,是我……是我主动找的她的。我因为腿脚不便,玲玲她妈早就跟我离婚了,这些年我都没法好好纾解,是我起了歪念,才让小曾帮我排解需求的……”

    老王简直都无语了,他叹了口气说:

    “刘大哥啊,大家都是男人,我理解你!但是这玩意你得适量,这次数多了,你身体哪还能受得了?”

    刘玲玲她爸被老王这么一说,简直燥得无地自容,他张了张嘴,最后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尴尬得点点头表示回应。

    可老王教育完了刘玲玲她爸也没忘记那小曾,他板着脸看向小曾,又说了几句。

    “大妹子啊,如果你不是我请过来的,我绝不会多管这个闲事。但这个玲玲她爸要是有个万一,我就好心办坏事了,这让我怎么跟玲玲交代?”

    小曾被他这么赤裸裸批评着,也是燥得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她红着脸,眼睛也发红了,抽抽搭搭说:

    “大哥,这事是我不对,我长记性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要是不放心,我今天就辞工。”

    她这话一出,刘玲玲她爸脸色立马就变了,他刚想说话,又听老王道:

    “辞工那倒不至于,你找份工作也不容易,我也知道你家里的难处,今天说这些也没别的意思,真的只是为了玲玲她爸的身体着想。

    “当然,我也知道大家无论男女都有需求,你们要是节制点来,这事我就当不知道成不?”

    刘玲玲她爸看了老王一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想咱就不能绕过这个话题吗?!那小曾此时心里估计也是同样的感受,她赶紧像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就怕老王还往下说。

    老王睨了两人一眼,哪里看不出来两人脸上的尴尬,但他就是故意的,要是不这么说,这两人能真的节制吗?

    这会见两人头都快低到地板上去了,这才问起今天来的目的,他转头四周看了看,最后才问道:

    “对了,怎么没见玲玲?她出门了?”

    刘玲玲她爸见那事终于揭过了,松了一口气道:

    “玲玲可能是出去打工了,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

    老王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可他不敢把刘玲玲的遭遇告诉她爸,只能试探性问了一下:

    “她是三天前走的吗?那几天有人上门来找过她吗?”

    老王这话问的奇怪,但刘玲玲感激老王替他请了护工,对他也就十分客气,听到这话也没往别处想,直接就说:

    “她是三天前走的,不过她走的前几天确实有人啦找过她,是个男的,年纪跟你差不多大,好像也说是驾校的什么监考官。”

    老王心里一紧,这下完全确定了,刘玲玲肯定落在李成手里了!想到这,他不敢再多耽搁了,随便又应付了玲玲她爸两句,就赶紧下楼了。

    楼下的黄琴等了很久,差点要上去看看了,正好看见老王下来,她赶紧跑过去问:

    “怎么样?知道玲玲去哪了吗?”

    老王不想把这事告诉黄琴,只能骗她说:

    “没事,她爸说她出去打工了,过几天就回来。”

    黄琴皱了皱眉头,奇怪道:

    “打工?如果玲玲是去工作了,没道理不告诉我啊,而且她好几天不回我消息了,我还是觉得……”

    “没事,她可能是干活忙没顾得上回你吧?我跟她爸要了她打工那边的电话,晚点我就打过去问问,应该没多大事的,放心吧!”

    老王这样面上劝着,但心里已经急的不行,他得赶紧打发黄琴回去,然后给李成打个电话才行。

    还好黄琴这姑娘好骗,听老王这么一说,也就信了,她还想跟老王一起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看看,但被老王劝住了。

    老王答应了黄琴晚点打电话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就让玲玲给她回电话,黄琴这才放心得走了。

    看着黄琴的车开走之后,老王脸色一沉,马上拿起手机给李成打了一个电话。

    李成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老李啊,我是老王。”

    电话那头的李成静默了一会,才道:

    “哦,老王啊,有什么事吗?”

    老王觉得李成的语气很淡,好像很不待见他一样,他心里觉得奇怪,又说道:

    “没事,就是最近酒瘾范了,想约你晚上出来喝两杯!”

    电话那头的李成又沉默了一会,才回道:

    “这样啊,不过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空了,改天吧!”

    老王不死心,正准备再劝,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类似求救的呜咽声。

    “救……唔唔……”

    老王立马听出来这是刘玲玲的声音,他紧紧捏住手机,大吼了声:

    “喂?老李啊?你那边是怎么回事?喂——”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老王心道不好,没准刘玲玲是因为想毁了那些视频被他发现了,要是李成一气之下把人弄死就糟了!

