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大炕上的刘琴胡本兴_烧锅炉老杨头与蓝诗曼

  • 作者: 子墨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12-04 11:37
  • 被阅读
  •     “哦?”张子涛推了推眼镜,一脸的意外之色,并没有动怒,非常轻蔑的道:“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骨气了,我听陈继秦说你非常嚣张,我还不信,看来传言都是真的。”

        “我是依仗我老爹,你呢?你有爹么?”

     文学

        “你……”我一下子气结。

        张子涛撇了我一眼,“小子,我告诉你,别以为老村长让你做医生你就能做医生,你会医术么?你有行医资格证么?”

        “很快,我就会让你从这个村子滚出去,呵呵……”

        张子涛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张家有钱,有个医术高明,声望在外的爹,加上张子涛和陈继秦一直混在一起,没有人敢惹他。

        我平时和他们没有交集,但我知道,这两个是我们村的混蛋。

        张子涛父子果然是为了医馆的事来。

        我狠狠咬牙,拳头握的蹦蹦响,我真想给张子涛几拳,“张子涛,你别嚣张,你们心里惦记着文雅姐的医馆吧?”

        “新医馆是我的,想从我手里抢走,你门都没有!”

        张子涛道:“你害死了陈继文,打了陈继秦,把雷得马送进了监狱,还得罪了袁克良,怎么,你还想打我么?”

        “你得罪了这么多人,你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张子涛这么一说,确实,最近村子里发生的很多事,都和我有关。

        我没有做开光师之前,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很平静,可是自从我做了开光师之后,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都和我有关。

        我的怒气消散了很多,喊道:“张子涛,你知道我的厉害就好,你们父子最好不要惹我,不然,我要你们父子好看!”

        张子涛猛吸了一口烟,吐在了我的脸上,不屑的道:“一只臭虫,无论怎么做,始终是一条臭虫。”

        “我拭目以待,呵呵……”

        张子涛在阵阵大笑中去了隔壁,我无比的憋屈。

        我知道,张子涛这混蛋和陈继秦不一样,这混蛋不好惹。

        一直在干活的李玉莲在旁边听着我们谈话,张子涛刚走,李玉莲上来,拉着我的胳膊,压低了声音,道:“小北,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张子涛表面上斯斯文文,其实是个疯狗,别和他一般计较。”

        “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晚上等我哦。”

        我勉强的笑了笑,“嫂子,我没事,那我先走了。”

        我心情非常不好,离开的时候,狠狠的踢了旁边的柜台一脚,向外面走去。

        清水仙子道:“张云山父子,只是两个蝼蚁般的小人物,不用担心,不过,很多事你也不能只靠我,也要靠你自己去解决。”

        “就当是对你的磨练。”

        有清水仙子做我的后盾,我谁也不怕。

        我刚走几步,清水仙子又道:“你现在快去看看林清清吧,在张云山的家里。”

        “怎么了?”我说道:“林清清不是去看病了么,你让我去找张云山么?”

        清水仙子道:“你再不过去,你喜欢的林清清就成张云山的女人了,采集银魅,处子之身最好,不能让张大夫得逞。”

        “还不快去阻止。”

        林清清出事了?张云山要做什么?

        清水仙子怎么会知道发生的事?

        我问道:“仙子,你的意思是,张云山要对林清清下手?”

        清水仙子道:“你是在怀疑我的话么?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云山的家就在他们家的店铺后面的大院子里。

        我又来到装修好的店铺里,里面有个门,我给干活的李玉莲打了个招呼,从里门冲了进去。

        来到院子,清水仙子道:“在右边第三个屋子里。”

        张云山的家也是平房,有五间,张云山有钱,在镇子里买房了,也买车了,老家并没有重新盖房,将老房子装修了一番。

        我掉头,来到东北角的屋子面前。

        窗户跟前就是门,我看到窗户的窗帘拉着,能看到里面开着灯。

        大白天的拉着窗帘,里面又开着灯,是要做什么?

        我透过窗帘的缝隙,一只眼睛向里面看去。

        我看到林清清羞红着脸,闭着眼睛,没有穿裤子,两腿分开,躺在床上。

        我惊呆在场!

        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右手戴着一次性医用手套,在林清清的**上放着。

        我看到的是侧边,我看到了张云山脸上淫邪的笑容,而林清清因为害羞,不敢去面对张云山,偏过了脑袋。

        该死的,这个人面兽心的老东西,真的向对林清清下手!

        我来到门前,推门,门从里面倒锁着。

        “开门!”我大喝了一声,心急火燎。

        里面传来了张云山的声音,声音有些慌乱,“谁家的兔崽子,在这里大喊大叫什么?”

        我继续大喊,“是你小爷我张小北!”

        “你特么开不开门,快点开门!”

        张云山听到是我,非常生气,“原来是张医生啊,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我现在给患者治病,麻烦你离开我家!”

        林清清的声音有些迷迷糊糊,“张小北,张大夫给我检查身体呢,你在这里鬼叫什么呢。”

        我大喊,“检查身体需要锁着门么?需要拉窗帘么?”

        “玛德!给老子开门!”

        我直接从院子角落里捡了一块砖头,对着窗户上的玻璃狠狠砸了过去。

        砰砰!

        我几下将玻璃砸碎了。

        这时,门被使劲拉开,张云山冲了出来,气急败坏的怒视着我,“张小北,你是不是疯了!”

        “你敢砸碎我的窗户!”

        我一把将张云山推开,冲进屋子。

        林清清拿着盖在身上,缩在了床脚,她脸上一片绯红,眼神有些迷离,而床边的一旁,是林清清的裤子,还有粉红色的蕾丝边内内。

        我发现林清清的脸色有些不对。

        我大喊,“林清清,快把裤子穿上!你脑子是不是抽风了,人家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吗?”

        林清清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怒意,连连打着哈欠,“张小北,你脑子才抽风呢,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大炕上的刘琴胡本兴_烧锅炉老杨头与蓝诗曼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1081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