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文章内容页

粉嫩玉女娇喘/狮兽夫用兽身进入漫画

  • 作者: 喵喵
  • 来源: 美文社
  • 发表于2020-09-10 16:28
  • 被阅读
  • 这时候沈芳芳才注意到,牛壮胳膊上挎着草篮,里面有镰刀,还有只打晕了的兔子。

     

     

    牛壮憨笑着说,“我刚才准备去割点草喂牛,没想到一镰刀打到个兔子,把它打晕了。嫂子,给你吃,谢谢你。”

     

     

    孙晓芬知道,这是在感谢自己昨天帮他证明火不是他放的那件事情。

     

     文学

     

    只是她忍不住的有些羞赧,这不是应该的嘛!

     

     

    火确实不是牛壮放的,因为起火那时候,他俩都差点干上那事儿了!

     

     

    但沈芳芳显然不知道这些,她也不想管这些,她就想赶紧轰牛壮离开。

     

     

    “行了行了,兔子留下,你这傻子牛快滚快滚!”

     

     

    都不等孙晓芬再说些什么的,沈芳芳就硬推着牛壮离开了。

     

     

    只是推搡的过程中,她有些好奇,自己刚从牛壮家离开,牛壮什么时候打的兔子?

     

     

    正好奇还没琢磨明白的工夫,牛壮突然就在她耳边说,“芳芳,兔子是我偷来的,我送给你的,是聘礼,我今晚就想让你给我当老婆,我想进你那里面去。”

     

     

    这话传进耳朵里,沈芳芳当时就羞到不行,而且她脑海中更是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在那幅画面中,她跟牛壮睡在一张大床上,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然后,牛壮就狠狠扑向了她,好痛……

    脑海中的幻想画面,让沈芳芳既羞又怕。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甩动脑袋,将那种吓人的幻想甩出脑海。

     

     

    但随即,她忽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牛壮是个傻子,他怎么会知道那东西,要放进她那里去?

     

     

    于是,沈芳芳好奇的问道:“牛壮,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老沈啊,是老沈跟我说的,说那种事特别舒服。”

     

     

    沈芳芳当时就气的小脸都变色了,老爸整天在家干什么啊,怎么尽鼓捣傻子干那事儿!

     

     

    她气呼呼的推开牛壮就想关门,但是却被牛壮给强行挡住了。

     

     

    “芳芳,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没有承认放火的事情生气?你别生气了,我这就去承认。”

     

     

    沈芳芳当时就吓的把门给开开了,都说好了这事不再提,牛壮怎么又给拎出来了。

     

     

    她实在没办法了,赶紧出门,把牛壮给拉扯到远处。

     

     

    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沈芳芳这才开口。

     

     

    她说,“傻牛壮,答应我,上午发生的事情对谁都不要提起。而且那、那种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得需要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不管你能不能听懂,总之我不是那个合适的人,你也不是我那个合适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做那种事的,你明白吗?”

     

     

    沈芳芳跟牛壮讲起了道理,可牛壮是个傻子,他根本不需要去听道理,更不需要去讲。

     

     

    他梗着脖子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合适,明明是你说要给我做老婆的,那你就合适。晚上我来找你,聘礼我都下了,你就是我老婆,我要睡你!”

     

     

    牛壮的话,直把沈芳芳给气到不行。

     

     

    直接是说不通了,而且怎么着也劝不下牛壮,牛壮看起来就是非睡她不可。

     

     

    正在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沈芳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主意。

     

     

    稍稍犹豫了下后,她啪的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睡。”

     

     

    沈芳芳这一答应,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

     

     

    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他还想继续下套呢!