    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他不知道李成的住处,再急也没用啊!

    想了一会,老王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人!他赶紧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是王局长吗?我是王刚,哎对对对,我就是想麻烦您个事,您能帮我查一个交警队那边驾校监考官的住址吗?”

    ……

    王局长的办事效率果然高,没过十分钟,李成的地址就发到了他的短信上。老王拿到地址,立马开车赶了过去。

    李成这些年估计没少捞钱,他住的小区,虽然比不上沈月莹黄琴她们家的别墅,但也算是高档小区了。

    老王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小区的保安拦着不让他进去,要不是老王能准确报出李成的名字和门牌号,保安还不肯放行。

    好不容易进来了,老王又在小区里兜了半天,才找到李成家那栋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黄琴点了点头,也有点担心刘玲玲的安危,两人赶紧开车往刘玲玲家去了。

    老王跟黄琴两人都是开车来的,这会只能一人开一辆分开走,老王上了车之后,就赶紧给刘玲玲打了电话。

    可这一打才发现,刘玲玲已经把他拉黑了

     文学

     

    !他打开微信发了个表情过去,发现微信也拉黑了。

    这下老王是真的意识到事情不妙了,他了解刘玲玲这个人,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有什么事都不会往心里去,就算是真的讨厌他,在拉黑之前肯定会大骂他一顿,绝不会就这么不声不响把人拉黑。

    可老王也想不通,如果她真的出事,为什么不向他求救,反而把他拉黑了?难道就因为那天晚上他没有接那个电话?

    老王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他心里不禁也有点后悔,早知道那天晚上说什么也要出去找她了。

    黄琴把车开的很快,一路上又是急刹又是急转弯的,弄得跟在她后面的老王给他抹了几次冷汗,要不是事态紧急,老王肯定要好好教育一下她了!

    果然是走了后门的,这开车技术就是不行!老王想着,哪天得约黄琴出来再私下教她一下,不然她这样上路迟早得出事。

    两人很快就到了刘玲玲家那片老房区附近,由于小巷子没法开车进去,两人只能把车停在外面走进去。

    黄琴只记得她的门牌号,但不知道怎么走,好在老王以前在这片区域生活了好几年,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两人很快来到刘玲玲家的楼下,老王特意留心看了一下楼梯口停车的地方,发现刘玲玲的摩托车就停在那里,不过摩托车上积了好多灰尘和落叶,估计放在这里好几天没开了。

    老王心里咯噔一下,那股不好的感觉更强烈了。他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去,很快就找到刘玲玲家的大门。

    他抬手想敲门,却发现房门虚掩着,还露出一大条缝,他直接推开门探头一看,在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顿时就呆住了。

    只见屋里有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他正仰着头闭着眼里,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呜咽,而轮椅的前面,有个穿着一身类似护士服的女人正蹲在他面前,头颅正在他的腿间……

    老王的嘴巴张成了O型,身后的黄琴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想出声,老王赶紧转身捂住她的嘴巴!

    “嘘!先别说话。”

    老王捂着黄琴的嘴巴轻声说道,黄琴眼带疑惑,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老王伸手指着楼梯口示意她下去再说。

    两人轻手轻脚得走下去,黄琴以为刘玲玲家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焦急问:

    “教练,刚才是怎么了?是不是玲玲家出事了?我们要不要报警?”

    老王忍不住老脸一红,心想自己怎老是遇上别人在做这档子事?他偷偷瞄了黄琴一眼,心想今天要不是跟这丫头一起来的,他可就又有眼福了。

    他干咳了一声,别开眼说:

    “没事,是因为玲玲家的护工正在给她爸“擦身体”,我怕你看到尴尬,就赶紧让你先下来了。”

    虽然是用嘴来的……

    黄琴恍然大悟,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她点了点头,矜持地说:

    “那教练你自己上去吧,玲玲估计也不在家,我在这等你,你问下她家人看看知不知道玲玲最近在哪里。”

    老王见黄琴一副害羞的样子,心里暗笑,还好刚才及时制止了她,要是被她看到那画面,对她来说,单纯的心灵不知道得受到多大的冲击……

    不过,也正是因为黄琴这么善良又单纯,才让老王对她痴迷不已,也乐意去保护她这份单纯的心思。

    老王交代了黄琴在楼下等他,这才再次折返回来,他一边走上去一边想,那护工少妇还真是饥渴难耐,之前勾引他不成,这次来到刘玲玲家,居然连她生病的老爸都不放过,就不怕把她爸给榨空了吗?

    老王这次刻意放轻了脚步,很快就走到门边了,他悄悄探头看过去,果然看到正在忘我运动的两个人。

    不过,准确的说是那护工少妇一个人在动……

    只见她跨坐在刘玲玲她爸的轮椅上,两人面对面交叠,那护工的手攀着她爸的肩膀,身子在动。

    她仰着头,像饥渴的鱼一样张着嘴巴叫着:

    “啊……好舒服……快,摸我这里……”

    她说着,拉起刘玲玲她爸的一只手按在上身处,示意他可以大力。

    刘玲玲她爸顿时涨红了脸,大力几下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埋头,像小孩纸一样嗤嗤起来。

    那护工少妇的叫声顿时拔高了几度,她忍不住双手抱住刘玲玲他爸的头,白皙的手指全陷进了他的头发里。

    老王本来想等他俩完事之后再出声提醒,毕竟打断人家的好事也是不道德的,但眼看着楼梯口走上来一个邻居,还往这边走了过来,老王也没办法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对不起啊!打扰了。”

    老王进去之后赶紧把门关了,笑呵呵说道。

    那两人正玩得尽兴,见老王忽然冒出来,两人同时吓了一跳,只见那护工少妇赶紧从刘玲玲她爸身上起来,老王听到“啵”的一声。

    那护工小曾一看是老王,羞得赶紧捡起衣服遮住自己,脸上燥得能滴出血来了。

    “大……大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刘玲玲她爸也是吓得不轻,老王瞅着他当场就软下去了,心里顿时有点发虚,心想这刘玲玲他爸以后不会就这么抬不起来吧?

    刘玲玲她爸也是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他一边拿衣服遮住自己一边磕磕绊绊说:

    “小……小曾,这位……是谁?”

    那小曾红着脸揪紧了衣服说道:

    “这位就是请我来这里做护工的王大哥,他是玲玲的驾校教练。”

    刘玲玲她爸面露恍然,随即看向老王,面带尴尬道:

    “王教练,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一下,等我们整理一下衣服……”

    老王干咳一声,心下暗笑,赶紧点头,开门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那小曾就红着脸来给他开门了。

    两人虽然穿戴整齐了,但那股尴尬的气氛还在,老王瞄了刘玲玲她爸一眼,见他坐在轮椅上,身型十分瘦弱,面上也有点青黑色,估摸着最近没少做那事,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老王本来请个护工来,就是想分担一下刘玲玲的辛苦,顺便能让她爸得到更专业的照顾,可没想到这护工堪比白骨精,差点把人给榨空了!

    想到这,老王的脸当即就沉下来了,他板着脸看向小曾,沉声说道:

    “小曾,本来这事我是没立场说你什么的,但因为你是我请过

    的,我也必须得为玲玲她爸负责。你别怪大哥说的不好听,你看看玲玲她爸都成什么样了?你再这样下去,她爸的身体就得被你掏空了!”

    那小曾听老王这么一说,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最后差点没哭了。她红着眼眶看了玲玲她爸一眼,正要说话,她爸倒是抢先说了。

    “王教练,这事你别怪小曾,是我……是我主动找的她的。我因为腿脚不便,玲玲她妈早就跟我离婚了,这些年我都没法好好纾解,是我起了歪念,才让小曾帮我排解需求的……”

    老王简直都无语了,他叹了口气说:

    “刘大哥啊,大家都是男人,我理解你!但是这玩意你得适量,这次数多了,你身体哪还能受得了?”

    刘玲玲她爸被老王这么一说,简直燥得无地自容,他张了张嘴,最后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尴尬得点点头表示回应。

    可老王教育完了刘玲玲她爸也没忘记那小曾,他板着脸看向小曾,又说了几句。

    “大妹子啊,如果你不是我请过来的,我绝不会多管这个闲事。但这个玲玲她爸要是有个万一,我就好心办坏事了,这让我怎么跟玲玲交代?”