     

     

    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

     

     

    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反倒大为欢心,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

     

     

    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

     

     

    望着远去的牛壮,沈芳芳长松了口气。

     

     

    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

     

     

    边走她边嘀咕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

     

     

    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

     

     

    “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吃过晚饭,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

     

     

    平日里不放在身上,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

     

     

    这会儿他在鼓捣的,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

     

     

    新闻是三年前的了,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

     

     

    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

     

     

    这条新闻,牛壮倒背如流,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

     

     

    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说是等跑完这一车,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

     

     

    当时牛壮也没多想,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

     

     

    没在意,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直至这条新闻出现。

     

     

    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他就‘傻了’,见谁也傻笑,这一傻就是三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很轻,怕吵到人似的。

     

     

    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门前没人,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正向他招手。

     

     

    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这沈芳芳,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

     

     

    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他咧嘴一笑,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关上门,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

     

     

    没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

     

     

    招手让牛壮上前,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小声说道:“我家起火了,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等会儿我先进去,你稍后再进,就是西边那间屋子。”

     

     

    “进去后你悄悄的,别出声,别吵到孙晓芬。我也不出声,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做完就快走,别被人发现……”

     

     

    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

     

     

    牛壮听在耳朵里,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

     

     

    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噗噗噗的一通战斗,完事后赶紧跑。

     

     

    跑掉之后呢?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

     

     

    而且极有可能,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这事说出去,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挺毒啊,拿孙晓芬当替死鬼?

     

     

    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有些不爽。

     

     

    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

     

     

    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躺在大床上,她心里充满了紧张,提心吊胆的。

     

     

    她最担心的是,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那该怎么办?

     

     

    可是仔细想想,她又劝自己没事,琢磨着孙晓芬身材模样都不输给自己,还有种成熟的诱惑。即便牛壮发现不是她沈芳芳,怕估计也忍不住要干那事了。

     

     

    就算是不干,那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强歼未遂的是牛壮,跟她有什么关系……

     

     

    而这时候的牛壮,已经来到了熟睡的孙晓芬身前。

    这时候的孙晓芬正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表情恬静,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天气热的缘故,她没有盖东西,甚至连睡裙都没再穿。

     

     

    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小裤裤套在下面,上身没有半点布料。

     

     

    借助窗外的月色,能看到她身前那曼妙正在随呼吸起伏。

     

     

    即便是以躺着的姿态,那里也依旧高高的挺着,没有半点瘫软。

     

     

    相当的迷人,直把牛壮看的呼吸急促,忍不住的颠着脚上前,站到孙晓芬身旁。

     

     

    那手指轻轻的撩弄了几下,很热,也很柔嫩,孙晓芬没有任何反应。

     

     

    忍不住那种勾魂的诱惑,牛壮又弯下腰,将嘴巴凑了上去。

     

     

    可刚刚没几下的,孙晓芬就有了感觉,白皙小手抬起来就往那抓挠。

     

     

    所幸牛壮躲得快,这才没有拍在他脑门上。

     

     

    纤细的手指在身子前面抓挠几下,舒服了,孙晓芬侧身扭向一旁,继续昏睡。

     

     

    双臂垂在身前,那里给挡住了,根本没法再下口,甚至看都看不详尽。

     

     

    而且修长的玉腿也给蜷缩起来,想仔细欣赏下修长玉腿的迷人也没机会。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动作,让她身下下面的小裤裤,紧紧贴合在了她的娇躯上。

     

     

    望见那里被勾勒出的轮廓,牛壮口干舌燥,忍不住的拿舌头绕了嘴巴一圈。

     

     

    他嘴痒了,于是又探下脑袋,将嘴巴凑了上去。

     

     

    轻轻嗅了下,有种淡淡的芳香,像是拿沐浴液洗过了。

     

     

    没有嗅到孙晓芬那里本来的味道,让牛壮有些不满足,也更加的贪婪。

     

     

    于是他探出了舌头,轻轻抵在了那里。

     

     

    “嗯……”

     

     

    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孙晓芬的鼻腔中轻轻发出。

     

     

    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开始变乱,渐渐变的急促。

     

     

    睡梦中,孙晓芬梦到丈夫回来了,而且还兴高采烈的握着一瓶药。

     

     

    她问那药是什么,丈夫说,“这是国外最新的产品,一粒就能顶半个小时。”

     

     

    孙晓芬亢奋了,以前五分钟最多,二三分钟是常态。

     

     

    没成想国外还有这么先进的药,她开始难受了,感觉那里好痒。

     

     

    而这时候丈夫也伸出手,撩向了她那里,动作特别轻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标题:粉嫩玉女娇喘/狮兽夫用兽身进入漫画

      本文链接:http://www.meiwen.org.cn/article/1077914.html