    小曾被他这么赤裸裸批评着,也是燥得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她红着脸,眼睛也发红了,抽抽搭搭说:

    “大哥,这事是我不对,我长记性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要是不放心,我今天就辞工。”

    她这话一出,刘玲玲她爸脸色立马就变了,他刚想说话,又听老王道:

    “辞工那倒不至于,你找份工作也不容易,我也知道你家里的难处,今天说这些也没别的意思,真的只是为了玲玲她爸的身体着想。

    “当然,我也知道大家无论男女都有需求,你们要是节制点来,这事我就当不知道成不?”

    刘玲玲她爸看了老王一眼,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想咱就不能绕过这个话题吗?!那小曾此时心里估计也是同样的感受,她赶紧像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就怕老王还往下说。

    老王睨了两人一眼,哪里看不出来两人脸上的尴尬,但他就是故意的,要是不这么说,这两人能真的节制吗?

    这会见两人头都快低到地板上去了,这才问起今天来的目的,他转头四周看了看,最后才问道:

    “对了,怎么没见玲玲?她出门了?”

    刘玲玲她爸见那事终于揭过了,松了一口气道:

    “玲玲可能是出去打工了,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

    老王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可他不敢把刘玲玲的遭遇告诉她爸,只能试探性问了一下:

    “她是三天前走的吗?那几天有人上门来找过她吗?”

    老王这话问的奇怪,但刘玲玲感激老王替他请了护工,对他也就十分客气,听到这话也没往别处想,直接就说:

    “她是三天前走的,不过她走的前几天确实有人啦找过她,是个男的,年纪跟你差不多大,好像也说是驾校的什么监考官。”

    老王心里一紧,这下完全确定了,刘玲玲肯定落在李成手里了!想到这,他不敢再多耽搁了,随便又应付了玲玲她爸两句,就赶紧下楼了。

    楼下的黄琴等了很久,差点要上去看看了,正好看见老王下来,她赶紧跑过去问:

    “怎么样?知道玲玲去哪了吗?”

    老王不想把这事告诉黄琴,只能骗她说:

    “没事,她爸说她出去打工了,过几天就回来。”

    黄琴皱了皱眉头,奇怪道:

    “打工?如果玲玲是去工作了,没道理不告诉我啊,而且她好几天不回我消息了,我还是觉得……”

    “没事,她可能是干活忙没顾得上回你吧?我跟她爸要了她打工那边的电话,晚点我就打过去问问,应该没多大事的,放心吧!”

    老王这样面上劝着,但心里已经急的不行,他得赶紧打发黄琴回去,然后给李成打个电话才行。

    还好黄琴这姑娘好骗,听老王这么一说,也就信了,她还想跟老王一起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看看,但被老王劝住了。

    老王答应了黄琴晚点打电话去刘玲玲打工的地方,就让玲玲给她回电话,黄琴这才放心得走了。

    看着黄琴的车开走之后,老王脸色一沉,马上拿起手机给李成打了一个电话。

    李成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老李啊,我是老王。”

    电话那头的李成静默了一会,才道:

    “哦,老王啊,有什么事吗?”

    老王觉得李成的语气很淡,好像很不待见他一样,他心里觉得奇怪,又说道:

    “没事,就是最近酒瘾范了,想约你晚上出来喝两杯!”

    电话那头的李成又沉默了一会,才回道:

    “这样啊,不过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空了,改天吧!”

    老王不死心,正准备再劝,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类似求救的呜咽声。

    “救……唔唔……”

    老王立马听出来这是刘玲玲的声音,他紧紧捏住手机,大吼了声:

    “喂?老李啊?你那边是怎么回事?喂——”

    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老王心道不好,没准刘玲玲是因为想毁了那些视频被他发现了,要是李成一气之下把人弄死就糟了!

    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他不知道李成的住处,再急也没用啊!

    想了一会,老王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人!他赶紧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喂你好,是王局长吗?我是王刚,哎对对对,我就是想麻烦您个事,您能帮我查一个交警队那边驾校监考官的住址吗?”

    ……

    王局长的办事效率果然高,没过十分钟,李成的地址就发到了他的短信上。老王拿到地址,立马开车赶了过去。

    李成这些年估计没少捞钱,他住的小区,虽然比不上沈月莹黄琴她们家的别墅,但也算是高档小区了。

    老王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小区的保安拦着不让他进去,要不是老王能准确报出李成的名字和门牌号,保安还不肯放行。

    好不容易进来了,老王又在小区里兜了半天,才找到李成家那栋楼。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china 农村妇女nomex _相亲当天就做了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1085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